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魏宫廷 > 大魏宫廷 > 第297章:联军溃败 二合一

第297章:联军溃败 二合一

  “这个项娈,当真是【大魏宫廷】天下少有的【大魏宫廷】猛将。”

  在魏军本阵处,天策府参将翟璜由衷地称赞道。

  听闻此言,魏王赵润点点头,目不转睛地看着远处仍在浴血奋战、试图杀出一条血路的【大魏宫廷】项娈。

  他也没有想到,在这种几乎已没有什么机会杀他的【大魏宫廷】情况下,项娈竟然不退反进,居然还想着单骑讨杀他这位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君主,借此扭转不利的【大魏宫廷】战况。

  片刻前,在再次被魏军团团包围的【大魏宫廷】情况下,项娈带着他麾下仅剩的【大魏宫廷】那六七十名骑兵,朝着赵润所在的【大魏宫廷】王车,发起了无畏的【大魏宫廷】冲锋。

  见此,附近在场的【大魏宫廷】魏军将领们大为震怒,暗骂项娈这个家伙居然如此不知好歹,要知道在卫骄、上梁侯赵安定、周骥等将领们详细率领援军回援之后,此地的【大魏宫廷】魏军,已逐渐增长至近万人。

  而项娈才多少人?除开他自己,不过就六七十名骑兵而已,而在这种绝境下,那项娈非但不率领骑兵尝试突围,在近万魏军彻底包围他之前突围逃逸,居然继续冲击虎贲禁卫,继续冲击他魏国君主赵润所在的【大魏宫廷】方向。

  这等狂妄之徒今日若是【大魏宫廷】不死,恐他魏军要颜面无存!

  想到这里,似卫骄、周骥、上梁侯赵安定等将领们,纷纷催促麾下的【大魏宫廷】士卒。

  “擒杀项娈!”

  “速速擒杀项娈!”

  “杀项娈者,职升三级!”

  在这些位将领的【大魏宫廷】激励下,这一带的【大魏宫廷】近万魏卒们士气大振,迅速朝着项娈一行人扑了上去。

  然而没想到的【大魏宫廷】是【大魏宫廷】,纵使敌众我寡,那项娈亦毫无惊慌,手中的【大魏宫廷】长刀连番挥舞,在带起一缕缕鲜血的【大魏宫廷】时候,收割走一条条魏军士卒的【大魏宫廷】性命,眨眼工夫,便被他杀死了几十名魏卒。

  然而他麾下的【大魏宫廷】骑兵们,却在无数魏卒的【大魏宫廷】扑杀下,以肉眼可见的【大魏宫廷】速度迅速减员,待等到项娈深陷虎贲禁卫的【大魏宫廷】包围时,他身后就只剩下四五名浑身是【大魏宫廷】伤的【大魏宫廷】骑兵。

  直到最后,就连最后一名骑兵,亦在项娈的【大魏宫廷】背后倒下,脸上犹带着自豪、不甘、担忧的【大魏宫廷】复杂神色。

  此时在虎贲禁卫们的【大魏宫廷】包围中,就只剩下项娈一人。

  可谁能想到,纵使是【大魏宫廷】虎贲禁卫,此刻亦对眼前这个楚国的【大魏宫廷】猛将,充满了惊恐。

  原因无他,只是【大魏宫廷】因为他们已有数十名同泽,死在了眼前这个怪物的【大魏宫廷】手中。

  瞧见这一幕,魏王赵润心中不禁感慨,得亏留守在他身边的【大魏宫廷】那五百名士卒,乃是【大魏宫廷】禁卫军当中的【大魏宫廷】精锐,是【大魏宫廷】名为虎贲禁卫的【大魏宫廷】君主近卫,作战能力并非寻常魏卒可比,否则,方才那项娈率领三百骑兵袭他本阵时,搞不好真会出现单骑讨杀敌军统帅的【大魏宫廷】惊人一幕。

  不过眼下,那项娈也到此为止了,纵使他再勇武,也无法单凭一己之力,突破剩下四百余名虎贲禁卫的【大魏宫廷】包围,更别说在虎贲禁卫的【大魏宫廷】外侧,还有许许多多等着围杀项娈的【大魏宫廷】魏卒们。

  “将军不尝试看看劝降么?”

