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魏宫廷 > 大魏宫廷 > 第286章:决战之日 补更35/40

第286章:决战之日 补更35/40

  “三位将军,且莫将方才的【大魏宫廷】事放在心上,为今之计,我等仍需同心协力。”

  在军事会议结束后,楚水君罕见地亲自将卫邵、卫郧、卫振三位将领送离帅帐,反复好言安抚:“桓虎此人,出身并不佳,因此言行举止难免有些粗鄙,三位将军且莫要放在心上。”

  听闻此言,卫邵余怒未消地说道:“然而这匹夫甚是【大魏宫廷】过分,明明大战将至,他却要故意生事,挑拨离间,哼!……我看他才像是【大魏宫廷】会临阵倒戈的【大魏宫廷】那个!”

  『桓虎怎么可能投靠魏国。』

  楚水君失笑般摇了摇头,相比较之下,其实他更倾向于桓虎的【大魏宫廷】观念,只是【大魏宫廷】不好明说,毕竟他也需要卫邵等人麾下的【大魏宫廷】军队。

  于是【大魏宫廷】他安抚卫邵等人道:“就如我在帐内会议中所说的【大魏宫廷】,你们双方暂且放下成见,全力应付与魏军的【大魏宫廷】决战。只要联军击败魏军,一切的【大魏宫廷】怀疑,尽皆烟消云散,不是【大魏宫廷】么?”

  卫邵沉默了片刻,这才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:“就听君侯所言,我等不与那匹夫一般见识。”

  说完,他与卫郧、卫振,便向楚水君告辞,返回其卫军营寨。

  没走多远,卫邵、卫郧、卫振三人便看到田耽、季武、桓虎、陈狩等人站在原地,似乎是【大魏宫廷】在等待他们。

  因为在瞧见他们三人后,田耽主动迎了上来,笑着说道:“三位将军,时辰尚早,不若到田某的【大魏宫廷】帐中稍坐片刻,小酌一番?”

  看着田耽脸上堆笑的【大魏宫廷】表情,卫邵心中暗怒。

  原因很简单,因为方才在楚水君任命他卫军担任右翼前军时,田耽无视了他‘求助’的【大魏宫廷】目光,明显是【大魏宫廷】根本不在意他卫军的【大魏宫廷】伤亡。

  这让卫邵心中暗摹敬笪汗ⅰ空:这田耽,终究是【大魏宫廷】没有将他们视为自己人。

  想到这里,他有意瞥了一眼桓虎、陈狩二人,冷冷说道:“田耽将军,我等还是【大魏宫廷】不去了吧,毕竟,我等可是【大魏宫廷】随时都有可能倒戈相向的【大魏宫廷】,不是【大魏宫廷】么,桓虎将军?”

  “嘿嘿。”

  桓虎怪笑着说道:“无妨,桓某会盯着你等的【大魏宫廷】,倘若介时你三人果真做出了什么叫桓某不快的【大魏宫廷】事来,桓某手中的【大魏宫廷】利剑,会立刻斩下三位的【大魏宫廷】首级。”

  “桓虎将军。”田耽皱着眉头制止道。

  『不直说「倘若你三人果真倒戈」,却说是【大魏宫廷】「做出什么叫桓某不快之事」……呵,这个桓虎,他是【大魏宫廷】在警告我等么?』

  不动声色地与桓虎对视了一眼,卫邵淡淡说道:“那就请桓虎将军拭目以待。”

  说罢,他朝着田耽抱了抱拳,说道:“田耽将军,恕我等先回去了。”

  田耽有些头疼地看着这个局面,只能点了点头。

  半个时辰后,卫邵、卫郧、卫振三人回到了其卫营帅帐。

  在吩咐帐外的【大魏宫廷】卫士加强警戒之后,三人迈步走入了帐内,低声交流。

  “那个内应,十有八九就是【大魏宫廷】桓虎了。……当时帐内,就只有这厮主动设法与我军紧挨。”

  在说这番话时,卫邵心中很是【大魏宫廷】感慨。

  是【大魏宫廷】啊,谁会想到桓虎竟然就是【大魏宫廷】那个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内应?要知道这厮至今还被魏国悬赏五万两黄金啊。

  更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【大魏宫廷】是【大魏宫廷】,楚水君也好、田耽也罢,皆对桓虎信任非常,以至于方才他们与桓虎争执时,楚水君与田耽竟隐隐有袒护桓虎的【大魏宫廷】意思。

  “这个恶寇,真不简单。”卫邵由衷地感慨道:“竟能借着故意与我等争执,达成了其目的【大魏宫廷】。……偏偏楚水君与田耽竟还会袒护此人。”

  “终究是【大魏宫廷】窃取了鲁国一半土地的【大魏宫廷】恶党。”檀渊侯卫振亦感慨地说道:“此人以数百骑寇起家,非但能在挑衅魏国后全身而退,而且势力逐渐壮大,从当年的【大魏宫廷】贼寇摇身一变成为如今鲁国的【大魏宫廷】上将,没点本事,岂能做到这种地步?”说着,他低声问道:“接下来我们怎么办?”

