大魏宫廷 > 大魏宫廷 > 第254章:豪赌 二合一

第254章:豪赌 二合一

  『PS:求月票~现在是【大魏宫廷】双倍月票活动期间,希望书友们将月票投给我,这本书距离历史频道前三的【大魏宫廷】月票数量实在差太多了,太尴尬了。』

  ————以下正文————

  『当真要在今日与诸国联军交锋?……与其决战?!』

  在魏王赵润的【大魏宫廷】王辇后,跟着魏国内朝大臣介子鸱,这位魏国未来的【大魏宫廷】内朝首辅大臣,此刻切身感受到眼前战场上的【大魏宫廷】紧张氛围,忍不住浑身战栗。

  『陛下……』

  介子鸱转头看了一眼王辇,只见在王辇上,他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君主赵润拄剑而立,面色阴沉似水地盯着前方。

  忽然,赵润开口对正在驾驭王辇的【大魏宫廷】近卫大将褚亨道:“褚亨,将王辇驾到阵前。”

  “是【大魏宫廷】,陛下。”

  褚亨翁声翁气地应了一声,驾驭着王辇缓缓向前,一直来到己方大军阵型的【大魏宫廷】最前方。

  见此,护卫在王辇左右的【大魏宫廷】禁卫军将领「岑倡」大惊失色,但又不敢在这种时候提出异议,值得硬得头皮带人跟上去。

  片刻之后,赵润的【大魏宫廷】王辇便来到了大军的【大魏宫廷】最前方。

  远远瞧见这辆王辇,在诸国联军的【大魏宫廷】本阵,似楚水君,似齐将田耽,似楚将项末、项娈等等,诸国将领们皆为之一愣。

  王驾出现在大军阵前,这是【大魏宫廷】自古以来多么罕见的【大魏宫廷】事。

  『那赵润想要做什么?莫不是【大魏宫廷】要在阵前威慑我军?』

  楚水君心下很是【大魏宫廷】纳闷。

  而此时在魏军的【大魏宫廷】阵前,赵润已吩咐岑倡等人撤掉了王辇的【大魏宫廷】伞盖,使得他这位魏国君主的【大魏宫廷】身影,真真切切地出现在五万禁卫军的【大魏宫廷】面前。

  “褚亨,缓缓向前,叫将士们皆能看到朕。”

  “是【大魏宫廷】!”

  在赵润的【大魏宫廷】吩咐下,褚亨驾驭着王辇缓缓在五万禁卫军面前横向移动,最终,来到了阵前的【大魏宫廷】中央。

  此时,赵润吩咐褚亨停下王辇,随即,他指着远方的【大魏宫廷】诸国联军,竭声喊道:“诸位我大魏的【大魏宫廷】男儿,敌人早已得知我军的【大魏宫廷】到来,早早在此集结,试图将我等击溃……朕知道,诸位儿郎在连日赶路之后甚为疲倦,事实上,朕也疲倦不已,恨不得美美睡上一觉。但很遗憾,远处的【大魏宫廷】敌军不允许。既然这样……那就击溃他们!”

  骤然间,赵润再次提高了声调。

  “这是【大魏宫廷】一场事关我大魏国运的【大魏宫廷】战争!胜,则大魏屹立不倒,败,则国家万劫不复。……看着那座城池!”

  他手指东北方向的【大魏宫廷】大梁城,厉声喊道:“那是【大魏宫廷】我大魏旧日的【大魏宫廷】王都,万恨的【大魏宫廷】诸国联军,在数月内攻占了我大魏千余里土地,近百座大小城池,一路攻打到我大魏旧日的【大魏宫廷】都城。……无数的【大魏宫廷】同胞在敌军的【大魏宫廷】刀刃下丧生,每一名敌军士卒的【大魏宫廷】双手,皆沾满了我大魏子民的【大魏宫廷】鲜血……诸国联军确实声势浩大,他们有整整一百五十万之众,但,我大魏的【大魏宫廷】男儿,会因此而畏惧么?不!朕希望在这里,就在我大魏旧日的【大魏宫廷】都城前,向对面的【大魏宫廷】敌军做出警告!……这里就是【大魏宫廷】底线,就是【大魏宫廷】这里!从这一条线起,我大魏不会再后退!”

