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魏宫廷 > 大魏宫廷 > 第267章:韩国臣服 二合一

第267章:韩国臣服 二合一

  『PS:请支持正版阅读,抵制盗版,本书由起点中文网首发。』

  ————以下正文————

  当日,元邑侯韩普率领麾下元邑骑兵,立刻出城追击逃亡的【大魏宫廷】太后周氏与韩君韩佶。

  而此时,太后周氏已带着长子韩佶与次子韩斐,在釐侯韩武的【大魏宫廷】心腹护卫韩厚等人的【大魏宫廷】保护下,乘坐马车抵达了北燕郡境内,在经过「土垠(yin)」县境后,抵达「海阳」。

  海阳,乃是【大魏宫廷】北燕郡为数不多的【大魏宫廷】港口之一,虽然韩国此前并未在此驻扎水军,但倘若只是【大魏宫廷】想弄一艘前往齐国的【大魏宫廷】船只,倒也并非是【大魏宫廷】一件难事。

  在抵达海阳县后,韩厚不敢过多停留,当即派人弄来一艘比较大的【大魏宫廷】船只,旋即将太后周氏与韩佶、韩斐兄弟二人请到了船上,除此之外,一同上船的【大魏宫廷】还有来自宫内的【大魏宫廷】几名宫女、内侍,以及韩厚手底下的【大魏宫廷】护卫们。

  海阳与齐国,只是【大魏宫廷】相隔一个「北海」,因此从海阳乘船出港,只需径直向南,便可抵达齐国沿海,既路程并不远,亦不至于迷失方向。

  在乘船出海时,韩厚在心中暗暗祈祷,祈祷此行前往齐国,途中前往别撞见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湖陵水军。

  事实上,此时魏国湖陵水军,有大半都在韩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内河——也就是【大魏宫廷】海河一带,但也不能保证是【大魏宫廷】否有湖陵水军在海面上巡逻,毕竟据韩厚所知,在一个月之前,魏国湖陵水军仍与他韩国巨鹿守燕绉率领的【大魏宫廷】残存水军,在北海境内交锋。

  或许,上天果真没有站在韩国这边,好巧不巧,太后周氏乘坐的【大魏宫廷】船只,在驶出海阳后,没过两日,正巧就撞到了魏国湖陵水军的【大魏宫廷】船队。

  当时,待远远看到那皆悬挂着魏字旗号的【大魏宫廷】十几艘虎式战船与二十余艘艨艟时,韩厚简直要绝望。

  而此时,这支湖陵水军也注意到了这艘船只,派出两艘虎式战船、四艘艨艟围了过来。

  『怎么办?』

  纵使是【大魏宫廷】稳重如韩厚,此刻亦不禁有些六神无主。

  虽说他有心叫船夫强行冲过去,可问题是【大魏宫廷】,对方那可是【大魏宫廷】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战船啊,万一强闯不成,反被魏军击沉,他日九泉之下他该如何向釐侯韩武交代?

  “莫轻举妄动。”

  韩厚一边下令船上的【大魏宫廷】护卫们镇定,一边立刻转身走入船舱,将这件事禀告太后周氏:“太后,前方发现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水军。”

  在听到韩厚的【大魏宫廷】禀告后,周氏亦难免有些慌乱,连声说:“这可如何是【大魏宫廷】好?”

  见此,韩厚便对周氏说道:“素传魏军治军严明,甚少伤及无辜,事到如今,我等唯有乔装成平民,或可骗过魏军。”

  周氏连连点头。

  见此,韩厚便立刻又回到夹板上。

  此时,那两艘虎式战船与四艘艨艟便围住了船只,正勒令船上的【大魏宫廷】卫士将船帆收起。

  看着魏国战船上那些可怕的【大魏宫廷】抛石机与连弩,韩厚只得老老实实地照办。

  旋即,两艘虎式战船一左一右将这艘船只夹在当中。

  “尔等是【大魏宫廷】何许人?”