  天策府参将翟璜低声对赵润说道:“倘若这等猛将愿意归顺我大魏……”

  赵润看了一眼翟璜,反问道:“你觉得那项娈会愿意归顺?”

  “呃……”

  翟璜面色一滞,抬头望向远处正在大口喘气的【大魏宫廷】项娈,旋即说道:“试试而已,万一能成呢?”

  其实他也明白,似项娈这等自傲的【大魏宫廷】猛将,又岂会做出投敌的【大魏宫廷】举动呢?

  只不过他觉得,似项娈这等猛将,若就这么战死在此,实在是【大魏宫廷】太可惜了,是【大魏宫廷】故他才有此一问。

  “项娈不会投降的【大魏宫廷】。”

  赵润微微摇了摇头,不过,他最终还是【大魏宫廷】允许了翟璜前去尝试。

  可能是【大魏宫廷】他内心中,亦希望能使项娈这样的【大魏宫廷】猛将臣服。

  在得到赵润的【大魏宫廷】允许后,翟璜拨马上前,暂时下令制止了虎贲禁卫对项娈的【大魏宫廷】围攻,旋即他对项娈高声喊道:“项娈将军,我国君主十分欣赏将军的【大魏宫廷】神勇,倘若将军肯解下兵甲,诚心归顺我大魏,我国君主必将将军奉为座上宾。”

  浑身是【大魏宫廷】血的【大魏宫廷】项娈闻言扭头看了一眼翟璜,哈哈大笑,旋即,竟再次拨马上前,主动冲入了众多虎贲禁卫当中。

  他,甚至懒得与翟璜多说。

  “太高傲了,这个项娈……”

  劝降失败的【大魏宫廷】翟璜摇了摇头,旋即顿时收起了脸上的【大魏宫廷】笑容,指着项娈对虎贲禁卫下令道:“围而杀之!”

  一声令下,虎贲禁卫们顿时再次涌向项娈,他们用手中锋利的【大魏宫廷】斩马刀,狠狠刺向项娈。

  虽然项娈挥动手中的【大魏宫廷】长柄战刀,左挥右挡,但最终还是【大魏宫廷】挡不住那么多刺向自己的【大魏宫廷】兵器,被一名虎贲禁卫的【大魏宫廷】斩马刀刺中了右腿。

  而他胯下的【大魏宫廷】坐骑,更是【大魏宫廷】被虎贲禁卫们乱刀戳死。

  在绝境之中,项娈大吼一声,跃身下马,旋身挥舞手中的【大魏宫廷】长刀,生生又将周围的【大魏宫廷】虎贲禁卫逼退。

  在那短暂的【大魏宫廷】空隙中,项娈低头瞧了一眼跟随他多年的【大魏宫廷】爱马,又回头看了一眼身后,见身后已再无一名活着的【大魏宫廷】麾下兵将,纵使是【大魏宫廷】他这等刚毅的【大魏宫廷】猛将,眼眸中亦不免泛起几分忧伤。

  而趁着这个时候,翟璜又高声问道:“项娈将军,何不考虑考虑翟某的【大魏宫廷】良言?似将军这等天下少有的【大魏宫廷】猛将,战陨此地,实在太可惜了……”

  然而,项娈还是【大魏宫廷】没有理睬他,只见他将右手手中的【大魏宫廷】长柄战刀杵在地上,减轻右腿受伤带来的【大魏宫廷】影响,同时他的【大魏宫廷】左手抽出了腰间的【大魏宫廷】佩剑,用剑尖指着前方的【大魏宫廷】虎贲禁卫厉声喝道:“来!再战!”

