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魏宫廷 > 大魏宫廷 > 第289章:风起 二合一

第289章:风起 二合一

  足足过了十几息,楚水君这才回过神来,面沉似水,目视着魏王赵润冷冷说道:“素闻魏王自负过人、狂狷霸道,今日一见,果真如此。……赵润,你真因为你能击败我诸国联军么?”

  他抬手指了指身后的【大魏宫廷】百万大军,沉声说道:“此军,集楚、齐、越、鲁、卫五国之兵,精锐之士将近五十万,余众亦有五十万,合百万之兵。……而你麾下军队,虽号称有三十余万,可唯独数万雒阳军可称锐士,其余尽皆乌合之众,你真以为你能战胜我军?”

  赵润闻言哈哈笑道:“听楚水君一席话,朕便知晓你不通兵事。……两军争锋,胜负岂是【大魏宫廷】单论人数多寡?……我大魏举国一心,众志成城,可联军,相聚而攻伐我大魏,却是【大魏宫廷】各为私利。朕观联军好比群狗,卧着卧、起者起、行者行、止者止,毋相与斗者。然投之一骨,则轻起相牙。……不信?”

  说到这里,他指了指田耽,轻笑道:“且不说旁人,单说田耽将军。若朕将大梁让予联军,你看田耽将军到时候是【大魏宫廷】否还会与你心思一致。……朕相让大梁,则他必然率齐鲁之军回援,任留你楚越两军单独在此,介时你空有军力,却无粮草,虽有数十万之众,亦难逃败亡之途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楚水君原本不服赵润那联军必败的【大魏宫廷】狂言,但是【大魏宫廷】却无从反驳赵润这番论调。

  毕竟他心底其实也明白,田耽之所以眼下还未撤军回援齐国,只是【大魏宫廷】因为田耽觉得这场仗迄今为止对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削弱还不到位,又岂是【大魏宫廷】真心相助他楚军击败魏国?

  如此一想,仿佛这场仗的【大魏宫廷】走势确如赵润所言:此战,若联军战败,那么自然一切皆休;可若是【大魏宫廷】联军战胜,则田耽亦会立刻抽齐鲁两**队回援,留下楚越两军单独面对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反击,促使两虎相争。

  而问题是【大魏宫廷】,在没有了齐国的【大魏宫廷】粮草供应后,楚**队将如何进一步扩大胜势?最可能导致的【大魏宫廷】结果,就是【大魏宫廷】因为缺粮而导致军心动荡,从而被魏国趁势翻盘,扭转胜败。

  照这样看,仿佛他们楚军确实无论如何,都难逃败亡的【大魏宫廷】命运。

  “……”

  楚水君不经意地看了一眼身边的【大魏宫廷】田耽。

  其实赵润所提的【大魏宫廷】这件事,他自己也思量过,不过被他暂时压制在心底了而已,而如今赵润提及此事,正好勾起他心底对齐国的【大魏宫廷】不信任。

  田耽亦注意到了楚水君的【大魏宫廷】反应,心下暗叹一声,抚掌对赵润说道:“不愧是【大魏宫廷】当年那位善于攻心的【大魏宫廷】魏公子润,幸亏此番从旁并无我联军的【大魏宫廷】其余将领,否则,三言两语,或能叫我联军诸将相互猜忌,难成一体……”说到这里,他眼眸中闪过几丝怒意,一脸不悦地反唇讥道:“魏王将联军比作群狗,不知贵国又是【大魏宫廷】什么?”

  赵润想了想,风轻云淡般回覆道:“我大魏是【大魏宫廷】狼,纵使一时失利,亦不会轻易放弃复仇,就好比此番联军我大魏宋地、颍水两郡子民身上的【大魏宫廷】暴行、恶行……”他瞥了一眼楚水君与田耽,看似面带微笑,但却语气冰冷的【大魏宫廷】说道:“这些罪行,朕会十倍、百倍回报。你等开启了这场战争,却注定不会终止这场战争的【大魏宫廷】权力……你等最好对天祈告,乞求上苍庇佑,使你等不至于在这场仗中败得太惨,否则,待日后朕挥军攻伐诸国时,你等将无可用之兵!”