  卫邵思忖了片刻,说道:“那桓虎,反复暗示「他会盯着我等」,极有可能是【大魏宫廷】想表达,他会在决战时亲自来到我军阵前,倘若果真如此,那我等不妨到时候听从他的【大魏宫廷】指示……此人,很不简单。”

  卫郧与卫振连连点头。

  虽然他们并不清楚桓虎的【大魏宫廷】计划,但既然此人正在楚水君与田耽的【大魏宫廷】眼皮底下与他们三人‘交流’,足以证明此人城府、心计无一不是【大魏宫廷】上佳,这让卫邵、卫郧、卫振对「临阵倒戈」之事又增添了几分信心。

  “人的【大魏宫廷】关系……当真是【大魏宫廷】不可思议啊。”

  卫邵颇有些啼笑皆非的【大魏宫廷】摇了摇头。

  可不是【大魏宫廷】嘛,原本他们想要攀附的【大魏宫廷】田耽,在「魏国取得优势」的【大魏宫廷】情况下,立刻就抛弃了他们,默许楚水君借机消耗他卫军的【大魏宫廷】实力,免得他卫军到时候投身到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阵营;反而是【大魏宫廷】桓虎这个在楚水君的【大魏宫廷】帅帐中嘲讽他们、与他们起争执的【大魏宫廷】家伙,却居然是【大魏宫廷】他们真正可以相互依靠的【大魏宫廷】盟友。

  不得不说,这世间有很多事真的【大魏宫廷】很神奇。

  而与此同时,季武与桓虎、陈狩三人,正跟着田耽前往后者的【大魏宫廷】帅帐。

  待等诸人在田耽的【大魏宫廷】帐内坐下之后,季武好奇地询问桓虎道:“桓将军,你与卫邵等人有仇?否则为何如此针对他们?”

  见田耽亦将目光投向自己,桓虎摇摇头说道:“桓某并非针对卫军,只是【大魏宫廷】在我看来,这卫军实在是【大魏宫廷】一个隐患……我若是【大魏宫廷】楚水君,绝不会在这时用卫军担任前军。”

  田耽闻言点了点头,旋即宽慰道:“终归卫军仍有四万之众,这亦是【大魏宫廷】一股不小的【大魏宫廷】力量,如照你所言,将其安置在后军,威胁反而更大,还不如将其委任为前军,到时候,我等多加注意就是【大魏宫廷】了。”

  “唔。”

  桓虎微皱着眉头点了点头。

  三日后,也就是【大魏宫廷】三月二十八日,即是【大魏宫廷】魏王赵润与联军主帅楚水君约战的【大魏宫廷】日子。

  这一日,诸国联军早早便离营赶赴战场,在「大梁-冶城」的【大魏宫廷】魏军防线前,排兵布阵。

  而与此同时,魏军亦倾巢而出,在阵地外部署兵力。

  魏军阵型将领部署如下:

  「前军主将」,由大梁禁卫军总统领「周骥」担任。

  「前军左指挥」与「前军右指挥」,皆由大梁禁卫军将领「侯聃」、「李霖」二人担任。

  「中军主将」,由雒阳禁卫军总统领「卫骄」担任。

  「中军左指挥」与「中军右指挥」,乃由「朱桂」、「何苗」二将担任。

  除此之外,由有「成陵王赵燊」担任「后军左指挥」,「上梁侯赵安定」担任「后军右指挥」。

  最后,由赵润亲自坐镇后军——即此番魏军的【大魏宫廷】本阵所在。

  “呼——”

  遥遥看着远方的【大魏宫廷】诸国联军正在排兵布阵,只见魏王赵润站在一辆驷马拉乘的【大魏宫廷】战车上,拄着利剑长长吐了口气。

  旁边距离他最近的【大魏宫廷】,乃是【大魏宫廷】「天策府参将翟璜」,由他担任赵润的【大魏宫廷】副将,负责辅佐后者从全局指挥这场战争,起到一个查漏补缺的【大魏宫廷】作用。

  “从此处观诸国联军的【大魏宫廷】军势,当真是【大魏宫廷】接天连地,叫人压力倍增呐……”赵润感慨地说道。

  听闻此言,副将翟璜淡淡笑道:“人多未必就能取胜,否则,战争岂不是【大魏宫廷】只需比较双方兵卒的【大魏宫廷】人数多寡就足以?”

  “善!”

  赵润称赞了一句,旋即吩咐道:“翟璜,你留在本阵,朕去联军的【大魏宫廷】阵前看看。”

  翟璜闻言一愣,立刻便猜到了赵润的【大魏宫廷】目的【大魏宫廷】:“陛下想借机看看联军的【大魏宫廷】阵型分布?……那,陛下小心。”

  他没有阻止赵润,因为在上次赵润与诸国联军的【大魏宫廷】交锋中,这位他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君主就曾在阵前,对麾下的【大魏宫廷】魏卒们说过一句话,亦或是【大魏宫廷】一句使魏卒大为振奋的【大魏宫廷】豪言:诸君胜,则朕与诸君同活;诸君败,则朕与诸君皆亡!

