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魏宫廷 > 大魏宫廷 > 第287章:窥视 二合一

第287章:窥视 二合一

  在一刻辰之前,当联军正在排兵布阵的【大魏宫廷】时候,陈狩私底下对桓虎说道:“联军人多势众,恐那位难以发现我军的【大魏宫廷】位置……”

  桓虎摆摆手说道:“无妨,我自有办法。”

  说着,他派人请来了他鲁军的【大魏宫廷】上将季武。

  片刻后,季武便带着几名近卫来到了桓虎与陈狩所在的【大魏宫廷】位置,笑着询问兵卒部署的【大魏宫廷】情况:“桓将军,准备的【大魏宫廷】如何了?”

  这段时间,鉴于桓虎的【大魏宫廷】有意示好,季武与他的【大魏宫廷】交情显著加强,甚至已到了称兄道弟的【大魏宫廷】地步。

  毕竟在季武看来,桓虎与他季氏一门的【大魏宫廷】利害是【大魏宫廷】一致的【大魏宫廷】,是【大魏宫廷】无论是【大魏宫廷】在对待他鲁国的【大魏宫廷】王室方面,还是【大魏宫廷】在对外方面。

  “部署的【大魏宫廷】差不多了。”

  桓虎笑着说了句,旋即故意朝着前方卫**队的【大魏宫廷】区域说道:“不过,我还是【大魏宫廷】信不过这些卫人?”

  季武闻言缓缓点了点头,旋即宽慰道:“卫邵等人已被你警告过,应该不至于倒戈……更何况,魏国在这场仗中取得优势一事,那些卫人尚被蒙在鼓里,应该不至于出现什么问题。”

  “话虽如此……”

  桓虎迟疑了片刻,旋即建议道:“季将军,不如你我到卫军的【大魏宫廷】阵前看看?防止事出万一……”

  季武闻言笑道:“你就这般信不过卫邵、卫郧、卫振等人?”说罢,他微微皱眉道:“那这边怎么办?”

  桓虎笑着说道:“这边就交给陈狩吧,季将军还信不过陈狩的【大魏宫廷】勇武么?”

  季武闻言转头瞥了一眼在旁满脸漠然的【大魏宫廷】陈狩,心下微微点了点头。

  若细论他鲁国最勇猛的【大魏宫廷】将领,既非是【大魏宫廷】桓虎、更非是【大魏宫廷】他季武,而是【大魏宫廷】这位性情冷淡的【大魏宫廷】陈狩陈将军。

  想当年楚军进犯他鲁国时,陈狩不知亲手斩杀了多少楚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将领。

  想到这里,季武点点头说道:“好,就如你所言,正好田耽将军也嘱咐我暗中关注卫邵等人的【大魏宫廷】举动,不过……”

  顿了顿,他压低声音对桓虎说道:“你我此去卫军的【大魏宫廷】阵前,只需看着卫邵等人即刻,你可千万别再出言奚落那些卫人。”

  桓虎心中暗喜,毫不犹豫地便答应了下来。

  而此时,季武亦对他手底下的【大魏宫廷】兵将们下达了命令:“诸兵将听令,季某不在军中的【大魏宫廷】时候,各营兵将皆需听从陈狩将军的【大魏宫廷】命令!”

  吩咐完毕后,季武、桓虎二人便带着十几名近卫,骑着马缓缓朝着前面卫**队的【大魏宫廷】阵前而去,不多时,便来到了卫邵、卫郧、卫振三人所在的【大魏宫廷】阵前。

  果然来了……

  在听到身边近卫的【大魏宫廷】提醒后,卫邵、卫郧、卫振回头远远瞧见季武、桓虎二人领着一队近卫而来,遂颇有默契地相互看了一眼。

  片刻后,季武、桓虎一行人便来到了卫邵、卫郧、卫振三人面前,季武脸上堆着笑容,抱拳问道:“三位将军,不知准备的【大魏宫廷】如何了?”

  听闻此言,卫邵故意用不渝的【大魏宫廷】目光看着桓虎,冷冷说道:“桓虎将军,据卫某所知,你的【大魏宫廷】职责在中军右翼,来我前军右翼做什么?就不怕我向楚水君禀报你擅离职守么?”

