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魏宫廷 > 大魏宫廷 > 第313章:年末 二合一

第313章:年末 二合一

  两日后,齐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右相田讳抵达了楚国的【大魏宫廷】王都寿郢,与楚王熊拓就「联合对抗魏国」一事展开了洽谈。

  田讳的【大魏宫廷】到来,可谓是【大魏宫廷】助涨了楚水君的【大魏宫廷】底气,因为他所提出的【大魏宫廷】‘练兵’策略,其中有一个薄弱环节,需要得到齐国的【大魏宫廷】支持。

  即粮草与军备。

  倘若能得到齐国的【大魏宫廷】支持,那么,楚国最薄弱的【大魏宫廷】一环就能补上了。

  于是【大魏宫廷】在接见齐国右相田讳的【大魏宫廷】当日,随同楚王熊拓一同接见这位齐相的【大魏宫廷】楚水君,将他的【大魏宫廷】‘练兵’策略告诉了田讳,只听得田讳目瞪口呆。

  以「百万」人为单位,派遣士卒前往宋郡与魏国交战,就为了最后收获以「十万」为单位的【大魏宫廷】可用精锐,楚水君的【大魏宫廷】建议,让田讳见识到了何谓真正的【大魏宫廷】狠辣。

  『这厮完全就是【大魏宫廷】将他楚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平民视为牺牲啊……』

  田讳心下暗暗震惊。

  “楚王亦支持这个……这个练兵之策么?”田讳吃惊地询问楚王熊拓,同时又看了看另外一位陪同楚王熊拓接见他的【大魏宫廷】人,即楚国的【大魏宫廷】丞相、溧阳君熊盛。

  在听闻田讳的【大魏宫廷】询问后,楚王熊拓沉默了许久,这才默然地点了点头。

  在旁,丞相溧阳君熊盛长长叹了口气,却没有对此发表什么言论。

  平心而论,溧阳君熊盛是【大魏宫廷】反对楚水君提出的【大魏宫廷】这个练兵方法的【大魏宫廷】,认为此举太过于狠辣,但尴尬的【大魏宫廷】是【大魏宫廷】,他却想不出别的【大魏宫廷】办法。

  毕竟他也明白,魏国至今没有任何与楚国言和的【大魏宫廷】意思,明摆着就是【大魏宫廷】想在恢复元气后报复楚国,换而言之,他楚国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【大魏宫廷】边缘。

  为了大局,为了这个国家能在魏国下次的【大魏宫廷】报复打击中幸存下来,溧阳君熊盛唯有违心地默许楚水君的【大魏宫廷】建议。

  瞧见楚王熊拓与楚相溧阳君熊盛的【大魏宫廷】反应,田讳立刻在心中权衡利弊。

  说实话,田讳此前完全没有想过楚国竟然愿意做出这么大的【大魏宫廷】牺牲——虽然楚国之所以决定这样做,只是【大魏宫廷】为了其本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利益,而并非是【大魏宫廷】为了他齐国。

  但总得来说,田讳认为楚国的【大魏宫廷】这个举措,对他齐国是【大魏宫廷】有利的【大魏宫廷】。

  想到这里,他立刻说道:“不知我大齐能为两国联盟做些什么?”

  见田讳如此配合,楚水君心中亦是【大魏宫廷】欢喜,闻言便说道:“粮草、军备。……希望贵国能为我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士卒提供充足的【大魏宫廷】粮草与军备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田讳脸上露出了几许迟疑之色。

  见此,楚王熊拓心下很不高兴,面色不渝地说道:“田讳大人,难道贵国是【大魏宫廷】想让我楚国单独面对魏国么?”

  见楚王熊拓有些怒意,田讳连忙解释道:“楚王息怒,请听在下解释。……贵国愿意一力承担来自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威胁,我大齐自当鼎力支持,只是【大魏宫廷】楚王陛下,我大齐目前的【大魏宫廷】国力,已负担不起如此巨大的【大魏宫廷】消耗啊……”

  这倒并非是【大魏宫廷】田讳的【大魏宫廷】推脱,齐国确实很殷富不假,但这也得分时期,比如在齐王吕僖的【大魏宫廷】时代,齐国绝对是【大魏宫廷】整个中原最殷富的【大魏宫廷】国家,可问题是【大魏宫廷】,齐王吕僖都过世将近三十年了,老祖宗积累下的【大魏宫廷】那些财富,齐国这些年来都赔地差不多了。

  像「诸公子夺位内战」、「齐楚战争」时征召技击之士、「七国伐魏」时供养百余万联军等等,这几场耗资巨大的【大魏宫廷】战争,让齐国几乎耗空了前几代君主积累下的【大魏宫廷】财富与粮食。

  这也难怪,虽说齐国曾经是【大魏宫廷】中原的【大魏宫廷】经济重心,但终归不是【大魏宫廷】盛产粮草的【大魏宫廷】地方——就齐国这么大块地方,一年到头能产多少粮食?

