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魏宫廷 > 大魏宫廷 > 第318章:误会 二合一

第318章:误会 二合一

  不知过了多久,张启功这才幽幽转醒。

  他奇怪地发现,自己竟然昏睡在篝火旁的【大魏宫廷】地上,身上还盖着一块羊皮毯。

  『奇怪,我怎么会……』

  他坐起身来,感觉头部仍然有些晕眩感,遂下意识地抬起手揉了揉额角,却冷不防瞥见在大概半丈远的【大魏宫廷】地方,坐着一名女子。

  这名女子侧身对着他,坐在篝火旁一根充当凳子的【大魏宫廷】圆木上,双手捏着一根竹枝凑在篝火旁,张启功瞄了一眼,发现这名女子似乎是【大魏宫廷】在篝火中烤着什么——大概是【大魏宫廷】食物吧。

  “你醒了?”

  那名女子平静地说了句,仿佛丝毫没有扭头的【大魏宫廷】意思:“你有几个部下过于激动,我就让他们继续昏睡了。”

  『……』

  张启功面色一滞。

  意识逐渐变得清晰的【大魏宫廷】他,已认出眼前这名女子,正是【大魏宫廷】入夜后袭击他们的【大魏宫廷】那群势力不明的【大魏宫廷】女子之一,可能还是【大魏宫廷】那些女子的【大魏宫廷】首领。

  回忆起昏迷前最后一刻,眼前这名女子手持的【大魏宫廷】利剑还搁在自己脖子处,张启功忍不住摸了摸后颈。

  平心而论,张启功并不畏惧死亡,但他并不希望自己年纪轻轻就丧生,因为他还未实现自己的【大魏宫廷】抱负,还未辅佐他眼中的【大魏宫廷】雄主魏王赵润一统中原,继而将法家发扬光大。

  他缓缓站起身来,神色凝重地观察着面前这个女人。

  篝火中那跳跃的【大魏宫廷】火光,照拂在他眼前这名女子的【大魏宫廷】脸上,平白生出几分诡谲与阴鸷。

  他环顾四周,想看看自己队伍中的【大魏宫廷】黑鸦众与羯族战士的【大魏宫廷】状况。

  鉴于此番前往巴蜀并非是【大魏宫廷】直接对巴蜀开战,因此,张启功并未带上很多黑鸦众或者雇佣的【大魏宫廷】羯族战士,他队伍中,就只有二十名黑鸦众与二十几名羯族战士,拢共四十来个人。

  而此刻环顾四周他却发现,他麾下的【大魏宫廷】黑鸦众们,一个个都被反绑了双手,耷拉着脑袋围坐成一圈,看样子是【大魏宫廷】还未苏醒过来——或者说,是【大魏宫廷】像这名女子所说的【大魏宫廷】,苏醒后又被她们弄昏了。

  至于那二十余名羯族战士,情况与黑鸦众们亦差不多,区别在于他们当中有几个已经苏醒过来了,但不知为何脸上竟露出了惶恐甚至是【大魏宫廷】恐惧的【大魏宫廷】神色。

  这让张启功颇感意外。

  因为在他的【大魏宫廷】印象当中,羯族战士都是【大魏宫廷】暴虐、残忍、且视战士的【大魏宫廷】荣誉高过生命的【大魏宫廷】人,按理来说,不至于会被敌人吓成这种样子才对。

  『难道是【大魏宫廷】在畏惧这些女人?』

  张启功环视着四周。

  在四周,还有其他两堆篝火,本来是【大魏宫廷】黑鸦众与羯族战士一方各用一堆篝火,不过眼下,两堆篝火旁皆三三两两地坐着几名女子。

  与方才与张启功说话的【大魏宫廷】那名女子相同,这些女子,全部身穿着白底赤纹的【大魏宫廷】衣服——那赤色的【大魏宫廷】图纹,张启功瞄了半天也没有看出究竟是【大魏宫廷】什么。

  “喂?”

  那名女子不悦的【大魏宫廷】声音,打断了张启功的【大魏宫廷】窥视。

  他猛地转回头,这才发现与那名仿佛是【大魏宫廷】这些女子首领的【大魏宫廷】女人,此刻正扭过头来看着他,脸上充斥着几分不悦。

  “你、你等是【大魏宫廷】什么人?”张启功沉声问道。

  那名女子轻笑一声,反问道:“没听说过「巴巫」么?”

