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魏宫廷 > 大魏宫廷 > 第296章:陨落的【大魏宫廷】豪杰 二合一

第296章:陨落的【大魏宫廷】豪杰 二合一

  『PS:别想再骗我加更,以后都不会有类似活动了,真的【大魏宫廷】太累了。』

  ————以下正文————

  “这厮……”

  “这莽夫……”

  项娈麾下的【大魏宫廷】骑兵们面面相觑。

  方才,他们确确实实是【大魏宫廷】被眼前那个莽夫的【大魏宫廷】骇人举动给震惊了,以至于就连他们胯下的【大魏宫廷】战马,此刻亦不停地蹬踏四蹄,仿佛也是【大魏宫廷】对眼前那名身高九尺有余、壮实的【大魏宫廷】仿佛熊罴般的【大魏宫廷】莽夫感到莫名的【大魏宫廷】恐惧。

  说实话,眨眼间杀死三名骑兵,其实这对于武力过人的【大魏宫廷】猛将而言也并非是【大魏宫廷】太稀奇的【大魏宫廷】是【大魏宫廷】,至少项娈就能办到。

  但是【大魏宫廷】,连人带马,一刀将三名骑兵、三匹战马同时斩成两截,纵使是【大魏宫廷】向来自负的【大魏宫廷】项娈,也不认为自己能做到这一点。

  眼前这个莽夫,在力气上还要胜过他一筹。

  “那莽夫,通名。”

  项娈将手中的【大魏宫廷】长柄战刀指向褚亨,沉声问道。

  尽管他的【大魏宫廷】语气仍是【大魏宫廷】那般不客气,但从他愿意放下自傲询问褚亨的【大魏宫廷】性命,这就足以证明,眼前这个莽夫,与他方才所斩杀的【大魏宫廷】那些魏军兵将截然不同。

  “褚亨!”

  褚亨瓮声瓮气地回答道。

  此时,就见一名骑兵百人将瞥了一眼近在咫尺的【大魏宫廷】魏王赵润的【大魏宫廷】座驾,不顾褚亨的【大魏宫廷】警告,率先朝着那辆驷马战车冲了过去,口中犹喊道:“随我斩下魏王赵润首级!”

  见此,褚亨猛然睁大了眼睛,单手操起杵在地上的【大魏宫廷】那柄巨大的【大魏宫廷】斩马刀,旋即双手紧握刀柄,整个人回旋了一周,顺势狠狠斩向那名骑兵。

  那名骑兵不是【大魏宫廷】没有看到迎面而来的【大魏宫廷】利刃,下意识地便举起了手中的【大魏宫廷】长枪试图去抵挡。

  而下一息,他便看到那柄斩马刀好似抽刀断水般,轻轻松松地就割过了他战马战马的【大魏宫廷】脖子,,旋即,那余势未消的【大魏宫廷】利刃,砰地一声斩断了他手中的【大魏宫廷】铁枪,继而顺势斩向他的【大魏宫廷】腰际甲胄。

  “唰——”

  好似天女散花般的【大魏宫廷】一片血雨当头淋下,那名骑兵的【大魏宫廷】半截身体,竟飞起半空。

  只见此时的【大魏宫廷】他,仍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仍跨坐在马上的【大魏宫廷】半截躯体,看着它随同那批无首的【大魏宫廷】战马,缓缓倒下,倒在一片血泊当中。

  “砰!”

  半截躯体砸在地上。

  这一幕,惊地本欲随同那名骑兵百人将突击魏王赵润车架的【大魏宫廷】骑兵们,下意识地勒住了缰绳,甚至与倒退了两步,唯恐进入眼前这个莽夫的【大魏宫廷】攻击范围。

  毕竟对方手中的【大魏宫廷】那柄巨大的【大魏宫廷】斩马刀,足足有丈余,一旦抡动起来,方圆一丈五内的【大魏宫廷】范围皆是【大魏宫廷】他的【大魏宫廷】毙敌距离。

  一击击毙,人马俱碎!