  桓虎闻言嘿嘿笑道:“桓某只是【大魏宫廷】想看看贵军与魏军将如何交战。……卫邵将军,你就这么不希望桓虎在此么?呵呵呵,莫非其中有什么隐情?”

  听闻此言,卫邵故作愤怒地骂道:“事到如今,你还怀疑我等会向魏国倒戈?那要不要你来替我指挥?”

  咦?

  桓虎闻言心下一愣,心中暗暗说道:这卫邵,故意说要将指挥权让渡给我?这是【大魏宫廷】否表示,他会听从我的【大魏宫廷】指示?

  想到这里,他怪笑两声,阴阳怪气地说道:“此……亦无不可,就看卫邵将军是【大魏宫廷】否真有这个心思了。”

  听闻此言,季武生怕桓虎与卫邵再吵起来,连忙做和事老道:“两位两位,各退一步。……桓将军?”他暗中朝着桓虎摇了摇头,旋即又安抚卫邵道:“卫邵将军息怒,我等此来绝无抢班夺权的【大魏宫廷】意思,卫邵将军请莫误会……”

  “季武将军不必相劝。”卫邵打断了季武的【大魏宫廷】话,注视着桓虎冷冷说道:“桓虎,卫某言出必践,此番就由你来指挥我卫军,似这般,你总不能再怀疑我等心存异心了吧?……不过卫某将话说在前头,倘若你是【大魏宫廷】故意要坑害我卫军,那卫某亦不会袖口旁观。”

  这个卫邵,果真是【大魏宫廷】这个意思……对了,应该是【大魏宫廷】他们不清楚我的【大魏宫廷】计划,担心出现不必要的【大魏宫廷】冲突,是【大魏宫廷】故才会故意暗示,表示会听从我的【大魏宫廷】指示……聪明!

  桓虎暗暗称赞了两句,旋即故意说道:“指挥让渡就免了吧,不过,桓某仍会在此关注你等。”

  “悉听尊便!”

  卫邵轻哼一声。

  见卫邵与桓虎总算是【大魏宫廷】没有再闹起来,季武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。

  此时,就见卫邵给鄄城侯卫郧、檀渊侯卫振二人使了个眼色。

  二人顿时会意,想办法支开季武,给卫邵与桓虎创造一个单独谈话的【大魏宫廷】机会。

  当即,檀渊侯卫振便故意摆出了请教的【大魏宫廷】样子,询问季武道:“季武将军,依您看来,我军这般摆兵布阵,是【大魏宫廷】否合适?”

  “唔?”季武微微一愣,见卫振态度诚恳,遂回过头打量着卫军的【大魏宫廷】兵种部署,正色说道:“这却是【大魏宫廷】要待我大致观阅贵军,方能有所建议……”

  这话,正合檀渊侯卫振与鄄城侯卫郧的【大魏宫廷】心意,二人当即领着季武视察他卫军的【大魏宫廷】大概。

  不远处,卫邵见季武被卫郧、卫振二人支开,一概方才愤怒的【大魏宫廷】神色,轻笑着对桓虎低声说道:“真想不到,会是【大魏宫廷】桓虎将军。”

  “呵呵。”桓虎亦一改之前针对卫邵等人的【大魏宫廷】态度,低声赞许道:“卫邵将军的【大魏宫廷】睿智,尚在桓某的【大魏宫廷】预估之上,很好,很好。”

  卫邵一听这话,立刻就证实了桓虎铁定就是【大魏宫廷】给他们通风报信的【大魏宫廷】那名‘联军内应’。

  “那季武,并非是【大魏宫廷】跟咱们一路的【大魏宫廷】吧?”卫邵低声问桓虎道。

  桓虎点点头,同样压低声音说道:“我只是【大魏宫廷】借你等将其支开,否则,陈狩难以统领其麾下的【大魏宫廷】鲁军……”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卫邵恍然大悟,随即又问道:“那位……准备如何施计?”