  说到这里,他顿了顿,用奚落的【大魏宫廷】语气又补充了一句:“还是【大魏宫廷】对天祈告吧,这样朕来日攻伐诸国时,也能稍稍尽兴些。”

  说罢,不等楚水君与田耽做出反应,他催促褚亨道:“褚亨,回去了!”

  “是【大魏宫廷】!”

  近卫大将褚亨瓮声瓮气地应道。

  只见这位近卫大将,左手反握着一柄摆在他旁边座位上的【大魏宫廷】利剑的【大魏宫廷】剑柄,仿佛是【大魏宫廷】随时都会拔剑暴起,右手猛然一抖缰绳,载着君主赵润徐徐返回魏军的【大魏宫廷】阵地。

  从始至终,燕顺、童信等十几骑虎贲禁卫骑,皆目不转睛地盯着楚水君与田耽等人的【大魏宫廷】一举一动,直到他魏国君主赵润的【大魏宫廷】王车离开二十几丈之后,他们这才谨慎小心地拨转马头,追随自家君主而去。

  看着赵润一行人徐徐离去的【大魏宫廷】背影,楚水君与田耽久久不语。

  只见此时的【大魏宫廷】楚水君,面色阴沉,显然心中不悦。

  想想也是【大魏宫廷】,其实他此番前来拜会赵润的【大魏宫廷】目的【大魏宫廷】,就是【大魏宫廷】想通过他联军强盛的【大魏宫廷】军势,给魏王赵润带去压力,没想到,魏王赵润根本没有将他百万联军放在眼里,甚至于,非但三言两语就点破了诸国联军各为己利的【大魏宫廷】本质,亦揭穿了他楚水君与田耽貌合神离、相互算计的【大魏宫廷】合作态度,以至于他二人,眼下竟不知该如何相处。

  而相比较楚水君,田耽考虑的【大魏宫廷】则更长远。

  他在考虑魏王赵润离开前的【大魏宫廷】那一番话,那一番日后必有‘厚’报的【大魏宫廷】话。

  若此战联军战败,恐中原诸国日后难得安生……

  他心下暗自叹息。

  但事已至此,他对这局势也没有什么办法,只有寄托希望于魏国在这场战争中遭到重创,否则,对于中原诸国而言,恐怕会是【大魏宫廷】一场天大的【大魏宫廷】劫难。

  而与此同时,魏王赵润正乘坐着战车返回其魏军的【大魏宫廷】阵列。

  期间,岑倡笑着恭维道:“陛下,您方才的【大魏宫廷】那一番言论实在是【大魏宫廷】太犀利了……”

  “是【大魏宫廷】啊。”

  燕顺亦在旁附和道:“卑职方才仔细观瞧那楚水君与田耽的【大魏宫廷】面色,见他二人虽被陛下气得不轻,却又不知该如何反驳陛下的【大魏宫廷】话,着实令人好笑。”

  “呵呵。”

  赵润亦颇为自得地哼哼笑了两声。

  从旁,童信亦欣喜地说道:“楚水君与那田耽被陛下说得无言……相信这应该也有助于我军战胜诸国联军吧?”

  “那是【大魏宫廷】自然的【大魏宫廷】!”

  还没等赵润开口,岑倡与燕顺二人便深信不疑地说道。

  然而,赵润听了童信的【大魏宫廷】话后,却摸着下颌的【大魏宫廷】胡须仔细想了想,随即耸耸肩说道:“事实上嘛,楚水君与田耽皆是【大魏宫廷】城府深沉之人,因此,倒也不至于会因为朕的【大魏宫廷】那一番话,就使他们在这场仗中做出错误的【大魏宫廷】指挥……”

  “呃?”

  岑倡、燕顺、童信三人脸上的【大魏宫廷】笑容一滞,随即,童信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陛下,那您以身犯险,在战前与他们在阵前相见,又是【大魏宫廷】为了什么?”

  “就是【大魏宫廷】为了借机奚落他们一番啊。”赵润理所当然地说道:“这样岂非是【大魏宫廷】很痛快么?”

  ……

  站在王车上的【大魏宫廷】岑倡,以及策马护卫在战车旁边的【大魏宫廷】燕顺、童信二人,闻言面面相觑:感情您以千金之躯犯险,跟那楚水君、田耽二人阵前相会,就是【大魏宫廷】为了奚落对方啊?