  看着地上四人四马八具尸体,看着那些血肉与花花肠子,骑兵们暗自咽了咽唾沫。

  相比较这些满心惊恐的【大魏宫廷】骑兵,楚将项娈显然更为镇定,他面色凝重地注视着褚亨手中的【大魏宫廷】那柄仿佛斩马刀的【大魏宫廷】刀具,心下暗暗震惊。

  他看得出来,眼前这个叫做褚亨的【大魏宫廷】莽夫之所以能展现出似这般非人的【大魏宫廷】恐怖力量,其那柄仿佛斩马刀的【大魏宫廷】刀具,恐怕贡献不小。

  那是【大魏宫廷】一柄大约约有四、五尺长剑柄,五、六尺长剑刃的【大魏宫廷】怪异刀具,以那足足有五六尺长的【大魏宫廷】剑刃来说,似一刀斩下马首、亦或是【大魏宫廷】连人带马劈碎,恐怕亦并非不能实现。

  再加上此道具的【大魏宫廷】剑刃约有手掌宽,一侧为刀脊、一侧为刀刃,这一看就知道是【大魏宫廷】利于突刺、利于劈砍的【大魏宫廷】利器。

  似这等杀伤力巨大的【大魏宫廷】兵器,又被眼前这个身高九尺有余、且壮实的【大魏宫廷】仿佛熊罴般的【大魏宫廷】壮汉操持在手中,实在不想想象会造成多么惊人的【大魏宫廷】杀伤力。

  忽然,此时又有一名骑兵大声喊道:“这厮仅一人而已,用弩射他!”

  听闻此言,此地的【大魏宫廷】骑兵们顿时醒悟,纷纷从战马的【大魏宫廷】背囊中取出军弩,搭上弩矢,对准了不远处的【大魏宫廷】褚亨。

  见此,虎贲禁卫的【大魏宫廷】统领燕顺惊呼道:“褚亨将军,小心!”

  没等他说完,那些骑兵便纷纷朝着褚亨扣下了扳机。

  然而就在这时,就见褚亨砰地一声将手中的【大魏宫廷】斩马刀杵在地上,双臂并举挡在面前,但听一阵叮叮当当的【大魏宫廷】乱响,那些弩矢在射中褚亨身上的【大魏宫廷】甲胄时,竟纷纷被弹开,从各个角度弹开。

  “怎么……可能……”

  当褚亨毫发无损地放下双臂时,项娈麾下的【大魏宫廷】那些骑兵们一个个仿佛白日见鬼般,满脸难以置信之色。

  唯独项娈,看向褚亨的【大魏宫廷】眼眸中又多了几分惊色:这厮,到底穿着何等沉重坚实的【大魏宫廷】铁甲啊,以至于在这种距离他,他麾下骑兵的【大魏宫廷】弩矢居然伤不到对方分毫?

  开什么玩笑!

  要知道,这些骑兵乃是【大魏宫廷】他的【大魏宫廷】近卫骑,所装备的【大魏宫廷】弩具,乃是【大魏宫廷】一两年前由韩国工匠锻造的【大魏宫廷】兵器,绝非是【大魏宫廷】粗制滥造的【大魏宫廷】货色。

  而与此同时,魏方的【大魏宫廷】燕顺、童信以及附近的【大魏宫廷】虎贲禁卫们,亦一个个看傻了眼,难以置信地瞪大着眼睛。

  此时,赵润的【大魏宫廷】副将翟璜摸了摸下巴,猜测道:“褚亨将军身上的【大魏宫廷】甲胄……不会就是【大魏宫廷】游马重骑的【大魏宫廷】铁甲吧?”

  “有点类似,但并非是【大魏宫廷】游马重骑的【大魏宫廷】甲胄。”赵润闻言摇了摇头解释道:“自从游马重骑在战场上扬威之后,冶造局便尝试着想鼓捣出一支真正的【大魏宫廷】「重步卒」,使这支步兵人人穿戴厚甲、手持大戟……”

  “末将在天策府看到过这个。”翟璜恍然大悟地说道:“就是【大魏宫廷】那份公文,叫什么……「大戟士」的【大魏宫廷】?”

  “没错。”赵润点点头,继续说道:“不过才发现,纵使特意选拔那些身材魁梧、人高力壮的【大魏宫廷】士卒,其中有不少士卒,在穿戴上这种厚甲后,亦难以移动,被禁卫军轻松击败,于是【大魏宫廷】后来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。”

  “可末将眼瞅着褚亨将军并未收到什么影响……”说到这里,翟璜恍然大悟,惊讶地赞叹道:“褚亨将军真乃天赋异禀。”

  『天赋异禀么?』

  赵润看了一眼远处横刀而立的【大魏宫廷】褚亨,心下微微一笑。

  在他身边的【大魏宫廷】十名宗卫中,论机智、反应,当属穆青最优;论城府、论心计,则是【大魏宫廷】那个素来不动声色的【大魏宫廷】周朴;论稳重、论可靠,当属沈彧、卫骄、吕牧。

  等等等等。

  唯独褚亨,人又笨,反应又迟钝,对于兵法亦是【大魏宫廷】几乎一窍不通,那么试问,他究竟是【大魏宫廷】凭着什么优点,才被当时的【大魏宫廷】宗府委派他赵润身边,成为他一干宗卫的【大魏宫廷】一员呢?