  桓虎闻言微微一笑,说道:“并非信不过卫邵将军,不过,眼下人多嘴杂,为避免泄露,且容桓某暂时卖个关子,卫邵将军只需配合桓某行事即可。”

  看来他对我等多少仍有些顾虑。

  卫邵想了想,亦不再追问。

  可事实上,桓虎哪有什么具体的【大魏宫廷】计划,要知道这件事,最早只是【大魏宫廷】魏将沈与他桓虎的【大魏宫廷】好兄弟陈狩私底下见面时引起。

  那是【大魏宫廷】在前几年,即魏将沈被魏王赵润从商水郡调到宋郡东部的【大魏宫廷】湖陵一带,组建湖陵水军前后,此人得知陈狩就在薛城,遂派人约陈狩相见。

  陈狩本来就欠沈一个恩情,虽然出于羞愧不敢相见,但既然收到了沈的【大魏宫廷】邀请,陈狩自然不好装聋作哑,遂私底下与沈相见。

  当时,沈曾劝说陈狩离开桓虎,重新回到魏国,他担保其君主赵润必定会重用陈狩,但陈狩并未同意,一来他与桓虎相处十几年,确实已有一份难以割舍的【大魏宫廷】兄弟之情,二来,他觉得魏国会妨碍他向楚国报仇,报当年的【大魏宫廷】杀父之仇。

  再者,他不保证魏王赵润是【大魏宫廷】否愿意宽恕他与桓虎。

  后来,待等沈返回商水时,曾向魏王赵润写了一封书信,在信中讲述了他与陈狩相见的【大魏宫廷】过程,并猜测,陈狩对魏国仍有一份感情在。

  此时,魏国与楚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关系,其实早已经埋下了决裂的【大魏宫廷】隐患,因此,魏王赵润在收到沈的【大魏宫廷】书信后心中微动:桓虎、陈狩二人,已在鲁国具有了不小的【大魏宫廷】势力,倘若能策反这两人,或能在日后有所大用。

  想到这里,魏王赵润便叫沈保持与陈狩的【大魏宫廷】联系,并想办法策反陈狩以及桓虎策反的【大魏宫廷】对象之所以包括桓虎,一来是【大魏宫廷】这个桓虎那些年在鲁国非常抢眼,前后击退楚国的【大魏宫廷】新阳君项培与上将军项末,颇有能力,再者,观其借鲁国被楚军进犯,趁机抢占了薛城,成为了鲁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割据势力,赵润就猜到桓虎对鲁国其实并无忠心可言。

  似桓虎这种人,其实是【大魏宫廷】可以用利益来收买的【大魏宫廷】,但前提是【大魏宫廷】,想要收服这样一个桀骜不驯的【大魏宫廷】恶寇,首先你得足够强大,否则,就会像老鲁王公输磐那般,被这头恶虎反噬。

  而赵润,自认为他魏国足够强大,足以让桓虎循规蹈矩。

  数日后,沈在商水收到了赵润的【大魏宫廷】书信,又惊又喜,连忙派人联络陈狩,将其魏国君主赵润的【大魏宫廷】态度告知后者:只要你能说服桓虎投靠魏国,并在之后立下功勋,则你与桓虎此前在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一切罪行,既往不咎。

  在得知这个消息后,陈狩心中亦是【大魏宫廷】颇为心动。

  若是【大魏宫廷】有机会的【大魏宫廷】话,他当然愿意重归魏国,而不是【大魏宫廷】像这几年那般,在前往召陵县,到当地官府为他父亲陈炳所建造的【大魏宫廷】祠堂时,包括瞻仰父亲那尊立于城内的【大魏宫廷】雕像时,还得偷偷摸摸,不敢声张倒不是【大魏宫廷】畏惧召陵县的【大魏宫廷】守兵,而是【大魏宫廷】怕给父亲的【大魏宫廷】声誉抹黑。

  毕竟他父亲陈炳那可是【大魏宫廷】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英雄之一,尤其是【大魏宫廷】在小说家所著的【大魏宫廷】《轶谈》中,形象更是【大魏宫廷】光辉正面,而他呢?却是【大魏宫廷】魏国朝廷通缉的【大魏宫廷】要犯。

  他多么希望他日能光明正大,以儿子的【大魏宫廷】身份去拜祭父亲。

  因此,当魏国递出善意时,陈狩就已经心动了。

  这件事,他并没有瞒着桓虎,当天就将魏国联络他的【大魏宫廷】事告诉了桓虎,桓虎听闻此事后暗暗咋舌。

  说实话,桓虎并不反对投靠魏国。

  曾几何时,他对那位魏公子润不屑一顾,认为对方只不过是【大魏宫廷】一个徒有虚名的【大魏宫廷】魏国王室子弟而已,若是【大魏宫廷】脱去了这层关系,未必能有什么能耐。

  可在后来的【大魏宫廷】十几年内,桓虎先后在宋郡、鲁国,看着魏公子润成为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君主,且统率魏国日益强大,强大到令中原诸国都渐渐感到战栗,此时桓虎只能承认,这赵润,的【大魏宫廷】确是【大魏宫廷】少有的【大魏宫廷】雄主!