  “……”

  虎贲禁卫们面面相觑。

  其实这些虎贲禁卫们心中笃信,笃信眼前这个项娈今日必死无疑——除非他愿意归顺他们魏国。

  可是【大魏宫廷】,眼前这个项娈,他依旧气势如虹,以至于虎贲禁卫们竟被其给镇住了。

  『这家伙……他是【大魏宫廷】必死了吧?』

  『可为何这家伙还有这般气势?』

  『难道他还有什么仰仗?』

  虎贲禁卫们面面相觑,他们实在无法想象,在这种境况下,这个项娈为何还能有如此的【大魏宫廷】气势?

  难道他认为,单凭他一人能够杀尽这里所有的【大魏宫廷】魏军士卒?

  这项娈,当真还有什么仰仗么?

  赵润并不认为。

  以目前的【大魏宫廷】局势而言,别说联军那边依然还是【大魏宫廷】被侯聃、卫邵、桓虎等人给拖住了,纵使项末立刻就派来援军,也赶不及救援其弟项娈。

  项娈若是【大魏宫廷】不肯归降魏国,他今日必死无疑!

  但很显然,似项娈这等高傲的【大魏宫廷】将领,是【大魏宫廷】绝无可能投降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。

  因此,赵润当机立断地吩咐道:“传令下去,我军没有工夫在此与项娈纠缠,速速围杀项娈,向联军进兵!”

  代替褚亨为赵润驾驭王车的【大魏宫廷】岑倡,闻言点点头,厉声喊道:“天将军有令,令诸君立即围杀项娈,随后向联军进兵,不得耽搁!”

  听闻此言,那些被项娈的【大魏宫廷】气势给镇住的【大魏宫廷】虎贲禁卫们幡然醒悟,立刻又朝着项娈扑了上去。

  然而,项娈显然不准备坐以待毙,只见他左手挥舞手中的【大魏宫廷】利剑,右手手中的【大魏宫廷】长柄战刀,时而杵一下地面使身体向前迈进一步,时而奋力挥出,将一柄柄砍向自己的【大魏宫廷】斩马刀逼退,看似一瘸一拐,但实际上,却仍是【大魏宫廷】在艰难地赵润所在的【大魏宫廷】王车迈进。

  看到这一幕,魏军兵将们无不动容。

  这不,待瞧见身边有一名雒阳禁卫试图用手中的【大魏宫廷】军弩偷袭项娈,卫骄一手按下了这名禁卫举起的【大魏宫廷】军弩,目视着项娈微微摇了摇头,淡淡说道:“他……支撑不了多久了……”

  确实,此时的【大魏宫廷】项娈,早已气喘吁吁,体力的【大魏宫廷】大量消耗,再加上鲜血的【大魏宫廷】流失,使得他所剩无几的【大魏宫廷】体力迅速流失。

  翟璜亦注意到了这一幕,吩咐左右准备好绳索,显然,他还是【大魏宫廷】没有打消「生擒项娈、将其劝降」的【大魏宫廷】念头。

  在翟璜的【大魏宫廷】命令下,虎贲禁卫们放缓了攻势,他们借助己方人多的【大魏宫廷】优势,逐步消耗项娈的【大魏宫廷】体力。

  项娈并不傻,一看这情况,就知道这些魏卒试图将其生擒——否则,周围的【大魏宫廷】魏卒为何至今都不用军弩射杀他?要知道他眼下,可几乎没有什么余力闪躲箭矢了。

  “砰!”

  他将右手手中的【大魏宫廷】长柄战刀狠狠杵在地上,哈哈大笑道:“世人皆道魏卒悍勇,然在我项娈看来,亦不外如是【大魏宫廷】!……可叹此地众多魏卒,却无一人能杀我项娈,哈哈哈哈,皆无胆鼠辈!”

  说到这里,他用右手接过了左手的【大魏宫廷】长剑。

  见此,翟璜心中一惊,连忙高喝道:“快!上前擒下他!”