  不错,即是【大魏宫廷】武力!

  在赵润身边十名宗卫当中,就属褚亨最具武力。

  当然,这个「最具武力」,并非代表褚亨在赵润十名宗卫当中所向匹敌,至少,穆青就有一套对付褚亨的【大魏宫廷】办法,以至于曾有好多次气地褚亨大骂穆青为「只会窜来窜去的【大魏宫廷】瘦皮猴」——在这里,赵润得为穆青说句公道话,毕竟以褚亨的【大魏宫廷】力气,倘若被他抓到穆青,高高举起、重重摔下,那以穆青的【大魏宫廷】体格来说,肯定半残。

  除非穆青脑子有坑,否则谁会跟褚亨这种人硬拼硬啊。

  力气强劲,这是【大魏宫廷】褚亨与生俱来的【大魏宫廷】天赋,但由于体型的【大魏宫廷】关系,再加上他脑袋也不很是【大魏宫廷】活络,他的【大魏宫廷】反应跟速度,难免较常人慢上一拍,以至于就连赵润的【大魏宫廷】正室、巫女出身的【大魏宫廷】魏国王后芈姜,都能独力将褚亨制服。

  不过话说回来,倘若给褚亨一套坚固的【大魏宫廷】甲胄,再给配备一把锋利的【大魏宫廷】长柄兵器,那么这个莽汉,立马就能成为常人根本无力招架的【大魏宫廷】怪物,就如同眼下。

  其实平心而论,赵润认为最适合褚亨的【大魏宫廷】兵器应该是【大魏宫廷】「锤」,对于力气大的【大魏宫廷】猛将而言,锤才是【大魏宫廷】最刚猛、最无解的【大魏宫廷】兵器:管你是【大魏宫廷】刀是【大魏宫廷】剑是【大魏宫廷】枪是【大魏宫廷】戟,上百斤乃几百斤的【大魏宫廷】大锤呼地砸过去,保管砸得你虎口撕裂、双手发麻,此时再复一锤,便可直接将你砸地出气多、近气少。

  不过很遗憾,冶造局并未对褚亨量身订造「重锤」这种兵器,褚亨手中那形式斩马刀的【大魏宫廷】刀具,实则是【大魏宫廷】在旧型战马刀基础上改良的【大魏宫廷】新式战马刀(陌刀),原本是【大魏宫廷】打算用来对付韩国骑兵的【大魏宫廷】。

  可是【大魏宫廷】那一年,赵润率领商水军、鄢陵军进攻巨鹿县,与魏国一度失去了联系,且后来又因为种种原因,并未派上用途,以至于当时冶造局打造了近千把新式斩马刀,就这样被人遗忘在冶城的【大魏宫廷】兵械库里,直到前段时间赵润视察冶城,这才想起还有这么一件利器。

  于是【大魏宫廷】,本着「与其方才兵械库里发霉不如拿出来用用」的【大魏宫廷】想法,赵润便命人挑选了五百把斩马刀,作为他虎贲禁卫的【大魏宫廷】兵器,看看是【大魏宫廷】否有不长眼的【大魏宫廷】家伙试图袭击他本阵,借此试试这种兵器的【大魏宫廷】威力。

  这不,今日就用上了。

  『该死的【大魏宫廷】,被这个莽夫拖延了太多的【大魏宫廷】时间。』

  就在赵润暗自感慨之际,项娈亦醒悟过来,意识到眼下那可不是【大魏宫廷】发愣的【大魏宫廷】时候,遂立刻下令道:“你等绕过去,袭击魏王赵润的【大魏宫廷】车架,这个莽夫,交给项某!”

  “是【大魏宫廷】!”

  项娈周围近三百骑兵闻言,纷纷策马迂回绕过褚亨这个煞神,朝着魏王赵润车架前的【大魏宫廷】那五百名虎贲禁卫,发起了冲锋。

  见此,虎贲禁卫统领燕顺大声喊道:“虎贲禁卫,应战!”