  『巴巫?』

  张启功愣了愣,对巴蜀之地一无所知的【大魏宫廷】他,对此还真不清楚。

  想了想,他低声说道:“为何……为何要袭击我等?我等与阁下……无冤无仇。”

  “唔……”

  那名女子脸上闪过一丝让张启功看不懂的【大魏宫廷】异色,旋即岔开话题道:“你是【大魏宫廷】魏人吧?”

  『……』

  张启功闻言沉默了。

  他不知该如何回答这没头没脑的【大魏宫廷】询问,万一对方下一句话是【大魏宫廷】「我生平最恨魏人」,那他与他的【大魏宫廷】部下,岂不是【大魏宫廷】都要因为他一句话命丧于此?

  毕竟,张启功对巴蜀唯一的【大魏宫廷】了解,就是【大魏宫廷】魏人——主要是【大魏宫廷】赵氏一族,而非是【大魏宫廷】张启功这种魏国平民出身——与巴人似乎有些陈年烂谷子的【大魏宫廷】恩恩怨怨。

  “事实上我是【大魏宫廷】韩人。”

  在纠结了半天后,张启功小心翼翼地回答道。

  他考虑地很缜密:韩国与巴蜀并不接壤,且两地之人以往也甚少接触,按理来说不至于会结下什么恩怨吧?

  可没想到的【大魏宫廷】是【大魏宫廷】,那名女子在听完这话后,脸上却露出了诡谲的【大魏宫廷】笑容,随即淡淡说道:“啊,倘若你等是【大魏宫廷】魏人的【大魏宫廷】话,余还可以饶你等一命,但既然是【大魏宫廷】韩人,那就杀了吧。”

  『诶?押错了?』

  见眼前这名女子面色淡然地说出‘杀’这个字,张启功只感觉毛骨悚然,后背顿时仿佛有一股寒气往上涌。

  此刻的【大魏宫廷】他,哪里还顾得上作为黄池侯的【大魏宫廷】颜面,连忙改口道:“不,我是【大魏宫廷】魏……”

  而就在他面露骇然之色时,却见那名女子咯咯咯笑了起来,挥挥手打断了他的【大魏宫廷】话,笑着说道:“放心放心,余知道你是【大魏宫廷】魏人,不过就是【大魏宫廷】逗逗你罢了。”

  『……』

  看着对方没心没肺欢笑的【大魏宫廷】样子,张启功眼角抽搐了几下。

  他感觉,眼前这名女子恐怕不是【大魏宫廷】那种良善之辈,而是【大魏宫廷】性格恶劣之人。

  忽然,他心中一愣,不解问道:“这位……这位姑娘,你怎么知道在下是【大魏宫廷】魏人?”

  “很简单啊,余认得出这个魏字。”

  那名女子不知从哪里摸出一块金令,朝着张启功摇了摇头,只见在面对着张启功的【大魏宫廷】金令的【大魏宫廷】那一侧,明晃晃地铭刻着「魏」这个字。

  见此,张启功面色顿变,下意识地摸向腰间。

  此时他这才发现,他那「天策府右都尉」的【大魏宫廷】令牌不见了。

  在意识到这件事后,张启功吓得额头冷汗直流。

  正因为他是【大魏宫廷】天策府的【大魏宫廷】右都尉,因此他才深刻明白自己这块令牌所具备的【大魏宫廷】权力。

  凭着这块令牌,他张启功可以按照紧急条例调动魏国除禁卫军外任何一支军队,并且接管魏国除雒阳外的【大魏宫廷】任何一座城池——当然,那些军队的【大魏宫廷】军主、城池的【大魏宫廷】守将,会在被接管后立刻派人向天策府二次证实,无论有没有相应的【大魏宫廷】公文。

  正因为这块令牌非同小可,张启功可谓是【大魏宫廷】贴身收藏,并且不敢轻易出示,免得落入有心人的【大魏宫廷】眼中,可不曾想,竟还是【大魏宫廷】落到了别人手中。

  “喂,你叫什么?”那女人问道。

  张启功迟疑了片刻,小心翼翼地说道:“在下姓张名……功,张功。”

  “张功。”那女子念叨了一句,旋即又问道:“天策府是【大魏宫廷】什么样的【大魏宫廷】官署呀?这右都尉,官职大么?”