  然而,翟璜的【大魏宫廷】命令还是【大魏宫廷】迟了一步,只见项娈将手中的【大魏宫廷】利剑架在自己脖颈上,扭头看了一眼来路,与站在远处的【大魏宫廷】褚亨对视了几眼,嘴角扬起几分莫名的【大魏宫廷】笑容。

  『也就是【大魏宫廷】这个莽夫,还算有点能耐,不过,亦非是【大魏宫廷】我敌手,若非时机不予,我必能胜他……』

  想到这里,项娈右手一划,手中的【大魏宫廷】利剑顿时割破了咽喉。

  在无数魏军士卒震撼的【大魏宫廷】注视下,项娈用最后的【大魏宫廷】力气,左手握住杵在地上的【大魏宫廷】那柄长柄战刀,右手拄着那柄利剑,就这么站着,目视着前方的【大魏宫廷】虎贲禁卫,带着一脸轻蔑的【大魏宫廷】笑容,从容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。

  片刻后,褚亨手持斩马刀走上前,自己查看了一下项娈,却见项娈已无了气息。

  『唉!』

  褚亨暗自叹了口气。

  而就在这时,他忽然听到身背后传来一阵脚步声,他下意识转头一瞧,却看到博西勒正快步走向此处,待走近项娈的【大魏宫廷】尸身后,博西勒用手中的【大魏宫廷】弯刀,狠狠斩向这具尸体。

  “啪!”

  褚亨伸出左手,一把抓住了博西勒的【大魏宫廷】右臂。

  博西勒挣扎了几下,却感觉抓住自己右臂的【大魏宫廷】那只大手纹丝不动,虽怒声质问道:“褚统领,你做什么?”

  褚亨沉着脸目视着博西勒,瓮声瓮气地说道:“你要做什么?”

  只见博西勒怒声说道:“我要用这厮的【大魏宫廷】首级,祭奠我族战士!”

  褚亨沉声说道:“我不管你要做什么,但不可动他的【大魏宫廷】尸体……此人并非被你所杀,你无权动他尸身。”

  博西勒闻言大怒,但却又不敢对眼前这个壮汉发作。

  毕竟眼前这个褚亨,那可是【大魏宫廷】与项娈单打独斗几十回合的【大魏宫廷】莽将,就算不敌项娈,恐怕也相差不了多少。

  就在二人僵持之际,就听到远处传来了一名虎贲禁卫的【大魏宫廷】传令:“天将军有令,收敛项娈的【大魏宫廷】尸体,待此战过后,将其厚葬……这等豪杰,值得我军对其心存敬意!”

  见此,褚亨这才徐徐放开了手,不过仍警惕着博西勒做出什么侮辱项娈尸身的【大魏宫廷】事来。

  博西勒终归不敢违抗魏王赵润的【大魏宫廷】命令,闻言虽心中仍有不甘,但也只能放弃,闷闷不乐地率领麾下的【大魏宫廷】羯角骑兵,杀向联军。

  此时,翟璜已策马回到了魏王赵润的【大魏宫廷】王驾旁,与后者一同朝着项娈身陨的【大魏宫廷】方向而来,待瞧见博西勒与褚亨发生冲突的【大魏宫廷】那一幕后,翟璜对赵润解释道:“据末将所知,项娈曾在昌邑斩杀了博西勒将军麾下的【大魏宫廷】两位万夫长,是【大魏宫廷】故博西勒将军对项娈怀恨在心……”

  “你是【大魏宫廷】觉得我会袒护褚亨么?”