  其实就算他不喊,这时这五百名虎贲禁卫也已经做好了应战的【大魏宫廷】准备,只见他们一手手持盾牌,一手握着跟褚亨手中斩马刀一模一样的【大魏宫廷】刀具,将锋利的【大魏宫廷】刀尖露在盾牌外,拿它当枪使。

  这也没办法,毕竟虎贲禁卫的【大魏宫廷】士卒们,可没办法像褚亨那样举重若轻地挥舞手中的【大魏宫廷】斩马刀,更何况他们左手还举着一块盾牌。

  “轰隆——”

  一声巨响,为首的【大魏宫廷】三十几名骑兵,率先狠狠装在虎贲禁卫的【大魏宫廷】盾牌上,虽说借助战马冲锋的【大魏宫廷】势头将迎面的【大魏宫廷】虎贲禁卫们撞得摇摇欲倒,但同时,他们亦被后者手中那长达丈余的【大魏宫廷】斩马刀,刺穿了身躯。

  见此,另一位虎贲禁卫统领童信大声吼道:“弃盾,双手持刀!”

  喊罢,就见他丢掉手中的【大魏宫廷】铁盾,双手紧握斩马刀,像方才的【大魏宫廷】褚亨那样,整个人回旋一周,奋力挥砍,只听咯嘣一声,一名骑兵手中的【大魏宫廷】长枪被其劈断,且余势未消的【大魏宫廷】斩马刀,竟硬生生将那名骑兵,连人带马劈成两半,致使一堆红白之物,溅得童信满身都是【大魏宫廷】。

  『什么?!』

  附近的【大魏宫廷】骑兵大为震惊,他们此时这才注意到,眼前这支魏军,竟然个个都手持着如同那莽夫一般无二的【大魏宫廷】可怕兵器,他们更无法理解,何以这些寻常的【大魏宫廷】魏军士卒,亦具备使他们‘人马俱碎’的【大魏宫廷】恐怖力量。

  “杀!”

  在丢下了手中的【大魏宫廷】盾牌后,五百名虎贲禁卫反而朝着那两三百骑兵杀了过去,只见刀光剑影、血光迸现,那些楚军骑兵纷纷被这些魏卒手中的【大魏宫廷】恐怖刀具劈碎了兵器,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乱刀劈死。

  仅仅只是【大魏宫廷】不到半盏茶的【大魏宫廷】工夫,项娈麾下的【大魏宫廷】三百近卫骑,就只剩下了六七十人,且人数仍在迅速减少。

  反观仗着武器优势的【大魏宫廷】虎贲禁卫,却几乎没有什么伤亡,满打满算也不过二三十人而已。

  “精彩!太精彩了!”

  天策府参将翟璜忍不住抚掌称赞。

  他是【大魏宫廷】商水军出身,可今日在看到了这五百名虎贲禁卫所呈现的【大魏宫廷】恐怖爆发力后,他忽然觉得,他商水军的【大魏宫廷】战斗力,未必会强到哪里去——事实上他甚至觉得,反而是【大魏宫廷】这些虎贲禁卫更胜一筹。

  在听完翟璜的【大魏宫廷】感慨后,赵润微微一笑。

  不可否认,装备了新式斩马刀的【大魏宫廷】虎贲禁卫,其杀伤力相比较商水军、鄢陵军、魏武军这些老牌精锐之士,确实有过之而无不及,但其实严格来说,配置了新式斩马刀的【大魏宫廷】魏卒,顶多就只能当做奇兵使,试试让他们盯着敌军的【大魏宫廷】箭矢去冲锋陷阵?保准死得连渣都不剩。

  魏国军队真正的【大魏宫廷】中坚力量,依旧还是【大魏宫廷】那些一手持盾、一手持刀的【大魏宫廷】正军重步兵,可以应付绝大多数的【大魏宫廷】突发状况,无论是【大魏宫廷】对骑兵、对弓弩手、对步兵,皆有良好且稳定的【大魏宫廷】表现。

  而就在赵润跟翟璜探讨有关于这种新式斩马刀的【大魏宫廷】问题时,远处的【大魏宫廷】项娈,亦注意到了这边的【大魏宫廷】惨状,不由地睁大了眼睛,再次露出几许震惊。

  他很震惊于,并非只是【大魏宫廷】眼前这个莽夫才配备那那种可怕的【大魏宫廷】兵器,事实上远处五百名魏卒,皆手持着与褚亨这个莽夫一模一样的【大魏宫廷】兵器;而在这份震惊之余,他更震惊于他麾下的【大魏宫廷】三百名近卫骑,竟然在这短短不到半盏茶的【大魏宫廷】工夫,就被那些魏军杀得只剩下六七十人。

  这还谈什么「斩杀魏王赵润」?