  至少产粮远远不及魏国,尤其是【大魏宫廷】控制了韩、卫、鲁三国后的【大魏宫廷】庞大魏国。

  如今齐国唯一能在产量上超过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,恐怕也就只有「盐」这一块了。

  在听罢田讳的【大魏宫廷】解释后,楚王熊拓面色稍霁,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田讳。

  曾几何时,包括他在内,曾有为数不少的【大魏宫廷】楚人将齐国视为不可战胜的【大魏宫廷】国家,因为齐国太富有了,富有到用金钱就能砸得他楚国求和,可现如今他才知道,原来齐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富有,那也是【大魏宫廷】有极限的【大魏宫廷】——并且偏偏在他们楚国非常需要齐国支持的【大魏宫廷】情况下,突兀地暴露了出来。

  可能是【大魏宫廷】担心楚国因为粮草与军备的【大魏宫廷】关系而放弃了单独抗衡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打算,齐国右相田讳又立刻说道:“粮草方面,我大齐可以在满足己国所需的【大魏宫廷】情况下,将其余所有粮食供应于贵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军卒,军备方面亦是【大魏宫廷】如此。……但楚王若是【大魏宫廷】要求我大齐负担全部,我大齐万万办不到。非是【大魏宫廷】不肯,实在是【大魏宫廷】无能为力。”

  听了这话,楚王熊拓的【大魏宫廷】面色好看了不少。

  虽然不曾完全达成目的【大魏宫廷】,但好歹齐国还是【大魏宫廷】愿意向他楚国提供一部分粮草与军备的【大魏宫廷】。

  想到这里,楚王熊拓要求田讳立刻返回齐国,向齐王吕白禀报此事,然后楚齐两国再做商议。

  待等齐国右相田讳离开之后,楚王熊拓与丞相溧阳君熊盛以及楚水君二人商议。

  齐王吕白的【大魏宫廷】态度其实无需去猜,只要他不愿向魏国臣服,像鲁王公输兴那般失去君主的【大魏宫廷】地位,那么,齐国就只能鼎力支持他楚国抗拒魏国。

  但问题的【大魏宫廷】是【大魏宫廷】,来自齐国的【大魏宫廷】支援比预测的【大魏宫廷】少上许多,这让楚王熊拓感到有些棘手。

  这时,沉默许久的【大魏宫廷】楚相溧阳君熊盛说道:“大王,关于粮食之事,臣有两条计策。”

  “计从何来?”熊拓连忙问道。

  “其一,既效仿魏韩两国的【大魏宫廷】「军屯田」,据臣所知,韩国最早就在边境利用士卒屯田,积累粮草,后来魏国也效仿,臣以为这是【大魏宫廷】一个不错的【大魏宫廷】主意。……亦可以避免大规模征兵后,国内产粮减少一事。”

  “军屯田么?”楚王熊拓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:“那么其二呢?”

  “巴蜀!”溧阳君熊盛沉声说道。

  听闻此言,楚王熊拓精神一振。

  在场诸人,相信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巴蜀,因为早在二十年前,他就与巴人取得了联系,双方展开了「楚西-巴蜀」的【大魏宫廷】交易,哪怕是【大魏宫廷】近几年,平舆君熊琥仍然与巴蜀有所交易。

  当然,此番溧阳君熊盛提起巴蜀,相信并非不是【大魏宫廷】与巴蜀展开交易这么简单。

  果然,在稍稍一顿后,溧阳君熊盛沉声说道:“臣不支持楚水君的【大魏宫廷】练兵之策,但考虑到这或许是【大魏宫廷】我大楚唯一能扭转局面、击败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策略,臣建议大王派兵先取巴蜀……巴蜀土地肥沃,臣尝听闻,春季巴蜀子民在地上丢下一袋种子,秋后就能长出漫山遍野的【大魏宫廷】粮食,诚乃上天所赐之地。倘若我大楚能夺得巴蜀之地,便有充足的【大魏宫廷】粮草与魏国久战。”

  “夺取巴蜀么……”

  楚王熊拓沉思了片刻,皱着眉头说道:“然巴蜀境内,虽有诸小国林立,但若是【大魏宫廷】遭到外人侵犯,巴蜀诸国却颇为团结,若要强攻巴蜀,恐怕不易……”说到这里,他好似是【大魏宫廷】想到了眼下的【大魏宫廷】状况,点点头又说道:“不过,确实如你所言,若想抵御魏国,我大楚唯有夺下巴蜀。”

  说着,他对溧阳君熊盛吩咐道:“熊盛,你立刻派人通知熊琥,令他率军攻占巴蜀。”

  他口中的【大魏宫廷】熊琥,指的【大魏宫廷】即平舆君熊琥。

  “是【大魏宫廷】!”