  不过待仔细回想起楚水君与田耽二人方才那满腔怒火无从发泄的【大魏宫廷】样子,岑倡、燕顺、童信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:确实挺痛快的【大魏宫廷】!

  “陛下英明!”

  “哈哈哈哈”

  在岑倡、燕顺、童信三人由衷的【大魏宫廷】奉承声中,同时也是【大魏宫廷】在魏王赵润那得意满满的【大魏宫廷】畅笑声中,近卫大将褚亨打了一个哈欠,自顾自驾驭着王驾。

  只要陛下高兴就好。

  这即是【大魏宫廷】近卫大将褚亨唯一的【大魏宫廷】行事准则。

  大约一刻辰后,魏王赵润带着一干护卫返回了魏军阵型的【大魏宫廷】后阵。

  当时,见赵润与岑倡、燕顺、童信等人皆面带笑容,留守在本阵处的【大魏宫廷】副将翟璜,包括大梁府府正褚书礼、博浪丞曹憬、以及介子鸱、张启功等人,脸上皆露出了疑惑的【大魏宫廷】表情:这位陛下方才还心情沉重,怎么去了一趟联军的【大魏宫廷】阵前,就变得这般龙颜大悦呢?

  很遗憾,禁卫军将领穆青此刻尚在商水,不在这边,否则,他定会撇了撇嘴,不知死活地顺嘴嘀咕一句:“还能有什么?占便宜了呗!”

  当然,事实上赵润之所以心情大悦,并不只是【大魏宫廷】因为他狠狠奚落了楚水君与田耽那么简单,更重要的【大魏宫廷】,还是【大魏宫廷】因为他对于击败联军之事有了更大的【大魏宫廷】把握。

  别看赵润方才在楚水君与田耽面前嘴巴很硬,说什么朕之所以应战只是【大魏宫廷】为了亲手摧毁联军、将联军赶尽杀绝,其实这全是【大魏宫廷】屁话,事实上,他只是【大魏宫廷】被秦国兵犯西境的【大魏宫廷】消息逼得不得不与联军决战而已田耽猜得没错,魏国这边其实也撑不住了。

  从某种意义上说,赵润亦算是【大魏宫廷】仓促应战,按照原本他的【大魏宫廷】战略安排,他麾下魏军本不该这么早就与诸国联军决战才对,最起码也要等到齐国召回田耽,且商水的【大魏宫廷】沈、伍忌等人率军支援梁郡,介时再对已处于崩溃状态的【大魏宫廷】联军展开追击,只可惜秦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兵犯,促使他不得不在没有万全把握的【大魏宫廷】情况下,与仍几乎处在巅峰状态的【大魏宫廷】诸国联军展开决战。

  正因为如此,其实赵润心底也没有多少必胜的【大魏宫廷】把握。

  直到他在联军的【大魏宫廷】阵前看到桓虎对他做出暗示。

  真没想到,最后居然真落到寄希望与桓虎、陈狩那帮人……

  长吐一口气,赵润心中颇有些感慨。

  毕竟在此之前他曾觉得,倘若他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命运要仰仗于桓虎、陈狩那些内应,那他魏国实在也太悲哀了,可没想到,世事就是【大魏宫廷】这么讽刺:他眼下想要击溃联军,还就必须借助桓虎、陈狩等人。

  罢了,好歹能战胜联军,不可奢求更多。

  摇了摇头,赵润迫使自己不再纠结之事,将全部精力投入在眼前的【大魏宫廷】这场决战上。

  此时,副将翟璜询问赵润道:“陛下已窥探过联军的【大魏宫廷】部署,不知联军的【大魏宫廷】具体部署情况如何?”