  “……或许会有人心存疑虑,不明白如何才能战胜眼前那支强大的【大魏宫廷】敌军,朕在这里告诉诸位,只要每一名我大魏的【大魏宫廷】健儿能杀死两名敌军,我大魏就能与诸国打成平局!若每一名健儿能杀死三名敌军,朕就能确保这场战争的【大魏宫廷】胜利!若每一名健儿能杀死五名敌军,我大魏就能迎来一场酣畅淋漓的【大魏宫廷】大胜!”

  “看,酣畅淋漓的【大魏宫廷】大胜,事实上也很简单,不是【大魏宫廷】么?只需我大魏的【大魏宫廷】儿郎们杀死五名敌军……五人而已。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,这场战争的【大魏宫廷】胜利就属于我大魏,就这么简单。”

  “无须为了敌军的【大魏宫廷】百万兵力而感到恐惧,相反,我等应当感到自豪!……须知对面的【大魏宫廷】敌军当中,有楚国、齐国、鲁国、越国、卫国五个国家的【大魏宫廷】倾国兵力……他们畏惧于我大魏,毫无胆量单独面对我大魏,是【大魏宫廷】故才要聚集五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兵力。因为他们很清楚,单个国家,根本不是【大魏宫廷】我大魏的【大魏宫廷】对手,因为我大魏,乃——当世最强!”

  『……』

  此时在诸国联军的【大魏宫廷】本阵,齐国将领田耽眯着眼睛关注着远方那架王辇,隐隐约约听到了魏王赵润的【大魏宫廷】喊话,他微微色变道:“楚水君,请立即下令进攻!”

  “什么?”楚水君转头看向田耽。

  只见田耽目不转睛地盯着遥远处的【大魏宫廷】那架王辇,面色凝重地说道:“要么就立刻进兵打断赵润的【大魏宫廷】激励,要么就立刻撤兵……我有种不好的【大魏宫廷】预感。”最后一句,他喃喃说道。

  “……”

  楚水君不知该说什么,转头又将视线投向远方的【大魏宫廷】魏军阵型,心下暗暗嘀咕。

  他不是【大魏宫廷】猜不到魏王赵润此刻正在魏军阵列前激励其麾下将士,只是【大魏宫廷】他并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太大的【大魏宫廷】意义。

  魏军远道而来,本来就身心疲倦,难道就凭赵润这一番激励的【大魏宫廷】话,那三十万左右东拼西凑的【大魏宫廷】魏军,就能战胜他这边数十万的【大魏宫廷】诸国联军?——要知道,除了新阳君项培与越国将领吴起那两支军队外,此番他已经集结了所有诸国联军的【大魏宫廷】士卒,那是【大魏宫廷】真正的【大魏宫廷】百万之众!

  想到这里,他笑着宽慰道:“田将军稍安勿躁,我军前方将士还需一点时间来排兵布阵,一旦他们准备就绪,我会立刻下令进攻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田耽皱着眉头,欲言又止。

  而与此同时,魏王赵润仍在魏军阵列前激励他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将士。

  “……朕本应当与诸君同进同退、共赴生死,但作为大魏的【大魏宫廷】君主,请允许朕先在这里目睹我大魏诸位健儿英勇杀敌的【大魏宫廷】英姿!倘若上天注定要亡我大魏,朕亦不会苟且偷生,朕会作为我大魏最后一名士卒,慷慨战死!……诸君活,则朕活;诸君死,则朕亡!这是【大魏宫廷】一场已没有任何退路的【大魏宫廷】战争!”

  “前进,我大魏的【大魏宫廷】儿郎,这是【大魏宫廷】一场复仇的【大魏宫廷】战争!”