  赵润笑着回了一句,旋即感慨地说道:“倘若是【大魏宫廷】其他人,也就是【大魏宫廷】任由博西勒去了,不过这个项娈,确实值得令人尊敬……其实凭他的【大魏宫廷】勇武,在我军尚未彻底将其包围前,他完全可以顾自逃生的【大魏宫廷】。”

  “是【大魏宫廷】啊……”翟璜亦感慨地说道:“不过,倘若项娈逃了,那他,也就不是【大魏宫廷】项娈了吧?”说罢,他摇了摇头,遗憾地说道:“可惜了,这等猛将不愿归顺我大魏,否则……”

  听闻此言,赵润微微点了点头,不过倒未曾向翟璜这般感到遗憾,因为他本来就断定,这项娈是【大魏宫廷】绝对不肯归降他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,是【大魏宫廷】注定无法劝降的【大魏宫廷】人。

  对此,赵润仅仅感到惋惜,惋惜于这世上又少了一位豪将。

  就像他当年惋惜寿陵君景舍时那样。

  不过眼下可不是【大魏宫廷】惋惜项娈的【大魏宫廷】时候,只见赵润深吸一口气,正色说道:“项娈已伏诛,联军已失却爪牙,此时正是【大魏宫廷】我军全军进攻之时!……传令下去,全军进攻!”

  “是【大魏宫廷】!”

  翟璜抱拳应命。

  其实这会儿,赵润麾下三十几万魏军,已有一半兵力正在猛攻联军,只有左翼中军的【大魏宫廷】朱桂、左翼后军的【大魏宫廷】成陵王赵燊这两支,尚未被下达什么命令。

  而待片刻之后,待朱桂与成陵王赵燊相继收到赵润这位天将军的【大魏宫廷】命令,二人立刻率领麾下所有兵力,朝着联军展开了进攻。

  而卫骄、周骥、上梁侯赵安定等人,则继续率领麾下军队围杀项娈麾下的【大魏宫廷】昭关军。

  不得不说,项娈的【大魏宫廷】战死,对昭关楚军的【大魏宫廷】影响极大,虽有将近四五成的【大魏宫廷】楚军士卒在得知主将项娈阵亡后,怒发冲冠,发挥出了远超方才的【大魏宫廷】战斗力,但难免也有另外一半楚军士卒,在得知项娈阵亡后,士气跌落,再无斗志。

  而此时在联军这边,以项末军为主力的【大魏宫廷】楚国军队,仍在抗拒着侯聃、卫邵、桓虎等人的【大魏宫廷】进攻。

  别看楚国军队人多势众,但由于魏军所有的【大魏宫廷】战争兵器都集中在侯聃军,以至于楚军人数虽说远远超过这边的【大魏宫廷】魏卒,却也难以扭转劣势。

  正在双方僵持之际,项末收到了麾下部将斗廉派人送来的【大魏宫廷】消息:“报!魏军的【大魏宫廷】中军与右翼,试图包夹项娈将军!”

  “什么?”

  项末这才想起他弟弟项娈方才正率领孤军杀向魏军本阵,可问题是【大魏宫廷】,眼下的【大魏宫廷】他,只能堪堪压制魏、卫、鲁三方的【大魏宫廷】军队,根本无力抽调军队去支援项娈。

  『但愿他吉人天相。』

  项末眼下唯有为弟弟祈祷。

  但遗憾的【大魏宫廷】是【大魏宫廷】,项末的【大魏宫廷】祈祷并未起到什么效果,待等半个时辰后,就有败卒奔回军中,向项末传递了一个噩耗:“启禀项末将军,项娈将军战死,昭关军被魏军围杀殆尽,眼下魏军正挥军向我大军杀来!”

  听到这个噩耗,项末只感觉眼前一黑,险些从战马上跌落下来。

  事实上,项娈是【大魏宫廷】他的【大魏宫廷】堂弟,可他们堂兄弟俩因为年纪相仿,从小一块长大,感情比较亲兄弟亦不遑多让,项末实在不能接受,自幼一起长大的【大魏宫廷】弟弟项娈,素来勇武、比他还要勇武的【大魏宫廷】弟弟项娈,竟然会在这场仗中战死。

  『唉……』

  项末长长叹了口气,满心悲伤,原本欲与魏军鱼死网破的【大魏宫廷】斗志,也不知不觉间消散了许多。

  他对身边的【大魏宫廷】护卫吩咐道:“你等立刻前往中军,转告田耽将军,叫他……随时准备率军撤退吧。这场仗,我方已经输了,不需要再为此赔上一个齐国。”

  “是【大魏宫廷】!”