  听闻此言,赵润便徐徐描绘道:“前军主军,是【大魏宫廷】项末的【大魏宫廷】符离军,前军左翼是【大魏宫廷】项娈的【大魏宫廷】昭关军,前军右翼是【大魏宫廷】卫**队;中军主军是【大魏宫廷】田耽的【大魏宫廷】齐军,中军右翼是【大魏宫廷】鲁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军队,中军左翼,应该是【大魏宫廷】越国将领吴起的【大魏宫廷】东瓯军,其余像新阳君项培、鄣阳君熊整、彭蠡君熊益等人麾下的【大魏宫廷】军队,应该被安置在联军的【大魏宫廷】后军,具体位置并不清楚。”

  翟璜听得心中惊诧,要知道对面那可是【大魏宫廷】有百万联军啊,百万人那是【大魏宫廷】什么概念?即使近距离登高窥视,眼睛也未必能全揽联军的【大魏宫廷】整体部署,可是【大魏宫廷】这位陛下,却如数家珍地说出了联军的【大魏宫廷】各军部署位置,若非眼下时机并不合适,翟璜恐怕忍不住要仔细问问究竟,看看这位陛下如何能在这么短的【大魏宫廷】时间,弄清楚联军的【大魏宫廷】部署。

  忽然,翟璜想到了传令兵方才送来的【大魏宫廷】消息,询问道:“陛下,方才末将收到前军主将周骥将军派人送来的【大魏宫廷】消息,说是【大魏宫廷】陛下下令其前军,将所有战车部署到我军的【大魏宫廷】前军左翼,不知可有此事?”

  “不错,正是【大魏宫廷】朕下的【大魏宫廷】命令。”

  赵润点了点头。

  见此,翟璜却不再怀疑,只是【大魏宫廷】略带惊讶地问道:“观陛下这般部署,可是【大魏宫廷】准备从联军右翼的【大魏宫廷】卫**队身上打开局面?”说到这里,他微微皱眉思忖了一下,建议道:“恕末将直言,卫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军卒,大多效仿我大魏的【大魏宫廷】军卒操练,且军中士卒又有我大魏锻造的【大魏宫廷】军备,未必是【大魏宫廷】弱手……更何况按照陛下所言,卫军身背后即是【大魏宫廷】鲁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军队,鲁**队虽然进取力不足,但若是【大魏宫廷】拥有防守阵地,凭借其种种战争兵器,恐怕我军一时半会,亦难以打开局面……”

  见翟璜提出异议,赵润也不在意,招招手说道:“上战车来。”

  翟璜虽不明所以,但还是【大魏宫廷】听从了君主的【大魏宫廷】指示,翻身下马,登上赵润所在的【大魏宫廷】王车。

  此时,就见赵润附耳对翟璜说了几句,只听得翟璜面色骤变,异常惊喜地问道:“陛下?当真?此事当真?”

  赵润点点头说道:“应该是【大魏宫廷】十有**了。”

  在附近魏国官员与诸兵将诧异的【大魏宫廷】注视下,只见翟璜精神振奋,当即改口说道:“若果真如此,陛下将战车部署在前军左翼,确乃妙举,想来联军怎么也不会想到,嘿嘿嘿……”

  看着翟璜神色振奋的【大魏宫廷】模样,介子鸱、张启功等魏国官员皆有些心痒难耐,恨不得询问个究竟。

  但是【大魏宫廷】他们不能这么做,因为他们并非是【大魏宫廷】军职在身的【大魏宫廷】将领,事实上,他们甚至无需跟随赵润赶赴战场,他们之所以此刻站在战场上,只是【大魏宫廷】为了表明自己的【大魏宫廷】心迹,做一位忠臣会做的【大魏宫廷】事倘若他魏军此番不幸战败,则他们将拔出腰间的【大魏宫廷】佩剑,像一名普通的【大魏宫廷】士卒那样,跟随他魏国君主赵润做最后的【大魏宫廷】抵抗,并确保在他们阵亡之前,他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君主将不会受到任何的【大魏宫廷】伤害。

  不得不说,魏国此刻的【大魏宫廷】确是【大魏宫廷】上下一心、众志成城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有翟璜的【大魏宫廷】护卫上前在翟璜耳边低声说了一句。

  翟璜点点头,旋即提醒赵润道:“将军,差不多还有一刻,就到午时了。”

  午时正刻,是【大魏宫廷】魏军与联军约战的【大魏宫廷】时辰。

  这也是【大魏宫廷】没办法的【大魏宫廷】是【大魏宫廷】,毕竟这场仗魏军有三十几万人,而联军更是【大魏宫廷】有百万之众,光是【大魏宫廷】排兵布阵就需要半天工夫,好在目前尚是【大魏宫廷】春季,倘若换做在六七月,双方士卒就得顶着炎炎烈日与敌军交战,也是【大魏宫廷】遭罪。

  “唔。”