  一名魏军的【大魏宫廷】将官跳上船只,开口质问。

  见此,韩厚便假称道:“我家主人是【大魏宫廷】北燕郡人士,正准备前往齐国省亲。”

  那名将官朝着船上左右瞧了瞧,见是【大魏宫廷】一艘普通的【大魏宫廷】船只,心下不以为然,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叫船上的【大魏宫廷】人都到甲板上集合。”

  形势比人强,韩厚只得照办,暗中派人请出太后周氏、新君韩佶以及公子韩斐。

  片刻后,船上的【大魏宫廷】所有人都集中到了船板上。

  此时,只见那名将官的【大魏宫廷】目光在周氏的【大魏宫廷】脸上肆意的【大魏宫廷】打量,口中问道:“这个小妇人,便是【大魏宫廷】你口中的【大魏宫廷】主人?”

  从旁,或有几名魏军士卒吹了吹口哨,用目光盯着周氏与其身旁的【大魏宫廷】一干宫女,叫周氏的【大魏宫廷】面庞不由地浮现绯红之色。

  “是【大魏宫廷】……”韩厚虽然心中恼怒,却仍按捺下来,恳求道:“还请军爷高抬贵手。”

  那名魏军将官亦仿佛有些心动地盯着周氏等众人,心中亦难免有些心猿意马,但碍于魏国严明的【大魏宫廷】军纪,倒也没敢做出欺男霸女的【大魏宫廷】事来,只是【大魏宫廷】过了一番眼瘾。

  而就在这时,又有一艘虎式战船驶了过来,且这艘虎式战船的【大魏宫廷】船头,在其包裹铁板的【大魏宫廷】位置还铭刻着「成皋」两字——显然,这是【大魏宫廷】湖陵水军中魏将周奎所在的【大魏宫廷】旗舰,成皋号。

  “他们是【大魏宫廷】什么人?”

  闲着无事的【大魏宫廷】魏将周奎,站在船头问道。

  不得不说,也算周氏、韩厚等一行人命不好,近两日魏将周奎率领船队出海,本是【大魏宫廷】要搜捕燕绉的【大魏宫廷】残余水军,只可惜燕绉行踪不定,周奎搜捕了两日,也没发现燕绉的【大魏宫廷】踪迹,于是【大魏宫廷】乎干脆就在这一带候着,看看燕绉是【大魏宫廷】否敢再来进攻。

  没想到,却意外撞见了韩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太后与新君韩佶。

  “北燕郡人士?前往齐国省亲?”

  周奎上下打量着甲板上的【大魏宫廷】周氏,忽然摇头说道:“此水域暂时封锁,尔等从哪来,便回哪去吧!”

  事实上,他倒不是【大魏宫廷】刻意为难周氏、韩厚等人,他只是【大魏宫廷】在履行自己的【大魏宫廷】职责,封锁北海海域上的【大魏宫廷】消息而已,尽可能地不让齐国得知目前韩国的【大魏宫廷】真正处境——毕竟打败韩国之后,湖陵水军的【大魏宫廷】下一个进攻目标,即是【大魏宫廷】齐国。

  听了周奎的【大魏宫廷】话,韩厚不禁着急起来,恳求道:“这位将军,且行个方便,感激不尽……”

  周奎闻言皱皱眉,不悦说道:“休要多话!即刻返航……”

  就在这时,有几名负责搜查船舱的【大魏宫廷】魏卒,从船舱内急匆匆地跑出来,将一个包裹递给周奎:“将军,您看这个……”

  周奎翻看了一下,愕然看到包裹内竟有韩国君主的【大魏宫廷】印玺。

  此时,韩厚亦看到了周奎手中的【大魏宫廷】印玺,心中暗叫不妙,一狠心,便欲冲到周奎面前,挟持这位魏国将领,反而还没走出两步,就被许多魏卒用军弩给瞄准了。

  “别动!”那名将官厉声喝道:“再敢踏前一步,就以袭击我大魏军卒的【大魏宫廷】罪名格杀!”

  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军纪规定,士卒不得滥杀无辜,但倘若有人明显表露敌意,也可以立杀之,并且判处无罪。

  看着对方杀气腾腾的【大魏宫廷】模样,韩厚面皮抽搐了两下,楞是【大魏宫廷】没敢动。

  此时,周奎看看手中的【大魏宫廷】韩王印玺,再看看韩厚,旋即又将目光落在这艘船的【大魏宫廷】‘女主人’太后周氏身上,脸上逐渐露出几许莫名的【大魏宫廷】神色。

  他感觉,自己闲着没事在海域上停泊,似乎是【大魏宫廷】逮到了一条大鱼的【大魏宫廷】样子。

  想了想,他对周氏问道:“小妇人,你果真只是【大魏宫廷】北燕郡的【大魏宫廷】民妇?”