  “忘却心中的【大魏宫廷】恐惧,握紧兵器、紧盯前方,战鼓未曾停下,就莫要停止冲锋。退后只会令你们变得虚弱,胆怯必定会招来死亡,唯有一往直前,置之死地而后生,方能战胜敌军!”

  “……迈出这一步,视自己为已死之人,莫要恐惧、莫要后退,”

  “我军赶奔数百里驰援大梁,为的【大魏宫廷】不是【大魏宫廷】苟安,而是【大魏宫廷】要击溃诸国的【大魏宫廷】联军!……让对面胆敢进犯我大魏的【大魏宫廷】敌卒,尝到应得的【大魏宫廷】败北滋味!”

  “前进吧,我大魏的【大魏宫廷】儿郎们,赐与我等为敌应得的【大魏宫廷】败亡!……”

  “让我们生,让他们死!”

  在王辇旁,雒阳禁卫军总统领卫骄见赵润说完,振臂高呼道:“让我们生,让他们死!”

  “喔喔——!!”

  已列阵整齐的【大魏宫廷】五万禁卫军爆发出一股震天震地的【大魏宫廷】呐喊。

  “鸣战鼓!”

  赵润大喝一声,旋即,抬手一指前方,用已变得沙哑的【大魏宫廷】嗓音竭尽全力喊道:“雒阳禁卫,全军出击!”

  『全军出击?』

  雒阳禁卫军总统领卫骄心中闪过一丝诧异,但在仅仅只有一丝的【大魏宫廷】犹豫后,他振臂高呼道:“雒阳禁卫,全军出击!”

  在卫骄的【大魏宫廷】命令下,五万禁卫军踏着整齐的【大魏宫廷】步伐,徐徐向前移动。

  那是【大魏宫廷】五十个步兵方阵,横向十个方阵、纵向五个方阵,整整五十个千人步兵方阵,拢共五万兵力。

  这五万雒阳禁卫,是【大魏宫廷】三十万魏军中唯一的【大魏宫廷】精锐,就这样,一开场就被投入了战场,而且是【大魏宫廷】全军出动。

  “踏——”

  “踏——”

  “踏——”

  五万雒阳禁卫,迈着整齐的【大魏宫廷】步伐,在雄壮的【大魏宫廷】擂鼓声中,一步一步迈向远处的【大魏宫廷】诸国联军。

  那一往无前的【大魏宫廷】气势,纵使是【大魏宫廷】有百万之众的【大魏宫廷】诸国联军,都难免为之战栗。

  『居、居然率先抢攻?』

  这一刻,楚水君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【大魏宫廷】眼睛。

  兵力处于绝对劣势的【大魏宫廷】魏军,居然敢率先对他百万大军展开进攻?

  而且率先展开进攻的【大魏宫廷】,居然还是【大魏宫廷】魏国仅剩的【大魏宫廷】精锐正军?而不是【大魏宫廷】那些被临时征召的【大魏宫廷】民兵、游侠?

  那赵润疯了吗?

  他到底知不知道,一旦这数万魏国正军溃败,则他魏国必然迎来覆亡?

  『他到底在想什么?!』

  楚水君下意识地睁大了眼睛,心中没来由地感到一阵寒意。

  “楚水君!”

  在旁,齐将田耽大声提醒道:“请下令迎敌!”

  “哦……”

  楚水君如梦初醒,连忙下令道:“诸位将军,且立刻回归本部军队,与魏军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他心中闪过几分犹豫。

  『当真要在今日与魏军决战么?』

  楚水君心中有些无措。

  要知道,他其实还未做好与魏军一决生死的【大魏宫廷】准备啊,天地可鉴,他今日率军出击,只是【大魏宫廷】想看看有没有击溃魏王赵润这支援军的【大魏宫廷】可能而已,纵使直到此刻,他也只是【大魏宫廷】想着先派些粮募兵试探试探对面魏军体力的【大魏宫廷】深浅,然后再考虑其他——怎么突然之间,就仿佛变成决战了?