  “呃,天策府是【大魏宫廷】……”张启功张了张嘴,胡乱瞎诌道:“其实就是【大魏宫廷】为天子处理繁重政务的【大魏宫廷】小署而已,无足轻重,至于右都尉……就是【大魏宫廷】监督他们的【大魏宫廷】人。”

  “这么说,其实摹敬笪汗ⅰ裤只是【大魏宫廷】个小官咯?”那女人问道。

  “是【大魏宫廷】的【大魏宫廷】是【大魏宫廷】的【大魏宫廷】……”张启功连连点头说道:“在下只是【大魏宫廷】不入流的【大魏宫廷】小吏而已……”

  “当真?”那女子脸上露出几许狐疑:“你没有骗我吧?”

  张启功不知自己哪里露出了破绽,硬着头皮讪讪说道:“在下怎么会……怎么会欺骗姑娘呢?”

  只见那女子上下打量了几眼张启功,皱着眉头说道:“我姐派你来,我还以为你是【大魏宫廷】魏王身边的【大魏宫廷】重臣呢……”

  『诶?』

  张启功愣了愣,感觉事情似乎有些不可思议,连忙问道:“敢问姑娘令姐是【大魏宫廷】……”

  “我姐叫做芈姜啦,嫁给了你们魏人的【大魏宫廷】王……”那女子口无遮拦地说道,旋即指着斜靠在圆木上的【大魏宫廷】一柄利剑说道:“这柄剑,是【大魏宫廷】我姐交给你,让你来找我的【大魏宫廷】吧?”

  『皇后娘娘?!』

  张启功闻言心中一震,赶忙扭头看向靠在圆木上的【大魏宫廷】那柄利剑,果然就是【大魏宫廷】他这段时间随身携带不敢遗落的【大魏宫廷】皇后之物。

  看着眼前这名女子,张启功顿时想起了出行赶赴巴蜀前,被皇后芈姜召到凤仪宫的【大魏宫廷】那一日。

  那一日,他张启功得闻皇后芈姜召唤,心中不由得大为惊讶。

  因为他魏国当代的【大魏宫廷】皇后,与上一代的【大魏宫廷】皇后王氏一样,都是【大魏宫廷】从不参和国家政事的【大魏宫廷】女子,区别在于,王皇后、也就是【大魏宫廷】如今的【大魏宫廷】王太后,热衷于修身养性、研读道经,而当代的【大魏宫廷】皇后芈氏嘛,则热衷于养花种草、或者培育一些较为渗人的【大魏宫廷】毒虫之物。

  『这位芈皇后召我做什么呢?』

  怀着不解,张启功跟着几名宫女,来到了凤仪宫,见到了那位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主母。

  张启功记得清清楚楚,当他见到芈皇后时,芈氏手中正攥着一条渗人的【大魏宫廷】蜈蚣,足足有两指宽,就连张启功这等毒士看了都感觉毛骨悚然。

  但是【大魏宫廷】这位皇后娘娘,却是【大魏宫廷】毫无异色地将其捏在手中,以至于张启功看着那条不停扭动挣扎的【大魏宫廷】渗人蜈蚣,心生竟升起一股怜悯之色。

  “张大人。”

  “臣在。”

  “听陛下所说,张大人此番即将前往巴蜀之地,可有此事?”

  “是【大魏宫廷】的【大魏宫廷】,皇后娘娘。……不知皇后娘娘有何吩咐?”

  “唔。……本宫有一位妹妹,名叫芈芮,自幼与本宫一同在巴地长大,本宫跟随陛下之后,芮儿亦曾来到大魏,在大梁住了些许时日,不过最后,她还是【大魏宫廷】返回了巴蜀,承担起了本该由本宫一肩承担的【大魏宫廷】责任……你带着本宫曾经的【大魏宫廷】佩剑前往巴地,想办法找到舍妹,看看她如今过的【大魏宫廷】如何。……拜托张大人了。”说着,皇后芈氏便示意从旁的【大魏宫廷】宫女,将一柄利剑递给张启功。

  张启功接过利剑,郑重其事地说道:“皇后娘娘放心,臣定让想办法找到芈芮大人。”

  ……

  看看眼前的【大魏宫廷】这名女子,又看看皇后芈氏的【大魏宫廷】佩剑,张启功脸上的【大魏宫廷】表情顿时变得非常精彩。

  原来眼前这名差点就杀了他们的【大魏宫廷】女子,竟然就是【大魏宫廷】他魏国皇后芈氏的【大魏宫廷】妹妹,芈芮。

  这可真是【大魏宫廷】大水冲了龙王庙了。

  “原来您就是【大魏宫廷】芈芮大人。”

  张启功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,赶紧躬身行礼道:“在下,天策府右都尉张启功,拜见芈芮大人。”

  “诶?”