  但很可惜,当时他与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关系,已经不再是【大魏宫廷】他是【大魏宫廷】否愿意投效、而是【大魏宫廷】魏国是【大魏宫廷】否肯容纳他的【大魏宫廷】问题当年在杀死南宫之后,桓虎就用南宫的【大魏宫廷】首级向魏国示好,试图借此投诚于魏国,但遗憾的【大魏宫廷】是【大魏宫廷】,魏国并未接纳他。

  原因很简单,因为桓虎曾经袭击过魏国先王赵,除非他天大的【大魏宫廷】贡献于魏国,否则,魏国这辈子都不会接纳他。

  而桓虎也清楚这点,是【大魏宫廷】故这些年来小心经营他在鲁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势力,彻底放弃了投靠魏国打算。

  可没想到,魏国却主动向他递出了善意。

  这让桓虎有些犹豫。

  毕竟当时的【大魏宫廷】局势,魏国由于过于强大,已被中原诸国视为眼中钉,联合抵制,在这种情况下,纵使是【大魏宫廷】桓虎也难以猜测,在这场魏国与其余中原诸国的【大魏宫廷】角力中,谁才是【大魏宫廷】最后的【大魏宫廷】胜者。

  倘若他投效魏国,可魏国还是【大魏宫廷】被中原诸国击败,那他投效魏国又有什么意义?还不如就好生经营他在鲁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地盘。

  正因为有这份顾虑,虽然陈狩一直与沈保持着联系,但桓虎却并未真正同意,一直到中原诸国组建联军攻伐魏国,陈狩由于担心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局势,始终在其耳边唠叨,桓虎这才勉强松口:倘若魏国确实有赢面,则他也不介意推魏国一把,助魏国战胜中原各国的【大魏宫廷】联军。

  话说回来,虽然桓虎与陈狩为了自己的【大魏宫廷】目的【大魏宫廷】,已有心助魏国一臂之力,但有点尴尬的【大魏宫廷】是【大魏宫廷】,魏王赵润在此之后并未主动与他们联系,更没有联络他们、要求他们去做什么事,仿佛只是【大魏宫廷】为了在联军中埋下一颗棋子无论日后是【大魏宫廷】否能用的【大魏宫廷】到。

  这并不奇怪,毕竟在魏王赵润看来,倘若他魏国沦落到需要借助桓虎、陈狩这两个其他国家的【大魏宫廷】内应,才能让魏国击败诸国,那他魏国未免也太悲哀了。

  在他看来,桓虎与陈狩这两颗棋子,顶多只是【大魏宫廷】使他魏国增添胜算,而绝非是【大魏宫廷】这场仗的【大魏宫廷】关键。

  而这就导致一个非常大问题,即因为桓虎与魏王赵润根本不曾交流过,因此,桓虎丝毫不知魏王赵润的【大魏宫廷】打算。

  但是【大魏宫廷】这些隐情,桓虎可不敢透露给卫邵,免得卫邵等人变心。

  不多时,季武、卫郧、卫振三人返回了卫军的【大魏宫廷】阵前,看季武那意气风发的【大魏宫廷】模样,想来卫郧与卫振没少故意给其卖弄兵法、兵阵的【大魏宫廷】机会。

  然而季武恐怕万万也想不到,就在他离开的【大魏宫廷】这会儿,看似关系紧张的【大魏宫廷】卫邵与桓虎,已经过了简单的【大魏宫廷】交流。

  剩下的【大魏宫廷】问题只有一个,即如何将鲁卫两军可以向魏军倒戈的【大魏宫廷】讯息,隐秘地透露给对面的【大魏宫廷】魏军。

  对此,桓虎不是【大魏宫廷】没有想过晚上叫心腹带着书信前往魏营,只是【大魏宫廷】这样做的【大魏宫廷】风险非常大,毕竟联军这边的【大魏宫廷】巡逻防守也很严密,万一这封书信被楚军截获,势必会让楚水君、田耽等人生疑。

  就在桓虎苦苦思索之际,正巧魏王赵润乘坐着驷马战车前来诸国联军的【大魏宫廷】阵前,在远处窥视联军的【大魏宫廷】虚实。

  季武眼尖,首先注意到远处那辆驷马战车,惊讶说道:“咦?那辆战车……不会是【大魏宫廷】魏王赵润亲自来我军阵前窥探吧?”