  “诸位将军且先回归各部,指挥战事。”

  楚水君心神不定地又重复道。

  听闻此言,诸国联军的【大魏宫廷】将领面色各异地离开本阵,回归各自军队。

  他们都看得出来,由于魏王赵润不按常理地相逼,反过来逼迫诸国联军就此决战,使得楚水君的【大魏宫廷】心神大为震荡——事实上,就连他们也有些迟疑。

  迟疑于对面的【大魏宫廷】魏军为何如此干脆,甚至于反过来逼迫他们展开决战?

  难道果真是【大魏宫廷】有什么联军所不知道的【大魏宫廷】致胜法宝么?

  他们想不通。

  “嘿嘿嘿嘿……”

  在返回自己麾下军队时,鲁国将领桓虎嘿嘿怪笑起来,引起了大将陈狩的【大魏宫廷】注意。

  “你笑什么?”陈狩不解问道。

  “太惊人了……”

  只见桓虎舔了舔嘴唇,激动地说道:“方才你难道没有看到楚水君、田耽、项末等人的【大魏宫廷】面色?啧啧啧,实在是【大魏宫廷】太了不起了,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君主赵润,在这种时刻,居然敢用手中仅有的【大魏宫廷】精锐正军,来豪赌这场战争的【大魏宫廷】胜败,他的【大魏宫廷】胆魄,叫桓某亦佩服不已。……相比较赵润,诸国联军中的【大魏宫廷】将领,个个都是【大魏宫廷】怂包!尤其是【大魏宫廷】那个楚水君,本来我还以为那是【大魏宫廷】个什么人物,不曾想,只是【大魏宫廷】一个窝囊的【大魏宫廷】废物而已……你可见到,他方才生生将「与魏军决战」这句话咽了回去,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“你哆嗦什么?”

  陈狩不解得看着好似在浑身发抖的【大魏宫廷】桓虎。

  “这是【大魏宫廷】兴奋。”

  桓虎舔舔嘴唇,仿佛无法控制自己,一脸亢奋地说道:“这才是【大魏宫廷】我向往的【大魏宫廷】!赵润、赵润……倘若说在此之前,我只是【大魏宫廷】看在你的【大魏宫廷】面子上,那么这一刻,我必须承认,只有这等雄主,才值得我桓虎……”

  “慎言!”

  陈狩立刻打断了桓虎的【大魏宫廷】话,谨慎地看了一眼四周。

  随即,他低声询问桓虎道:“照你所言,魏军的【大魏宫廷】胜算不小?”

  “何止是【大魏宫廷】不小。”桓虎舔着嘴唇,情绪激动地说道:“狭路相逢勇者胜,魏军明显已摆出背水一战的【大魏宫廷】架势,而联军这边,却是【大魏宫廷】畏首畏尾,如何挡得住魏军?联军必败!……在楚水君将那句「与魏军决战」咽回肚内时,联军就已经败了。”

  听闻此言,陈狩心中微微一动,低声说道:“既然如此……”

  “不可。”

  仿佛是【大魏宫廷】猜到了陈狩的【大魏宫廷】心思,桓虎立即伸手打断了前者的【大魏宫廷】话,在平息了心中的【大魏宫廷】激动后,压低声音正色说道:“今日之战,我观楚水君毫无决战的【大魏宫廷】打算,因此,一旦魏军取得暂时的【大魏宫廷】优势,他必定会暂时避退……此地的【大魏宫廷】联军终归有近百万之众,而魏军却是【大魏宫廷】远道而来,纵使士气如虹,但终归体力难继,一旦楚水君下令后撤,有项末、项娈、田耽等人率军断后,魏军未必能乘胜追击,一举击溃联军……你我此时倒戈,收效甚微,还不如暂时雌伏,待来日魏军养足力气,而楚水君也做好决战准备时,你我再伺机给联军致命一击,到那时,联军必将一败涂地,再无余力复战……”