  那名女子,不,应该说是【大魏宫廷】巴地祝融一脉巫女如今的【大魏宫廷】首领、魏国皇后芈姜的【大魏宫廷】妹妹芈芮,她瞧了一眼张启功,惊讶地问道:“你方才不是【大魏宫廷】口口声声说叫张功的【大魏宫廷】么?”

  『呃……这是【大魏宫廷】在责怪我方才有意隐瞒么?』

  张启功额头一滴冷汗缓缓流下,连忙拱手解释道:“芈芮大人莫怪,实是【大魏宫廷】方才下官不知芈芮大人的【大魏宫廷】身份,不敢透露真相,只能……请芈芮大人恕罪。”

  “哼,这么说,天策府右都尉,也不是【大魏宫廷】什么小官咯?”芈芮不悦地哼道。

  “呃……是【大魏宫廷】、是【大魏宫廷】的【大魏宫廷】。”张启功讪讪说道:“不是【大魏宫廷】下官自夸,官职高过下官的【大魏宫廷】,纵观我大魏怕是【大魏宫廷】不出十人……”说着,他偷偷瞄了一眼芈芮,见后者面色阴晴不定,心下不禁有些忐忑。

  然而此时,他对面的【大魏宫廷】芈芮心中亦颇为忐忑。

  『完了完了,居然真是【大魏宫廷】姐夫手底下的【大魏宫廷】重臣……我差点就杀了姐夫手底下的【大魏宫廷】重臣……还好我机智,发现这些人不像是【大魏宫廷】楚水君手底下的【大魏宫廷】爪牙。只是【大魏宫廷】……万一这个叫张启功的【大魏宫廷】,回头向姐夫告状,这可如何是【大魏宫廷】好?若不然,索性就杀了他们,一了百了,日后姐夫若派人问起来,我就只当不知?』

  脑海中闪过诸般念头,芈芮的【大魏宫廷】眼眸时而变得平和,时而布满杀机,唬地张启功汗流浃背。

  想想也是【大魏宫廷】,张启功多年跟幽鬼等杀人不眨眼的【大魏宫廷】黑鸦众接触,自然能逐渐感悟到“杀机”这种无法用言语来描述的【大魏宫廷】感觉。

  他感觉此刻的【大魏宫廷】自己,就好像当时芈皇后手中那条不断扭动挣扎的【大魏宫廷】蜈蚣,虽然模样渗人,但终究只能任由那位皇后娘娘宰割。

  而此时,芈芮也已打定了主意。

  要说芈芮此生最敬畏的【大魏宫廷】,除了姐姐芈姜以外,恐怕也就只有姐夫赵润了。

  哪怕时隔多年,她仍然忘不掉当她在地上打滚耍赖时,他姐夫赵润那仿佛实质般的【大魏宫廷】鄙视眼神,简直冷彻心扉。

  还有最后她灰溜溜从地上爬起来时,满心的【大魏宫廷】挫败感。

  一想到那位姐夫,芈芮便又敬又畏。

  毕竟在她懂事起,姐姐芈姜就是【大魏宫廷】一副说一不二的【大魏宫廷】‘严母’形象,而那位姐夫,却能将那般凶恶的【大魏宫廷】姐姐降服地服服帖帖,再加上芈芮自己也尝过与姐夫作对的【大魏宫廷】后果,这让她对她那位姐夫心存畏惧。

  那个可恶的【大魏宫廷】姐夫,每次都用甜美的【大魏宫廷】糕点要求她做这做那、乖乖听话,不听话就命人断了她的【大魏宫廷】糕点与果干等吃食。

  可是【大魏宫廷】当她赌气、生闷气时,发誓一辈子都不再与那位姐夫说话时,后者总是【大魏宫廷】有办法轻易叫她‘破功’,这让她很是【大魏宫廷】气馁。

  一想到日后可能会被那位姐夫呵斥惩戒,芈芮心中就有些忐忑,与同样心存忐忑的【大魏宫廷】张启功对视着,以至于气氛变得非常诡异。

  而就在这时,三名巫女从远处的【大魏宫廷】黑暗中走了过来,对芈芮正色说道:“大巫,确认过了,这一带,并没有共工一脉那帮贱人的【大魏宫廷】行踪,我等真的【大魏宫廷】是【大魏宫廷】搞错了,这些人,确实不是【大魏宫廷】楚水君的【大魏宫廷】手下……”

  “咳!”芈芮咳嗽一声,打断了那名巫女的【大魏宫廷】话。

  她心中暗暗责怪:我方才就知道搞错了!你干嘛还要提及?就不能当做这件事没有发生过么?万一被这个张启功得知他差点因为我等搞错目标而冤死,向魏王姐夫告状,这该如何是【大魏宫廷】好?