  事实上在这个距离,他其实无法确切辨认出远处那辆战车上的【大魏宫廷】人究竟是【大魏宫廷】否是【大魏宫廷】魏王赵润,他只是【大魏宫廷】随口一猜而已,毕竟众所周知,魏王赵润习惯在战前窥视敌军的【大魏宫廷】虚实,看看敌军的【大魏宫廷】阵型是【大魏宫廷】否存在漏洞什么的【大魏宫廷】。

  听到季武的【大魏宫廷】声音,桓虎猛然抬起头来,果真看到远处有一辆被一队骑兵保护着的【大魏宫廷】驷马战车。

  他心中微微一动,故意扯着嗓子大声喊道:“前方可是【大魏宫廷】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君主赵润?哈哈,身为君主亲临敌军阵前,这可不是【大魏宫廷】什么明智的【大魏宫廷】决定啊。……若老子此刻率军杀出阵列,堂堂魏君,就要狼狈而逃了,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然而,远处那辆战车却没有回应他。

  见此,季武哈哈大笑,调侃桓虎道:“看来那赵润没有理睬你的【大魏宫廷】意思。”

  桓虎浑不在意地笑了笑,旋即心中暗想:相传魏王赵润过目不忘,却不知是【大魏宫廷】否还认得出我的【大魏宫廷】声音?如若他能认出,那就好办了……

  他自认为,他当年给魏王赵润留下了“深刻”的【大魏宫廷】印象,以至于后来十几年,魏国始终不肯接纳他。

  就在他这般思忖之际,却见远处那辆战车缓缓停了下来。

  见此,桓虎心下有些惊讶。

  他果真还记得我?

  桓虎暗暗想道。

  事实正如他猜测的【大魏宫廷】那样,远处的【大魏宫廷】魏王赵润,确实是【大魏宫廷】认出了桓虎的【大魏宫廷】声音。

  这也难怪,毕竟桓虎当年的【大魏宫廷】确给赵润留下了太深刻的【大魏宫廷】印象。

  想当年,桓虎可是【大魏宫廷】在被赵润威胁过之后,当着赵润的【大魏宫廷】面,杀死了赵润试图营救的【大魏宫廷】人质,即当时王皇后的【大魏宫廷】幼弟王,还砍下了王的【大魏宫廷】首级,将其踢给赵润,让赵润目瞪口呆之余,异常恼怒。

  平心而论,这世上胆敢这般戏耍、忤逆魏公子润的【大魏宫廷】,迄今为止还就真的【大魏宫廷】只有桓虎这个胆大包天的【大魏宫廷】恶寇,这让赵润记忆犹新,尤其是【大魏宫廷】对于桓虎那仿佛标志性的【大魏宫廷】、猖狂的【大魏宫廷】刺耳笑声。

  桓虎?……他站在卫**队的【大魏宫廷】阵前做什么?

  赵润皱着眉头思忖着。

  很显然,桓虎故意嘲弄他,是【大魏宫廷】为了引起他的【大魏宫廷】注意,另外传达一些讯息。

  ……桓虎在卫**队的【大魏宫廷】阵前,应该不会是【大魏宫廷】为了统率卫军,其一,这不符合常理,会引起卫人的【大魏宫廷】不满,其二,桓虎应该是【大魏宫廷】与季武、田耽一方阵营的【大魏宫廷】,就算楚水君要任命督将监督卫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军队,也不会选择桓虎,应该是【大魏宫廷】任命楚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将领才对……也就是【大魏宫廷】说,桓虎在卫军的【大魏宫廷】阵前,并非是【大魏宫廷】楚水君的【大魏宫廷】意思,而是【大魏宫廷】擅做主张……等等,这样的【大魏宫廷】话,桓虎麾下的【大魏宫廷】军队,应该距离卫军不远才对……前军主将是【大魏宫廷】项末,中军主将按理来说应该是【大魏宫廷】田耽……也就是【大魏宫廷】说,桓虎、不,鲁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军队,在联军的【大魏宫廷】中军右翼!