  这根本就是【大魏宫廷】连自保都成问题的【大魏宫廷】绝境啊!

  想到这里,项末双腿一夹两步,试图径直从褚亨身边冲过,亲自前往讨杀魏王赵润。

  然而迎接他的【大魏宫廷】,却是【大魏宫廷】褚亨他奋力的【大魏宫廷】一击重劈。

  “铛!”

  一声金属交击之声,伴随着丝丝迸现的【大魏宫廷】火光响起。

  旋即,就见褚亨连连倒退,最后还是【大魏宫廷】依靠手中的【大魏宫廷】斩马刀杵在地上这才勉强停止了退势,而项娈,亦连人带马被逼退了两三步,身形一阵摇晃,若非他双腿夹紧马腹,搞不好会被甩落马下。

  “可恶!”

  项娈的【大魏宫廷】脸上,终于变了颜色。

  可能他戎马半生以来,还是【大魏宫廷】首次被人这样逼退,更让他羞惭的【大魏宫廷】是【大魏宫廷】,他尚有战马借力,而对面那个该死的【大魏宫廷】莽夫,却是【大魏宫廷】真正凭借其自身的【大魏宫廷】力气。

  项娈不服气的【大魏宫廷】喝道:“若非项某一路杀来,岂会被你逼退!”

  “……”

  褚亨眨了眨眼睛,旋即点点头,瓮声瓮气地说道:“多半确实如此,你是【大魏宫廷】我碰到过的【大魏宫廷】人当中,最厉害的【大魏宫廷】……”

  『这厮他居然认可了?』

  项娈张了张嘴,险些憋出内伤。

  按理来说,似这种情况,对方应该反驳、应该嘲讽才对吧?为何却居然认可了他的【大魏宫廷】话?

  这家伙的【大魏宫廷】脑袋,究竟有多不好使啊?!

  然而就在这时,却见褚亨沉声说道:“虽然你很厉害,但是【大魏宫廷】,我仍旧不会退让……我不会放你过去的【大魏宫廷】!”

  “……”

  项娈抿着嘴唇死死盯着褚亨半响,再次挥刀杀了上来。

  正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,跟这种莽夫,实在没什么好说的【大魏宫廷】。

  但让项娈气怒的【大魏宫廷】是【大魏宫廷】,对面这个莽夫虽然乍看脑袋不好使,但其那股蛮力,那可真是【大魏宫廷】无话可说,再加上其手中那柄杀伤力超乎寻常的【大魏宫廷】斩马刀,以至于项娈与其拼斗了十几回合,竟然还是【大魏宫廷】无法甩脱对方。

  见此,项娈心中浮现一个念头:我何必与这莽夫纠缠?绕过其径直前往斩杀魏王赵润即可!

  然而,就在项娈有所行动时,他的【大魏宫廷】面色忽然变得奇差无比。

  因为他忽然意识到,他堂堂项娈,竟对对面那个莽夫,心生了忌惮,甚至于,居然想着避其锋芒。

  『开什么玩笑!我可是【大魏宫廷】项娈啊!大楚第一猛将项娈啊!』

  想到这里,项娈咬紧牙关,奋力挥出一刀,生生叫褚亨后退了好几步。

  『这个人的【大魏宫廷】力气,好似一下子增加了许多……』

  褚亨惊讶地想道。

  此时,就见项娈用手中长柄战刀的【大魏宫廷】刀尖指着褚亨,厉声喝道:“褚亨匹夫,项某必先斩你,再杀你国君主!”

  听到项娈居然说要斩他魏国君主赵润,褚亨心中勃然大怒,不善言辞的【大魏宫廷】他,用手中那威力十足的【大魏宫廷】劈砍,来表达心中的【大魏宫廷】想法:妄想!

  瞧见这两人噼里啪啦打成一团,本阵附近的【大魏宫廷】魏军士卒看得叹为观止。

  期间,翟璜不解说道:“奇怪了,这项娈为何不亲自杀过来,却定要与褚亨将军纠缠呢?难道他看不出,他一时半会亦难以击败褚亨将军么?”