  想到这里,她狠狠瞪了一眼那名口无遮拦的【大魏宫廷】巫女一眼。

  张启功清楚地看到了这一幕,心下亦联想连篇。

  『芈芮大人此举……莫不是【大魏宫廷】信不过我吧?不对,可能是【大魏宫廷】我方才得罪了她,是【大魏宫廷】故她不想与我等有什么交集……啊,这下麻烦了,她是【大魏宫廷】芈皇后的【大魏宫廷】妹妹,若因为我得罪了她,而向陛下或皇后告状,这可如何是【大魏宫廷】好?虽说陛下乃贤明雄主,断然不至于因此而重责我,但相比较重罚,那些‘小惩’才是【大魏宫廷】最最……哎!』

  张启功心中暗暗叫苦。

  何谓‘小惩’,即当初他张启功被贬到庙堂政敌的【大魏宫廷】介子鸱手底下打杂,即堂堂天策府左都尉高括与尉丞种招,脖子后插着两块可笑的【大魏宫廷】牌子被贬到东城门值岗。

  虽然确实是【大魏宫廷】小惩没错,但却是【大魏宫廷】足以让人铭记一生。

  『……得想办法缓和芈芮大人对我的【大魏宫廷】敌意。』

  想到这里,张启功张口说道:“芈芮大人,这位巫女大人所说的【大魏宫廷】楚水君,莫非就是【大魏宫廷】楚国的【大魏宫廷】楚水君?……贵方与那楚水君有恩怨?”

  “是【大魏宫廷】又怎样?”

  对那名巫女说漏嘴而余怒未消的【大魏宫廷】芈芮,冷淡地说道。

  不过张启功并不在意,示好地问道:“也就是【大魏宫廷】说,芈芮大人与诸位巫女大人埋伏在此,就是【大魏宫廷】为了截杀楚水君,却不曾想撞见了我等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张启功心中一愣,因为他感觉,芈芮看向他的【大魏宫廷】目光,忽然间变得非常凌厉。

  『这个混账有意拆穿此事是【大魏宫廷】什么意思?莫非是【大魏宫廷】要借机要挟我么?哼!像我这般机智的【大魏宫廷】人,岂会任你摆布?……只要你敢开口要挟我,我就一剑杀了你。日后魏王姐夫问起,我就只说不知,反正死无对证。』

  芈芮面色阴晴不定地盯着张启功。

  这让张启功感觉莫名其妙,因为他再次感觉到那种冷彻心扉的【大魏宫廷】寒意。

  或者说,是【大魏宫廷】芈芮对他的【大魏宫廷】杀机。

  『呃……我这是【大魏宫廷】说错什么话了么?哦,我懂了,可能是【大魏宫廷】她们想要亲自动手,不希望我等介入她们与楚水君的【大魏宫廷】仇怨……啧啧,真是【大魏宫廷】个性格多变且凶恶的【大魏宫廷】女人啊!』

  张启功暗自叹了口气。

  素来足智多谋的【大魏宫廷】他,亦看不透眼前这个女人。

  不过对此他并不意外,毕竟眼前这个女人,乃是【大魏宫廷】他魏国皇后芈氏的【大魏宫廷】妹妹。

  姐姐能将偌大的【大魏宫廷】后宫管理地井井有条,想必是【大魏宫廷】既有城府又有手段的【大魏宫廷】女人,既然如此,她的【大魏宫廷】妹妹能差到哪里去?

  对此,张启功深信不疑。

看过《大魏宫廷》的【大魏宫廷】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白袍总管  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  深圳民升激光  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  调教大宋  正道潜龙  山东布洛尔  都市奇门医圣  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  圣墟  圣墟  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  郑州卧龙游乐设备  开天录  努努书坊  修真聊天群  大魏宫廷  房贷计算器  谎话大王  贞观帝师  三寸人间  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  笔趣阁  调教大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