  赵润脸上露出几许饶有兴致之色。

  不过,桓虎他站在卫军阵前做什么呢?难道只是【大魏宫廷】为了告诉我其麾下军队的【大魏宫廷】位置?

  赵润还是【大魏宫廷】有些不解。

  首先,他并不怀疑桓虎倒戈这件事的【大魏宫廷】可能性。

  因为此时,魏将赵疆、庞焕、屈塍等人率领的【大魏宫廷】军队,应该早已经对齐国展开了攻势,算算日子,齐国也应该会将这个消息送到联军手中,所以联军才会变得如此急迫,在近段时间步步逼近,逼迫魏军与其决战。

  在赵润看来,齐鲁两国利害一致,无论是【大魏宫廷】针对楚国、还是【大魏宫廷】针对他魏国,因此,他认为田耽在得知其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处境后,理当会立刻联系季武、桓虎,将这个消息告诉桓虎。

  这也就意味着,桓虎已得知韩国败亡、齐国正被魏军进攻的【大魏宫廷】消息,自然会更坚定其向魏军倒戈的【大魏宫廷】心思。

  问题是【大魏宫廷】卫**队这边……等等,既然桓虎的【大魏宫廷】忠心已无需怀疑,那么,他是【大魏宫廷】否会设法联系卫人呢?唔,韩国败亡的【大魏宫廷】消息,相信田耽与楚水君就算知情,也不会透露给卫邵、卫郧、卫振几人,免得卫人见形势不妙,倒戈到我大魏这边……但是【大魏宫廷】桓虎却有可能私底下将这个消息故意透露给卫人。……倘若果真如此,也就是【大魏宫廷】说,卫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军队很有可能会同桓虎一同倒戈……

  赵润伸手摸了摸下颌的【大魏宫廷】胡须,若有所思。

  说实话,他并不能肯定卫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军队是【大魏宫廷】否会跟桓虎一同倒戈,他只是【大魏宫廷】有这方面猜测而已倘若桓虎足够聪明,为了保证其利益,他应该尽可能增加魏国取得胜利的【大魏宫廷】机会,从这一点上说,桓虎很有可能会主动联络被田耽与楚水君排斥的【大魏宫廷】卫人。

  倘若当真如我猜测的【大魏宫廷】这般,那就有意思了……

  赵润嘴角扬起几分微笑。

  可不是【大魏宫廷】有意思么,若卫军与桓虎军皆已准备好向他魏军倒戈,这就意味着联军的【大魏宫廷】右翼这一路已经废了,他魏军只需想办法克制联军左翼,胜算大大增加。

  “童信。”

  赵润在战车上唤道。

  听闻此言,护卫在战车旁的【大魏宫廷】近卫将领童信,抱拳应道:“卑职在。”

  只见赵润目视着卫军的【大魏宫廷】阵前,吩咐道:“立刻通知我军前军主将侯聃,令其将前军所有的【大魏宫廷】战车,无论武罡车、连弩战车以及龟甲车,全部部署到前军左翼,交割于周骥!”

  “遵命!”

  童信抱了抱拳,当即派人策马奔向其魏军的【大魏宫廷】前阵,传达命令。

  而就在这时,赵润忽然看到在联军的【大魏宫廷】阵前,有几骑人马缓缓而出,打着楚水君、齐、田等旗号,向他这边而来。

  “楚水君与田耽么……呵。”

  轻笑一声,赵润站在战车上,等着约十几骑人马靠近。

看过《大魏宫廷》的【大魏宫廷】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  郑州卧龙游乐设备  深圳民升激光  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  调教大宋  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  努努书坊  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  都市奇门医圣  调教大宋  贞观帝师  圣墟  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  正道潜龙  凡人修仙传  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  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  房贷计算器  开天录  笔趣阁  都市之神帝驾到  白袍总管  谎话大王  深圳民升激光  深渊主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