  见自己一行人的【大魏宫廷】身份或已暴露,周氏没有办法,只得将己方的【大魏宫廷】身份和盘托出。

  听闻此言,周奎心中大喜:他竟然逮到了准备逃跑的【大魏宫廷】韩王然的【大魏宫廷】妻儿,这简直就是【大魏宫廷】白给的【大魏宫廷】功劳啊。

  想到这里,他立刻示意附近的【大魏宫廷】魏卒收起兵器,和颜悦色地安抚周氏,并且最终决定,亲自将周氏一行人护送回蓟城。

  期间,当周奎从周氏、韩厚口中得知蓟城已向他魏军投降时,他心中愈发兴奋。

  半日后,周奎的【大魏宫廷】一干战船在泉州一带登岸,随后,周奎点了三百名魏卒,护送着周氏一行人前往蓟城。

  没想到,待等一行人经过「雍奴」的【大魏宫廷】时候,正巧撞见元邑侯韩普与他的【大魏宫廷】数百名骑兵。

  当时两军相逢,元邑侯韩普与魏将周奎都愣了一下,险些就引发误会。

  这也难怪,毕竟元邑侯韩普并未见过魏将周奎,而周奎也不晓得元邑侯韩普早已投靠了他魏国,见一支骑兵打着「元邑」旗号急匆匆地赶来,惊地立刻就下令麾下魏卒准备应战。

  好在元邑侯韩普看到了周奎军中那偌大的【大魏宫廷】「魏」字旗帜,为防止误会,连忙亲自出面交涉:“我乃元邑韩普,此番奉天策府右都尉张启功张都尉的【大魏宫廷】密令而来,不知前方究竟是【大魏宫廷】哪路军队?”

  『天策府?张启功?』

  魏将周奎闻言大感惊讶,遂亲自出面,与元邑侯韩普相见。

  本来周奎心中还有些警惕,不过待等元邑侯韩普从怀中取出了张启功的【大魏宫廷】「天策府右都尉署」令牌后,周奎这才给予元邑侯韩普有所保留的【大魏宫廷】信任。

  “原来是【大魏宫廷】湖陵水军的【大魏宫廷】周奎将军。”

  元邑侯韩普笑着打招呼。

  事实上,他其实并未过多听说周奎的【大魏宫廷】名声,但这并不妨碍他与周奎打好关系,毕竟周奎怎么说也是【大魏宫廷】魏国排的【大魏宫廷】上号的【大魏宫廷】带兵大将。

  在一番寒暄后,元邑侯韩普有些惊讶地说道:“据韩某所知,赵疆大人已对贵军下令,命贵军立刻补充食物与水,开拔前往齐国……周将军还未收到将令?”

  周奎当然知道元邑侯韩普口中的【大魏宫廷】赵疆,这是【大魏宫廷】他魏国此番进攻韩国的【大魏宫廷】「东路军主帅」燕王赵疆,闻言笑着解释道:“周某本在北海追击燕绉,不曾想竟撞到了韩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太后与新君,这不,正准备将其送往蓟城……”

  “果真?!”

  一听到自己苦苦追杀未果的【大魏宫廷】太后周氏等人,竟在魏将周奎的【大魏宫廷】队伍中,元邑侯韩普心中顿时大喜,只见他将周奎请到远处,压低声音说道:“周将军,能否将周氏与韩佶、韩斐兄弟交给韩某?……并且,就当做此事从未发生过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周奎表情古怪地看了一眼元邑侯韩普。

  起初他以为元邑侯韩普是【大魏宫廷】想抢功,可仔细想想,周奎并不认为元邑侯韩普这个降将会蠢到做出这种事,再听到韩普那句「就当此事从未发生过」,周奎心中升起一个古怪的【大魏宫廷】念头:这韩普,不会是【大魏宫廷】要弑杀君主吧?

  为了证实心中的【大魏宫廷】猜测,周奎试探道:“这是【大魏宫廷】……张都尉的【大魏宫廷】意思?”