  “可能是【大魏宫廷】因为心中那份自傲吧。……愚蠢的【大魏宫廷】自傲。”赵润摇了摇头,旋即又说道:“不过话说回来,纵使项娈此地亲自杀过来,也只有可能死在虎贲禁卫的【大魏宫廷】手中罢了……他自以为仅凭三百骑兵,就能搅乱我军本阵,逼朕仓皇而逃,哼,实在是【大魏宫廷】太小看我大魏的【大魏宫廷】士卒了。”

  翟璜附和地点了点头,他亦觉得,此番项娈用数万昭关军做诱饵,骗过了卫骄率领的【大魏宫廷】雒阳禁卫,这一点很令人赞赏,但是【大魏宫廷】此后其率领区区三百骑兵,就妄想击溃此地五百名虎贲禁卫,这未免也太小瞧他魏军了。

  “话说回来,褚亨将军能打赢项娈么?”翟璜有些在意地问道。

  赵润闻言微微皱了皱眉,摇了摇头说道:“拖的【大魏宫廷】时间越长,褚亨战胜项娈的【大魏宫廷】可能就越小……唔?”

  刚说到这,他忽然看到远处飞奔而来一队骑兵,为首的【大魏宫廷】骑将,似乎就是【大魏宫廷】羯角骑兵的【大魏宫廷】督护,博西勒。

  『他要做什么?』

  见远处的【大魏宫廷】博西勒径直策马奔向楚将项娈,赵润心中微微一动:难道……

  片刻之后,赵润的【大魏宫廷】猜测应验了,只见博西勒策马奔近项娈,手中的【大魏宫廷】弯刀,朝着后者的【大魏宫廷】脖颈狠狠挥了过去。

  好在项娈及时意识到身后方的【大魏宫廷】威胁,整个人猛地向后一仰,堪堪避过了博西勒这一击,否则,此刻的【大魏宫廷】首级,恐怕已被博西勒给斩落下来。

  “嘁!”

  轻蔑地瞥了一眼偷袭未得逞的【大魏宫廷】博西勒,项娈冷笑道:“你以为用背后偷袭这种卑鄙的【大魏宫廷】伎俩,就能杀得了项某?”

  博西勒冷冷地回覆道:“如能杀你,为我麾下跟随了十余年的【大魏宫廷】部将报仇,纵使卑鄙又如何?”

  “哦?”

  项娈上下打量了几眼博西勒,随口问道:“你麾下的【大魏宫廷】部将,死在了项某手中?”

  “啊!在你攻打昌邑之时!”博西勒面色阴沉地说道。

  项娈闻言哈哈大笑道:“我项娈此生杀敌无数,难道你还指望项某都记得那些人的【大魏宫廷】容貌?”

  “你这家伙!”

  博西勒闻言大怒,当即欲拨马上前。

  见此,项娈瞥了一眼在旁虎视眈眈的【大魏宫廷】褚亨,轻哼道:“纵使加你一个亦无妨……”

  话音未落,远处就传来了一声暴喝:“项娈小儿,休要猖狂,今日就是【大魏宫廷】你的【大魏宫廷】死期!”

  在场众人转头一瞧,这才看到,原来是【大魏宫廷】雒阳禁卫统领卫骄领着一队人马前来支援,除他以外,还有上梁侯赵安定、周骥等人的【大魏宫廷】兵卒。

  见此,项娈麾下那幸存的【大魏宫廷】六七十名骑兵大惊失色,连忙返回项末身边,劝说道:“将军,请速退!以您的【大魏宫廷】勇武,定能杀出重围!……我等原为将军断后!”

  『兄长至今都未派来援军,看来,联军必定会出现了什么重大的【大魏宫廷】变故……这场仗想要击败魏军,难了。』

  项娈神色肃穆地打量了几眼联军的【大魏宫廷】方向。

  虽然他已注意到自己等人再度被魏军包围,但心中却丝毫不慌,闻言淡淡说道:“杀出重围……是【大魏宫廷】觉得比「逃跑」好听些么?”

  说罢,他的【大魏宫廷】目光死死盯住了远处魏王赵润的【大魏宫廷】座驾,淡淡说道:“项某所认得的【大魏宫廷】字中,可没有溃逃二字……”

  说罢,他深吸了口气,虎目中闪过一丝决然。

看过《大魏宫廷》的【大魏宫廷】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开天录  正道潜龙  山东布洛尔  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  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  深圳民升激光  调教大宋  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  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  神级奶爸  贞观帝师  笔趣阁  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  贞观帝师  修真聊天群  凡人修仙传  都市奇门医圣  神级奶爸  深圳民升激光  都市之神帝驾到  圣墟  努努书坊  三寸人间  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