  溧阳君熊盛拱了拱手,旋即,他在看了一眼在旁跪坐的【大魏宫廷】楚水君后,又说道:“大王,臣以为,强攻巴蜀或不可取,最好用计离间,逐一击破。……楚水君精通此道,不如派楚水君辅佐熊琥大人。”

  “这个嘛……”

  楚王熊拓略微一思忖,转头看向楚水君,不冷不淡地说道:“楚水君,你意下如何?”

  看着楚王熊拓那冷淡的【大魏宫廷】目光,楚水君就意识到自己此番非去巴蜀不可了,连忙说道:“臣诚恳辅佐平舆君攻克巴蜀,以将功赎罪。”

  听闻此言,楚王熊拓绷紧的【大魏宫廷】脸庞稍稍放松了些。

  而在旁,溧阳君熊盛心下亦松了口气。

  虽然没能劝服楚王熊拓杀死楚水君以绝后患,但能将楚水君打发到巴蜀,倒也不失是【大魏宫廷】一桩好事——至少在巴蜀之地,楚水君那耍弄阴谋诡计的【大魏宫廷】本领好歹是【大魏宫廷】有了发挥的【大魏宫廷】余地。

  当然,似这种阴狠小人,溧阳君熊盛最终还是【大魏宫廷】要想办法将其铲除的【大魏宫廷】。

  他已经想好,回头写一封密信派人送给平舆君熊琥,命后者在夺取巴蜀之后,寻个机会将楚水君给杀了,以绝后患。

  十一月前后,楚王熊拓将寿陵君景云、邸阳君熊沥、新阳君项培三人召到了寿郢。

  值得一提的【大魏宫廷】是【大魏宫廷】,因为三天柱之一「项末」在讨伐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战争中亡故,楚王熊拓从项氏子弟中挑选了一人继承三天柱的【大魏宫廷】名号,即新阳君项培。

  对此,就连新阳君项培本人亦有些惶恐,虽说他也是【大魏宫廷】项氏的【大魏宫廷】佼佼者,但终归统兵不如项末、论勇武不如项娈,因此并未奢望作为「项氏一族」的【大魏宫廷】代表人物,成为楚国三天柱之一。

  可没想到,上苍给项氏一族开了一个玩笑,他项氏一族的【大魏宫廷】领军人物项末、项娈堂兄弟二人,居然皆在攻伐魏国时丧生,以至于他新阳君项培,竟真得得到了三天柱的【大魏宫廷】殊荣。

  说实话,新阳君项培对此并不高兴,因为这意味着他项氏一族正在迅速凋零,这可不是【大魏宫廷】一个好预兆。

  在当日的【大魏宫廷】接见中,楚王熊拓将楚水君的【大魏宫廷】计策告知了寿陵君景云、邸阳君熊沥、新阳君项培三人,并询问他们三人的【大魏宫廷】见解。

  此时的【大魏宫廷】寿陵君景云,在其父景舍的【大魏宫廷】副将羊祐的【大魏宫廷】教导下,已逐渐有了几分统帅应有的【大魏宫廷】姿态,再不是【大魏宫廷】曾经那个受到父亲庇护的【大魏宫廷】「景云公子」,他在得知楚水君的【大魏宫廷】建议后,坚决反对。

  他对楚王熊拓说道:“大王,虽此番联军战败,但因为项末将军的【大魏宫廷】牺牲,我国此番尚有至少三十几万正军得以返回国内……”

  “三十几万军队,可挡不住魏国。”楚王熊拓打断了寿陵君景云的【大魏宫廷】话。

  寿陵君景云闻言面色一滞。

  他坚持认为,楚水君那种卑鄙小人的【大魏宫廷】建议,必定会使他楚国步入深渊。

  但遗憾的【大魏宫廷】是【大魏宫廷】,就跟楚国的【大魏宫廷】丞相溧阳君熊盛一样,他对于「如何招架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报复」一事,同样没有什么有效的【大魏宫廷】策略。