  元邑侯韩普点点头,压低声音说道:“张都尉命我追上周氏与韩佶、韩斐兄弟……斩草除根!”说着,他学张启功那般,做了一个手刀下劈的【大魏宫廷】动作。

  “……”

  目视着元邑侯韩普,周奎暗暗咽了咽唾沫。

  他原以为抓到了韩王然的【大魏宫廷】妻儿,这是【大魏宫廷】大功一件,却没想到竟会发生这样的【大魏宫廷】变故。

  在一番犹豫后,周奎最终还是【大魏宫廷】点了点头。

  原因很简单,因为张启功乃是【大魏宫廷】天策府的【大魏宫廷】右都尉,即是【大魏宫廷】继天将军赵润、参将翟璜、左都尉高括之后的【大魏宫廷】「第四把手」,严格来说,张启功甚至拥有着号令赵疆、韶虎、庞焕等一众魏国上将的【大魏宫廷】权力,权力非常之大。

  既然是【大魏宫廷】张启功的【大魏宫廷】命令,周奎作为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将领,就当无条件配合,除非他另外得到天策府前三位的【大魏宫廷】授权。

  “周奎领命。”

  朝着元邑侯韩普抱了抱拳,周奎立刻下令麾下魏卒撤离。

  想想也是【大魏宫廷】,既然元邑侯韩普奉张启功的【大魏宫廷】命令要杀死韩王然的【大魏宫廷】妻儿,那么,他魏国兵将就不宜出现在这里,应当迅速撤离。

  就像元邑侯韩普所说的【大魏宫廷】,权当这件事从未发生过。

  “周将军?”

  见周奎无缘无故下令麾下魏卒后撤,韩厚隐隐感觉情况有点不对劲,连声呼喊周奎,然而周奎却充耳不闻,自顾自带着兵将离开。

  旋即,元邑侯韩普麾下的【大魏宫廷】骑兵,便将周氏一行人给团团围住了。

  看着四周的【大魏宫廷】骑兵,坐在马上的【大魏宫廷】太后周氏,亦意识到情况有点不对劲,下意识地将小儿子韩斐拥在怀中,而釐侯韩武的【大魏宫廷】心腹护卫韩厚,则挡在韩君韩佶的【大魏宫廷】坐骑前,目视着元邑侯韩普,厉声喝道:“你是【大魏宫廷】……元邑侯韩普?!”

  元邑侯韩普有些惊讶地看着韩厚,很意外地对方竟然得知自己的【大魏宫廷】身份。

  不过他并没有理会对方的【大魏宫廷】意思,抬起手来,示意麾下的【大魏宫廷】骑兵,将手中的【大魏宫廷】军弩对准了太后周氏一行人。

  见此,韩厚惊地眼珠都险些瞪出来,龇目骂道:“韩普!你这叛逆,卖国求荣投靠魏国不算,竟意欲弑君耶?!”说罢,他顾不得许多,指着新君韩佶对元邑侯韩普麾下的【大魏宫廷】那些骑兵喊道:“诸位皆我大韩健儿,此乃我大韩新君,尔等莫非要助逆行凶,弑杀君主?”

  听闻此言,韩普麾下的【大魏宫廷】骑兵们面面相觑,看得出来有些震惊,但却没有一个人放下手中的【大魏宫廷】军弩。

  在旁,太后周氏亦好似明白了什么,苦苦哀求元邑侯韩普。

  然而,元邑侯韩普却无动于衷。

  原因有二,其一,他与韩王然有仇,毕竟韩王然当年杀了他视如父亲一般的【大魏宫廷】伯父康公韩虎;其二,此时他已攀附上了魏国重臣张启功,张启功暗中授意他杀死韩佶、韩斐兄弟,他又岂敢不从?

  看了一眼周氏那姣好的【大魏宫廷】面容,韩普摇摇头说道:“当年韩然不曾手下留情,今日我韩普……亦不必。”

  说罢,他一挥手,喝道:“放箭!”

  一声令下,他麾下骑兵当即扣下手中军弩的【大魏宫廷】扳机。

  见此,韩厚龇目欲裂,大声喊道:“保护太后、保护大王与公子!”