  陈狩恍然大悟点了点头,旋即用带着佩服地目光看了一眼桓虎。

  虽然不愿将称赞的【大魏宫廷】话说出口,使桓虎洋洋得意,但他必须承认,桓虎这个恶寇出身的【大魏宫廷】家伙,确实是【大魏宫廷】极有眼界、极有谋略的【大魏宫廷】帅才。

  相比较当世名将,丝毫不弱。

  而此时,魏军的【大魏宫廷】五万禁卫军,已经靠近了诸国联军的【大魏宫廷】阵列,接近了一箭之地。

  然而,面对着五万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精锐正军,诸国联军摆在前方的【大魏宫廷】士卒,却竟然是【大魏宫廷】粮募兵。

  是【大魏宫廷】的【大魏宫廷】,就如桓虎所说的【大魏宫廷】,楚水君今日根本没有打算就此与魏军决战,他只是【大魏宫廷】想试探试探魏军士卒的【大魏宫廷】体力深浅,然后再做打算,却没想到,魏军却派出了最精锐的【大魏宫廷】士卒。

  一方是【大魏宫廷】魏军最精锐的【大魏宫廷】士卒,一方却是【大魏宫廷】诸国联军战斗力最差的【大魏宫廷】粮募兵,随便想想都能猜到这场交锋的【大魏宫廷】结果会是【大魏宫廷】怎样。

  要命的【大魏宫廷】是【大魏宫廷】,诸国联军此刻已经来不及改变各支军队的【大魏宫廷】站位,只能硬着头皮让战斗力最差的【大魏宫廷】粮募兵去抵挡雒阳禁卫——充其量只能让部署在侧翼的【大魏宫廷】各国正军,利用弓弩等远程兵器协助粮募兵。

  这不,似项末、项娈、田耽等将领,皆意识到了己方在排兵布阵方面的【大魏宫廷】劣势,在回到自己所属的【大魏宫廷】军队后,立刻就率领麾下军队加强了两翼,试图对准备中央突破的【大魏宫廷】魏国正军制造点麻烦。

  否则,恐怕部署在中部战场的【大魏宫廷】粮募兵,眨眼间就会被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精锐正军击溃。

  然而就在这时,魏王赵润却手指诸国联军的【大魏宫廷】左右两翼,用嘶哑的【大魏宫廷】声音对那些临时征募的【大魏宫廷】民兵与游侠下令道:“我大魏的【大魏宫廷】健儿们,紧跟禁卫军的【大魏宫廷】脚步,对敌军左右两翼展开进攻!……除川雒骑兵,全军总攻!”

  “冲啊!”

  “杀啊!”

  在魏王赵润的【大魏宫廷】命令下,十几万、二十几万魏军民兵,手持各种各样的【大魏宫廷】武器,朝着对面的【大魏宫廷】诸国联军发动了总攻。

  『疯了!那赵润简直疯了!』

  在诸国联军的【大魏宫廷】本阵,当楚水军亲眼看到对面的【大魏宫廷】魏军竟然倾巢而动时,他又惊又怒。

  倘若此刻赵润就在他面前,相信他定会揪着对方的【大魏宫廷】衣襟大声质问:有你这么打仗的【大魏宫廷】么?第一轮进攻就是【大魏宫廷】全军总攻?你他娘的【大魏宫廷】到底会不会打仗?!你那赫赫的【大魏宫廷】战功,难道都是【大魏宫廷】靠这种盲目的【大魏宫廷】全军压上得来的【大魏宫廷】?

  平日里修养工夫极佳的【大魏宫廷】楚水君,此刻满头大汗,焦躁不已。

  其实他也清楚,要破解魏军的【大魏宫廷】全军总攻,只需他也下令全军总攻即可,难道将近百万的【大魏宫廷】联军,还无法战胜只有三十几万的【大魏宫廷】魏军么?

  只是【大魏宫廷】在他心底,他却对此存有顾虑:万一呢?万一败了呢?