  两名护卫应声而退。

  片刻后,齐国将领田耽便收到了项末的【大魏宫廷】消息,他一方面感慨项末的【大魏宫廷】守信与睿智,一方面亦为联军落到今日这种地步而心生感慨。

  他万万没有想到,此番集韩、楚、齐、鲁、越、卫等国对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联合讨伐,最终竟然以被魏国各个击破的【大魏宫廷】结局而告终。

  田耽摇了摇头,下令道:“传令下去,且战且退。”

  随后不久,魏军便大举压上,汇合魏将侯聃、卫将卫邵、鲁将桓虎三人所率领的【大魏宫廷】军队,对联军展开多面夹击。

  大势已去,纵使项末这位楚国三天柱竭尽全力呼吁麾下兵将奋战,亦无法扭转劣势,在坚持了半个多时辰后,联军便被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联军击溃。

  见此,齐国将领田耽当机立断,撇下楚越两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军队,立刻率军撤往宋郡,试图从宋郡撤回齐国本土。

  而项末率领的【大魏宫廷】楚国军队,则颇为仁义地为田耽军断后,以免田耽军亦覆亡在此,导致齐国被魏国攻破。

  黄昏前后,项末率领楚越败军撤往雍丘,而魏、卫、鲁三国的【大魏宫廷】联军则追赶不休,纵使天色已晚,不利于作战,但却仍不肯放松对联军的【大魏宫廷】追击。

  当晚,赵润在雍丘的【大魏宫廷】魏军临时驻扎地过夜。

  此时,忽有几名青鸦众来报:“陛下,赵疆大人,从齐国派人送来急信。”

  『四王兄?』

  赵润愣了愣,接过那几名青鸦众手中的【大魏宫廷】书信,拆开观瞧,仅仅扫了一眼,便皱起了眉头。

  “怎么了,陛下?”

  天策府参将翟璜在旁不解地问道。

  只见赵润目视着手中的【大魏宫廷】书信,皱着眉头说道:“赵疆在信中言道,庞焕不知何故,于二月初擅自率领镇反军,不知所踪,疑似返回国内……他叫朕需提高警惕,防止庞焕图谋不轨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翟璜闻言面色微变,小声说道:“陛下,庞焕乃是【大魏宫廷】南梁王的【大魏宫廷】爱将,难道是【大魏宫廷】南梁王……”

  赵润思忖了片刻,淡淡说道:“南梁王还不至于蠢到这种地步。”

  说罢,他将手中的【大魏宫廷】书信揉成一团,丢入了眼前的【大魏宫廷】篝火当中,随即拍拍手淡淡吩咐道:“此事谁也不得外传。……眼下宜趁胜追击,一口气击破退至雍丘的【大魏宫廷】项末的【大魏宫廷】残军。”

  “……是【大魏宫廷】!”

  翟璜、褚亨、燕顺、童信等人抱拳应道。

  『你想做什么?南梁王?』

  看着眼前的【大魏宫廷】篝火,赵润暗自猜测。

  很显然,南梁王赵元佐是【大魏宫廷】打算做些什么小动作,但于公于私、于情于理,赵润都不相信南梁王赵元佐会在这种时候,做出对他魏国不利的【大魏宫廷】事。

  毕竟那个家伙,还是【大魏宫廷】有他自己的【大魏宫廷】底线的【大魏宫廷】。

看过《大魏宫廷》的【大魏宫廷】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  都市奇门医圣  深渊主宰  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  深渊主宰  调教大宋  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  都市之神帝驾到  圣墟  山东布洛尔  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  正道潜龙  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  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  笔趣阁  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  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  都市奇门医圣  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  郑州卧龙游乐设备  房贷计算器  深圳民升激光  凡人修仙传  正道潜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