  旋即,他与那几十名护卫,团团将周氏母子三人护在当中。

  “噗噗噗——”

  但听一阵弩矢射穿人体的【大魏宫廷】声音响起,韩厚与其手下二十余名护卫,皆为保护周氏与韩佶、韩斐母子三人而亡,而其余,那些年轻宫女与可靠的【大魏宫廷】内侍,亦在惨叫与哭声中,纷纷中箭而亡。

  在此性命攸关之际,又惊又惧的【大魏宫廷】太后周氏忽然福灵心至,想起夫君韩然临死前的【大魏宫廷】嘱咐,大声叫道:“元邑侯,本宫手中有先王亲笔写给魏王陛下的【大魏宫廷】书信,你若敢加害我母子,魏王得知后必定饶不了你!”

  听闻此言,元邑侯韩普为之一愣,立刻喝道:“等等!……都住手!”

  经他喝止,那数百名骑兵这才收起军弩。

  此时,韩厚与那二十余名忠心的【大魏宫廷】护卫,皆为保护周氏母子三人而身中数箭,倒地而亡,从旁的【大魏宫廷】宫女与内侍们,亦死伤惨重,只有两名年轻的【大魏宫廷】宫女侥幸只受了些轻伤,满脸恐惧地瘫坐在地,看着满地的【大魏宫廷】尸体。

  “当真?”元邑侯韩普皱着眉头看向周氏。

  “是【大魏宫廷】!”周氏虽心中恐惧,但此刻仍强装镇定说道:“你应该知道,先王与魏王陛下乃是【大魏宫廷】至交,元邑侯你如今既投魏国,想来也不希望魏王陛下因此而怪罪你吧?”

  『……』

  元邑侯韩普闻言皱了皱眉。

  魏国重臣张启功的【大魏宫廷】授意,固然不好违背,但倘若这件事事关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君主赵润,这就值得元邑侯韩普三思而行了。

  想了想,元邑侯韩普最终还是【大魏宫廷】决定将周氏、韩佶、韩斐母子三人秘密带回蓟城,请张启功定夺——正如周氏所言,他可不希望因此被魏王赵润记恨。

  次日,元邑侯韩普一行人堪堪返回蓟城一带。

  此时,他叫心腹看押着周氏母子三人,自己则立刻返回蓟城,向张启功禀报此事。

  而与此同时,张启功正在城内的【大魏宫廷】驿馆,一边翻阅韩国此前的【大魏宫廷】各种政令,一边等待着元邑侯韩普派人送来消息。

  片刻之后,元邑侯韩普便见到了张启功。

  “君侯办成了么?”张启功含糊其辞地问道。

  听闻此言,韩普犹豫了一下,压低声音说道:“张都尉,事情出了一点……变故。”说罢,他见张启功面露疑惑之色,遂立刻解释道:“韩某已抓到那三人,但……周氏却说,她手中有韩然写给魏王陛下的【大魏宫廷】书信……我不敢妄动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张启功闻言亦皱了皱眉。

  旋即,他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【大魏宫廷】两名黑鸦众,在心中暗骂元邑侯韩普:你说摹敬笪汗ⅰ裤一刀杀了不就完了么?偏偏要带回来,还当着黑鸦众的【大魏宫廷】面揭露此事。

  不可否认,张启功乃是【大魏宫廷】黑鸦众的【大魏宫廷】上司,但从本质来说,黑鸦众效忠的【大魏宫廷】乃是【大魏宫廷】魏王赵润,却不是【大魏宫廷】张启功——仅看幽鬼等黑鸦众敢在张启功面前没大没小,却不敢在魏王赵润面前有丝毫的【大魏宫廷】无礼,便不难得知。

  这也是【大魏宫廷】张启功叫元邑侯韩普去追杀周氏母子三人,却不派黑鸦众的【大魏宫廷】原因,因为无论是【大魏宫廷】他亦或是【大魏宫廷】黑鸦众的【大魏宫廷】首领阳佴,都知道韩王然与他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君主赵润有旧,并不一定会听从命令,除非阳佴得到赵润的【大魏宫廷】授意。

  但如今元邑侯韩普在两名黑鸦众面前将此事说破,这件事就有点麻烦了。

  想了想,张启功问道:“周氏母子现下在何处?”

  “正在城外林中监押。”

  “带我去。”

  “是【大魏宫廷】!”