  新晋的【大魏宫廷】三天柱、新阳君项培亦是【大魏宫廷】如此。

  最终,寿陵君景云、邸阳君熊沥、新阳君项培三人还是【大魏宫廷】同意了此事。

  不过,新阳君项培与寿陵君景云二人却提出了一个条件,即这次所谓的【大魏宫廷】「宋郡练兵」,务必交给他们来指挥,而非是【大魏宫廷】楚水君或类似楚水君的【大魏宫廷】那种对兵事一知半解的【大魏宫廷】门外汉。

  值得一提的【大魏宫廷】是【大魏宫廷】,在商谈这件事的【大魏宫廷】期间,新阳君项培曾询问楚王熊拓为何不治罪楚水君。

  因为在新阳君项培看来,楚水君简直就是【大魏宫廷】‘罪不可恕’,毕竟正是【大魏宫廷】因为此人,才害得诸国联军惨败于魏国,害得项末、项娈两位他项氏子弟中的【大魏宫廷】佼佼者战死沙场。

  对于此事,寿陵君景云亦出言附和,他认为,楚水君应当会此番战败背负责任,就像他父亲前寿陵君景舍当时那般。

  不得不说,寿陵君景云很看不起楚水君那种见局势不妙、竟抛下麾下兵将独自逃生的【大魏宫廷】无耻行径。

  为了安抚这两位统帅,楚王熊拓只好解释道,他已打发楚水君前往楚西,辅佐平舆君熊琥攻打巴蜀,作为将功赎罪。

  听闻此言,新阳君项培心中的【大魏宫廷】怨气这才稍稍消退。

  魏昭武三年秋冬,中原诸国逐渐回归和平,虽然这份和平只是【大魏宫廷】暂时的【大魏宫廷】。

  十一月前后,魏将司马尚,带着家眷从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王都雒阳抵达宋郡「昌邑」。

  远远看着这座城池,司马尚心中颇为感慨,感慨于魏王赵润那「用人不疑疑人不用」的【大魏宫廷】相传并非是【大魏宫廷】一句空话,这不,在任命他担任「宋郡守」、驻守昌邑之后,竟允许他将家眷带到昌邑,根本没有利用家眷威胁他的【大魏宫廷】意思。

  不过想想也是【大魏宫廷】,似魏王赵润这等雄主,岂屑于用这种伎俩?

  “兄长怎么了?”

  在旁,司马尚的【大魏宫廷】堂弟司马弢见兄长摇头失笑,不解地问道。

  司马弢并非随同兄长司马尚前来昌邑任职,毕竟他如今可是【大魏宫廷】燕王赵疆的【大魏宫廷】爱将,他只是【大魏宫廷】陪同兄长一同前来昌邑,好趁这段时间使兄弟俩再聚聚罢了。

  司马尚没有细说心中的【大魏宫廷】感慨,摇摇头说道:“没什么,只是【大魏宫廷】有点感慨罢了。……先进城吧。”

  司马弢点了点头。

  此时的【大魏宫廷】昌邑,驻守的【大魏宫廷】兵马绝大多数是【大魏宫廷】卫国军队,确切地说,是【大魏宫廷】鄄城侯卫郧麾下的【大魏宫廷】兵卒。

  在卫邵、卫郧、卫振三人当中,如今卫郧反而是【大魏宫廷】最受魏王赵润的【大魏宫廷】器重,原因很简单,因为卫郧乃是【大魏宫廷】鄄城卫氏的【大魏宫廷】世子,魏国曾经的【大魏宫廷】驻军六营之一、南燕军大将军卫穆,就是【大魏宫廷】鄄城侯卫郧的【大魏宫廷】二叔。

  而赵润当年,曾与卫穆一同抵挡韩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军队,虽然相处的【大魏宫廷】日子不多,但由于赵润身上也有一半卫人的【大魏宫廷】血,是【大魏宫廷】故南燕军大将军卫穆与赵润颇为亲近。

  顾念这份情谊,魏王赵润重用了鄄城侯卫郧,让后者取代了仍有些偏向卫王费的【大魏宫廷】卫邵,成为卫国军队的【大魏宫廷】主帅,这让鄄城侯卫郧受宠若惊,曾经对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几丝不满,当即烟消云散。

  在出示了天策府的【大魏宫廷】令牌后,司马尚、司马弢兄弟二人顺利来到了城内的【大魏宫廷】城守府,从守城的【大魏宫廷】卫国军队手中交割了兵权,暂时掌握了这支卫国军队。

  之所以说是【大魏宫廷】暂时,是【大魏宫廷】因为这支卫国军队日后将会被调回卫国,并非是【大魏宫廷】作为司马尚的【大魏宫廷】直属军队,而司马尚要做的【大魏宫廷】,就是【大魏宫廷】在这段期间组建他直属的【大魏宫廷】军队,为日后攻略齐楚两国做准备。

  同理,还有被魏王赵润任命为「任城守」的【大魏宫廷】将领,前韩国上谷守许历。

  “听说,陛下有意将商水游马一分为三,其中两部分交予兄长与许历将军?”