  赵润点了点头,寻思着做最后的【大魏宫廷】激励。

  虽说桓虎、陈狩等人的【大魏宫廷】倒戈,已注定会对这场仗的【大魏宫廷】胜负产生很大的【大魏宫廷】影响,但赵润还是【大魏宫廷】寄希望于由他魏人来主导这场战争,而非是【大魏宫廷】桓虎、陈狩甚至是【大魏宫廷】那些卫**队。

  毕竟说到底,似桓虎、卫邵等人,他们投靠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目的【大魏宫廷】亦不纯粹,真正能够依靠的【大魏宫廷】,还是【大魏宫廷】此刻聚集在赵润麾下的【大魏宫廷】这些兵将。

  深深吸了口气,赵润沉声说道:“对面诸国联军的【大魏宫廷】阵容,比我军强了不止一筹啊……”

  听闻此言,参将翟璜愣了愣,而驾驭战车的【大魏宫廷】近卫大将褚亨,更是【大魏宫廷】浑不在意。

  然而骑着马伫立于赵润所乘这辆马车两侧的【大魏宫廷】几位魏国官员们,比如大梁府府正褚书礼、博浪丞曹憬、以及介子鸱、张启功等人,却是【大魏宫廷】面色微变,面面相觑。

  他们想不通,这位陛下为何会在决战之前,在应该激励麾下兵将的【大魏宫廷】时候,说出这般自灭威风了话来。

  而此时,就听赵润继续说道:“联军有项末、项娈、项培、吴起、田耽等等猛将,其中有好几位足以被列为当世的【大魏宫廷】名将,又有符离军、昭关军、东欧军等诸多精锐之士,相比之下,我军的【大魏宫廷】兵将,皆不如对方……可那又如何?强盛的【大魏宫廷】诸国联军,还不是【大魏宫廷】被我军挡在大梁,一步亦不得前进?”

  “我大魏并非没有精兵猛将,似商水军、鄢陵军、魏武军、镇反军、河内军,等等等等,这些我大魏的【大魏宫廷】精锐之军,皆是【大魏宫廷】足以使诸国恐惧的【大魏宫廷】军队!而赵疆、魏忌、姜鄙、司马安、庞焕、韶虎、屈塍、伍忌等将领,亦是【大魏宫廷】毫不逊色对面联军的【大魏宫廷】猛将!只可惜他们此刻并不在此地……”

  “但朕并不惶恐,因为朕的【大魏宫廷】麾下,还有三十余万叫诸国联军不得寸进的【大魏宫廷】勇士!”

  说到这里,赵润站在驷马战车上,手指前往,沉声喝道:“朕在此负责的【大魏宫廷】告诉诸位,我大魏的【大魏宫廷】精锐,已攻陷了韩国,此刻正在攻伐齐国……从这一刻起,我大魏再不是【大魏宫廷】被动挨打的【大魏宫廷】局面,我大魏将奋起反击……朕在此做出宣告,诸国挑起战争、残害我大魏百姓的【大魏宫廷】仇恨,终将用他们的【大魏宫廷】鲜血来偿还!就从这一刻起,我魏人,对整个天下宣战!顺我者昌、逆我者亡!……在这条路上,我魏人将再无盟友!放眼之处,举世皆敌!”

  “但朕坚信,我大魏必将取得最终的【大魏宫廷】胜利!……就从今日,从击败眼前的【大魏宫廷】联军开始,让诸国,付出应得的【大魏宫廷】代价!”

  “犯我大魏者,必诛之!”

  “喔喔”

  随着不计其数的【大魏宫廷】传令兵与斥候将赵润的【大魏宫廷】言论传播到更远的【大魏宫廷】魏军当中,致使几十万魏军,因为其君主赵润的【大魏宫廷】豪言而精神振奋。

  从这一刻起,魏国与中原各国,已注定不能同存!

看过《大魏宫廷》的【大魏宫廷】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白袍总管  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  圣墟  房贷计算器  都市之神帝驾到  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  山东布洛尔  努努书坊  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  郑州卧龙游乐设备  修真聊天群  神级奶爸  努努书坊  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  贞观帝师  都市奇门医圣  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  开天录  正道潜龙  谎话大王  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  都市奇门医圣  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  神级奶爸  修真聊天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