  从古至今的【大魏宫廷】战事,其实并不乏以少胜多例子,更何况,对面的【大魏宫廷】魏王赵润,本身就是【大魏宫廷】以为擅长以弱胜强、以寡敌众扬名于世的【大魏宫廷】统帅。

  而更要紧的【大魏宫廷】是【大魏宫廷】,楚水君摸不透对面的【大魏宫廷】赵润究竟有什么样的【大魏宫廷】仗持,才敢在刚刚抵达大梁的【大魏宫廷】当日,在其麾下魏卒并非出于最佳体力的【大魏宫廷】情况下,对近百万歇整了足足一日的【大魏宫廷】诸国联军发动总攻。

  『究竟是【大魏宫廷】……当真欲破釜沉舟背水一战,还是【大魏宫廷】说,只是【大魏宫廷】虚张声势,试图迫使我军撤退?』

  死死捏着手中的【大魏宫廷】马鞭,楚水君心中惊疑不定。

  而事实上,此刻在魏军的【大魏宫廷】本阵附近,内朝大臣介子鸱、禁卫军将领岑倡等人,其实亦对他魏国君主赵润一下子就压上所有的【大魏宫廷】兵力而惶恐地面色发白。

  “陛下,您莫非有必胜的【大魏宫廷】把握?”

  策马靠近王辇,介子鸱小心翼翼地说道。

  赵润闻言看了一眼介子鸱,沉声说道:“士气可用,我军必胜!”

  『士气可用?……也就是【大魏宫廷】说,并无必胜把握?』

  听懂了赵润的【大魏宫廷】言外深意,介子鸱心中暗暗叫苦。

  仿佛是【大魏宫廷】猜到了介子鸱的【大魏宫廷】心中所想,赵润目视着前方的【大魏宫廷】战场,淡淡说道:“放心吧,这场仗我军的【大魏宫廷】胜算至少有六成。……诸国联军的【大魏宫廷】打算我很清楚,单看他们将一群粮募兵摆在阵列最前方,就能猜到他们今日只是【大魏宫廷】想试探试探我军而已,并非打算与我军就此决战……而这对于我军来说,就是【大魏宫廷】一个最佳的【大魏宫廷】战胜他们的【大魏宫廷】机会。这也是【大魏宫廷】一种出其不意。”

  赵润的【大魏宫廷】话,并未叫介子鸱打消心中的【大魏宫廷】疑虑,他低声说道:“倘若联军亦下令全军出动……”

  听闻此言,赵润淡淡说道:“那朕就会下令川雒骑兵倾巢而动,似这等混乱的【大魏宫廷】战场,最适合骑兵出众,不过……”

  顿了顿,他长长吐了口气,略带几分忧虑地说道:“只是【大魏宫廷】这样一来,那双方就是【大魏宫廷】两败俱伤的【大魏宫廷】局面了。”

  说到这里,他抬头看了一眼遥远处。

  『楚水君,你当真有这个胆量,倾尽所有兵力,跟朕豪赌这场战争的【大魏宫廷】胜利么?』

  是【大魏宫廷】的【大魏宫廷】,虽说赵润其实也并非是【大魏宫廷】无谋短智地压上所有兵力,但这场战事的【大魏宫廷】走向,还得看对面的【大魏宫廷】楚水君如何接招。

  倘若楚水君也是【大魏宫廷】像赵润这般脾气暴躁的【大魏宫廷】统帅,那样的【大魏宫廷】话,今日的【大魏宫廷】战事纵使以两败俱伤的【大魏宫廷】平局收场,魏军这边也会很伤。

  这是【大魏宫廷】一场豪赌。

  他已下注,就看楚水君敢不敢跟。

看过《大魏宫廷》的【大魏宫廷】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都市奇门医圣  白袍总管  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  正道潜龙  山东布洛尔  深圳民升激光  开天录  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  深圳民升激光  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  谎话大王  圣墟  努努书坊  谎话大王  山东布洛尔  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  凡人修仙传  修真聊天群  贞观帝师  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  深渊主宰  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  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  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