  因此,劝阻这位君主什么的【大魏宫廷】,都是【大魏宫廷】毫无意义的【大魏宫廷】。

  翟璜只是【大魏宫廷】觉得振奋——纵使是【大魏宫廷】陛下,亦在竭尽所能做自己力所能及之事,更何况我辈?!

  正因为如此,骑着马伫立于赵润所乘这辆马车两侧的【大魏宫廷】几位魏国官员们,比如大梁府府正褚书礼、博浪丞曹憬、以及介子鸱、张启功等人,在听闻自家君主欲亲临联军阵前,虽面色微变,但终究还是【大魏宫廷】没有劝阻。

  最多就是【大魏宫廷】请求跟随而已。

  不过赵润却没有同意这些臣子跟随,挥挥手说道:“朕是【大魏宫廷】去看看联军的【大魏宫廷】虚实,要那么多人做什么?有岑倡、燕顺、童信几人跟随就足以了。”

  赵润口中的【大魏宫廷】「岑倡」,乃是【大魏宫廷】原「肃王卫」的【大魏宫廷】统领,跟随赵润二十余年;而燕顺、童信二人,则是【大魏宫廷】他父王赵偲提拔的【大魏宫廷】、原拱卫司的【大魏宫廷】左右指挥使。

  皆是【大魏宫廷】可以托付安危的【大魏宫廷】肱骨心腹。

  包括为赵润驾驭战车的【大魏宫廷】近卫大将褚亨。

  在拒绝了介子鸱、张启功等人的【大魏宫廷】跟随后,赵润乘坐着驷马战车,由岑倡、燕顺、童信三人率领的【大魏宫廷】两百余名「虎贲禁卫」的【大魏宫廷】保护下,徐徐前往联军方向。

  当然,为了谨慎期间,褚亨在距离联军前阵尚有一里多里的【大魏宫廷】情况下,便停下了战车,沿着与联军前阵平行的【大魏宫廷】路线,载着赵润徐徐来回。

  反正在褚亨看来,这个距离已经足以让赵润远距离观察联军的【大魏宫廷】军队部署。

  若离得再近些,或会出现危险。

  而此时,赵润正在聚精会神地观察联军,将联军各阵列的【大魏宫廷】军队分布记在心里,方便待会指挥战事。

  而除此之外,他心中还有一个更重要的【大魏宫廷】目的【大魏宫廷】,即他要掌握他在诸国联军的【大魏宫廷】内应的【大魏宫廷】位置。

  不错,即是【大魏宫廷】鲁国的【大魏宫廷】桓虎与陈狩二人。

  说实话,对于策反桓虎、陈狩二人,赵润并没有太大的【大魏宫廷】把握,因此在此之前,他也并未将这视为他击败诸国联军的【大魏宫廷】杀手锏,而是【大魏宫廷】将希望寄托在赵疆的【大魏宫廷】「伐韩军队」以及沈彧、伍忌的【大魏宫廷】「商水军」身上。

  但秦国对他魏国用兵的【大魏宫廷】事,却打乱了赵润的【大魏宫廷】筹划,促使赵润为了尽快击败诸国联军,只能冒险使用桓虎、陈狩这两个内应。

  『前军主将是【大魏宫廷】项末……中军主将应该就是【大魏宫廷】田耽了,鲁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军队,多半是【大魏宫廷】在安置在两翼……』

  就在赵润暗自猜测之际,忽听不远处传来一声嗤笑,随即便有人用讥讽的【大魏宫廷】语气喊道:“前方可是【大魏宫廷】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君主赵润?哈哈,身为君主亲临敌军阵前,这可不是【大魏宫廷】什么明智的【大魏宫廷】决定啊。……若老子此刻率军杀出阵列,堂堂魏君,就要狼狈而逃了,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『这个声音是【大魏宫廷】……』

  赵润心中微动,下意识朝着声音传来的【大魏宫廷】方向看去,旋即便在联军右翼前军(北)的【大魏宫廷】位置,也就是【大魏宫廷】在卫国军队的【大魏宫廷】阵前,隐约看到了桓虎的【大魏宫廷】身影。

  『那是【大魏宫廷】桓虎?……他站在卫国军队的【大魏宫廷】阵前做什么?』

  没有理会桓虎的【大魏宫廷】挑衅,赵润微微皱了皱眉,觉得此事有些蹊跷。

看过《大魏宫廷》的【大魏宫廷】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三寸人间  深渊主宰  都市之神帝驾到  都市之神帝驾到  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  山东布洛尔  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  圣墟  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  正道潜龙  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  深圳民升激光  正道潜龙  神级奶爸  三寸人间  谎话大王  调教大宋  白袍总管  凡人修仙传  努努书坊  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  开天录  大魏宫廷  调教大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