  在司马尚的【大魏宫廷】家眷忙着打扫城守府准备入住的【大魏宫廷】时候,司马弢好奇地问道。

  司马尚闻言微微一笑,问道:“你哪听来的【大魏宫廷】?燕王告诉你的【大魏宫廷】?”

  “哈哈。”司马弢笑着说道:“兄长不知,燕王对此相当眼红啊。”

  司马尚笑而不语。

  平心而论,如今的【大魏宫廷】魏国已有不少骑军,比如魏将博西勒的【大魏宫廷】羯角骑兵、燕王赵疆的【大魏宫廷】南燕骑兵、河西守司马安的【大魏宫廷】河西骑兵等等,但论最有名气的【大魏宫廷】,依然还是【大魏宫廷】商水军一系的【大魏宫廷】「商水游马」。

  而现如今,魏王赵润准备将商水游马军的【大魏宫廷】「游马重骑」,连带着韩国在上次魏韩战争中所剩无几的【大魏宫廷】「代郡重骑」,在一分为三之后,以军中老卒为骨干,重新整编扩军,分别交给马游、司马尚、许历三人。

  毕竟齐鲁两国多平原丘陵之地,是【大魏宫廷】颇为适合骑兵的【大魏宫廷】战场。

  “对了。”

  好似想到了什么,司马弢从怀中摸出一本书籍,一脸坏笑地丢给了兄长。

  “《轶谈》?”

  司马尚不解地看了一眼弟弟。

  “朝廷礼部紧急命人刊印的【大魏宫廷】。”司马弢坏笑着说道:“愚弟万万也没有想到,兄长竟然是【大魏宫廷】陛下早些年派往韩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奸细!”

  “啊?”司马尚一脸莫名其妙。

  “翻翻你手中这本轶谈就知道了。”司马弢忍着笑说道。

  司马尚满心疑惑地翻开了手中这本轶谈,在翻到记载自己轶事的【大魏宫廷】那一篇后,顿时目瞪口呆。

  原来,曾经在这本书籍中被魏国抹黑的【大魏宫廷】他,今日竟然摇身一变,成为了‘高瞻远瞩的【大魏宫廷】魏王’早些年安插在韩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奸细。

  “这简直……”

  司马尚哭笑不得,他感觉这本《轶谈》写的【大魏宫廷】实在是【大魏宫廷】太扯了。

  “兄长你就知足吧。”司马弢忍着笑说道:“燕绉大人被写得最离奇,说什么在北海与魏军作战时碰到了仙岛上的【大魏宫廷】仙人,被仙人点化,顺从天意归顺了大魏。靳黈大人呢,可能是【大魏宫廷】那帮人实在是【大魏宫廷】编不出来了,居然干脆说当年是【大魏宫廷】印错了,错将‘暴鸢’写成了‘靳黈’……不过我私底下觉得,这多半对暴鸢将军不愿投魏的【大魏宫廷】报复。”

  听闻此言,司马尚表情表情的【大魏宫廷】翻看着手中的【大魏宫廷】这本《轶谈》,心中暗暗嘀咕:也不知暴鸢将军在看到这本书后,将会是【大魏宫廷】什么表情。

  而与此同时,在韩国蓟城一带,在韩王然的【大魏宫廷】陵墓内,宁愿给韩然守墓亦死活不肯投效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韩将暴鸢,此刻手中正捧着这本《轶谈》,气得整个人都在颤抖。

  原因很简单,在这本魏国紧急刊印的【大魏宫廷】《轶谈》中,那些家们将当初靳黈、冯颋、公仲朋、田苓等人的【大魏宫廷】所作所为,全部记在了他头上。

  要命的【大魏宫廷】是【大魏宫廷】,还都不是【大魏宫廷】什么光彩的【大魏宫廷】事,仿佛活脱脱要将他塑造成被诸魏将赶来赶去的【大魏宫廷】蠢材。

  “噗通。”

  暴鸢竟被气得昏厥过去。

看过《大魏宫廷》的【大魏宫廷】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都市之神帝驾到  笔趣阁  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  都市奇门医圣  白袍总管  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  神级奶爸  努努书坊  山东布洛尔  神级奶爸  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  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  开天录  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  调教大宋  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  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  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  凡人修仙传  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  正道潜龙  正道潜龙  郑州卧龙游乐设备  大魏宫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