  约大半个时辰后,张启功在元邑侯韩普的【大魏宫廷】指引下,来到了城外的【大魏宫廷】林中,见到了韩然的【大魏宫廷】正室周氏。

  他直接了当地对周氏说道:“在下张启功,恳请夫人出示韩王的【大魏宫廷】书信,予在下一观。”

  周氏见元邑侯韩普亦对这个张启功毕恭毕敬,心知对方必定不是【大魏宫廷】等闲之辈,不敢抗拒,遂取出随身携带的【大魏宫廷】锦盒,将其中的【大魏宫廷】书信交给了张启功。

  张启功接过书信后,私拆观阅,旋即默然不语。

  他冒着日后会被君主赵润责问的【大魏宫廷】风险,私拆韩然给赵润的【大魏宫廷】书信,就是【大魏宫廷】想看看韩然在信中写了些什么,倘若只是【大魏宫廷】一些不打紧的【大魏宫廷】话,他未必不敢冒着被赵润问罪的【大魏宫廷】风险,杀死周氏母子,杜绝后患。

  但是【大魏宫廷】在看罢韩然的【大魏宫廷】书信后,他便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,因为他知道,待等他魏国君主赵润看到这份书信,必定会顾念旧情善待周氏母子,倘若他胆敢先斩后奏,杀死了周氏母子,那么,赵润日后必定会重惩于他。

  至于掩盖书信这件事,张启功连想都不敢想,毕竟他很清楚,别看君主赵润对他非常信任,授予他莫大的【大魏宫廷】权力,但这位君主的【大魏宫廷】性格却极其厌恶欺下瞒上这种事,倘若他张启功胆敢有丝毫的【大魏宫廷】隐瞒,甚至于阴奉阳违,那么,纵使赵润再看重他的【大魏宫廷】才华,亦会弃而不用。

  从旁,元邑侯韩普看出了张启功的【大魏宫廷】犹豫,一边在心下暗暗庆幸自己做出了明智的【大魏宫廷】选择,一边小声说道:“张大人,不若暂时将此母子三人关押,先派人呈禀魏王陛下,请陛下定夺。”

  听闻此言,张启功看着手中的【大魏宫廷】书信,迟疑地点了点头。

  虽然不可擅做主张加害周氏母子三人,但用「元邑政权」取代「蓟城政权」,这还是【大魏宫廷】没问题的【大魏宫廷】。

  在张启功、北宫玉以及元邑侯韩普的【大魏宫廷】运作下,年仅十余岁的【大魏宫廷】新君韩佶被废,由那名傀儡君主「韩异」,正式登基,成为韩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君主。

  期间,丞相张开地百般劝阻,终究未能使张启功改变主意。

  至此,传承了数百年的【大魏宫廷】韩国,就此覆亡,取而代之的【大魏宫廷】,则是【大魏宫廷】一个对魏国唯命是【大魏宫廷】从的【大魏宫廷】傀儡政权。

  值得一提的【大魏宫廷】是【大魏宫廷】,见大势不可违,似张开地、韩奎等韩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士卿官员,纷纷辞官、赋闲在家。

  十月十二日,韩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傀儡新君「韩异」,请魏将赵疆担任本国太尉,又拜魏臣张启功为韩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左丞相,元邑侯韩普为右丞相,且同时颁布诏令,昭告全国乃至全中原:他韩国从此退出「韩齐楚越四国联盟」,且与魏国缔结盟约,至此停止兵戈,再不征战。

  至此,自魏兴安六年八月至今,这场整整长达六年余的【大魏宫廷】「魏韩之争」,终于落下帷幕。

  待等数月后,当世人得知此事后,大为震撼。

  尽管韩国并未亡国,但从本质来说,这个国家其实已经覆亡了,所谓君主韩异的【大魏宫廷】新政权,不过是【大魏宫廷】魏人扶持的【大魏宫廷】傀儡而已。

  而这,注定将会使整个中原的【大魏宫廷】局势,以及中原各国的【大魏宫廷】态度,出现翻天覆地的【大魏宫廷】变化。

看过《大魏宫廷》的【大魏宫廷】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  神级奶爸  都市之神帝驾到  笔趣阁  三寸人间  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  山东布洛尔  郑州卧龙游乐设备  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  正道潜龙  开天录  深渊主宰  三寸人间  修真聊天群  都市奇门医圣  正道潜龙  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  郑州卧龙游乐设备  调教大宋  凡人修仙传  深渊主宰  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  深圳民升激光  谎话大王  圣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