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魏宫廷 > 大魏宫廷 > 第323章:巴王鷿

第323章:巴王鷿

  约半个月后,芈芮、张启功、平舆君熊琥一行人终于抵达了巴国的【大魏宫廷】五座都城之一,江州。

  江州乃是【大魏宫廷】巴氏一族的【大魏宫廷】都城,在所有巴人当中,巴氏人是【大魏宫廷】敬重供奉鬼神的【大魏宫廷】巫女的【大魏宫廷】,并且与祝融脉巫女的【大魏宫廷】关系颇好,通过芈芮的【大魏宫廷】关系,张启功与平舆君熊琥见到了巴氏一族的【大魏宫廷】首领,或者说巴国的【大魏宫廷】王,巴。

  平舆君熊琥并非是【大魏宫廷】初次见到巴,事实上两者还有一定的【大魏宫廷】交情,是【大魏宫廷】故当得知平舆君熊琥前来造访时,巴面色欢喜地吩咐族人准备筵席,款待平舆君熊琥。

  而在此期间,张启功注意到巴全程与平舆君熊琥交流,完全忽视了自己,便立刻自表身份,假称是【大魏宫廷】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上使。

  这让巴颇为吃惊,因为正如张启功所猜测的【大魏宫廷】那样,他确实是【大魏宫廷】将张启功误认为了熊琥的【大魏宫廷】属下。

  “魏国?”

  深深看了几眼张启功,巴意味不明地说道:“莫非就是【大魏宫廷】在背地里支持南阳羯人掳掠、抢掠我巴人的【大魏宫廷】那个中原魏国么?”

  听闻此言,平舆君熊琥暗自冷笑之余,仍不忘在旁煽风点火:“不错,巴王,正是【大魏宫廷】那个将贵国子民掳为奴隶的【大魏宫廷】那个魏国!”

  别看在面对相氏一族时,平舆君熊琥与张启功确实是【大魏宫廷】一条船上的【大魏宫廷】人,需同舟共济方能渡过难关,但在两国利益发生冲突的【大魏宫廷】情况下,熊琥毫不犹豫地就狠狠踩了张启功一脚。

  “是【大魏宫廷】这样么?”

  巴神色不善地看着张启功。

  事实上,被南阳羯人掳掠的【大魏宫廷】巴族人,大多都是【大魏宫廷】项氏、樊氏等生活在巴地北部的【大魏宫廷】族人,像巴氏这种生活在巴地南部的【大魏宫廷】,其实并未受到什么损失,然而,巴终归是【大魏宫廷】巴国的【大魏宫廷】王,虽然其余四个部落越来越不满于巴氏的【大魏宫廷】统治,但巴仍旧将其余几个部落的【大魏宫廷】族人视为自己的【大魏宫廷】子民,因此,自然无法接受。

  面对着巴不善的【大魏宫廷】目光,张启功从容镇定,瞥了一眼熊琥,笑着对后者说道:“平舆君,张某还以为你我此前同舟共济,不至于会如此……”

  “呵。”平舆君熊琥淡笑一笑,没有说话。

  而张启功也没有在意,转头对巴说道:“巴王明鉴,我大魏君主,只能管治魏人,而管治不到其他……南阳羯人,并非魏人,他们在贵国胡作非为,在下亦深感遗憾,但,羯人桀骜不驯,不肯臣服我大魏,我国亦很难约束他们……”

  顿了顿,他又说道:“至于平舆君所言,我大魏采购了南阳羯人所掳掠的【大魏宫廷】巴人作为奴隶,亦乃片面之词。我大魏需要大量的【大魏宫廷】劳力建设国家,并不会仔细去盘查那些劳力究竟是【大魏宫廷】哪族人,岂是【大魏宫廷】刻意针对贵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国人?”

  “你承认你魏国从羯人手中得到了许多我巴国的【大魏宫廷】青壮?”巴皱着眉头说道。

  张启功淡淡一笑,从容地说道:“巴王亦知羯人残忍,而我大魏乃中原礼仪之邦,或在羯中手下为奴隶,或在我大魏作为役夫,在下觉得还是【大魏宫廷】在我大魏处更好,至少,我魏人还会将贵国的【大魏宫廷】族人视为人,而不是【大魏宫廷】……呵呵,您说摹敬笪汗ⅰ控?在下觉得,若没有我大魏的【大魏宫廷】话,相信贵国的【大魏宫廷】人,在羯人的【大魏宫廷】手中会死伤更多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巴闻言面色稍霁,至少目光已不像那样充满敌意,但他还是【大魏宫廷】带着不满地说道:“足下的【大魏宫廷】话,恕我不敢苟同。……我认为,正因为贵国有这方面的【大魏宫廷】需求,南阳羯人才会屡屡从我巴国掳掠族人。因此,足下的【大魏宫廷】话并不能使贵国完全免除责任。”

  咦?

  张启功略有些惊讶地看了几眼巴,毕竟有需求才有杀害这个道理,并非是【大魏宫廷】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讲得出来的【大魏宫廷】。

  想了想,他笑着说道:“倘若巴王执意要将一切的【大魏宫廷】过错都推在我大魏头上,那张某亦无话可说。……不过曾几何时,我大魏,尤其是【大魏宫廷】边境一带的【大魏宫廷】子民,亦像贵国这般遭到他邦的【大魏宫廷】抢掠,然而我国君主却自责说,这一切皆是【大魏宫廷】他的【大魏宫廷】过错。因我大魏不够强盛,若我大魏足够强盛,又岂有人胆敢伤害我大魏的【大魏宫廷】子民?……呵呵,我大魏的【大魏宫廷】君主,就从来不会将过错推到别人身上,我国陛下曾言,在这弱肉强食之乱世,弱小,即罪,怨不得旁人。即巴王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听了张启功那略带几分讥讽的【大魏宫廷】话,巴皱了皱眉,露出几分沉思之色。

  而此时,就见张启功又笑眯眯地说道:“方才巴王与平舆君都说错了,我大魏,非是【大魏宫廷】那个将巴人视为奴隶的【大魏宫廷】魏国,而是【大魏宫廷】那个……已占据了中原一半土地的【大魏宫廷】,当世最强盛之国!”说罢,他报复似地朝着平舆君熊琥笑了笑,问道:“您不否认吧,平舆君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巴震撼地看着张启功,旋即将目光投向平舆君熊琥,见后者表情尴尬怪异,心下更为吃惊。

  与相氏一族的【大魏宫廷】首领相类似,巴亦不太清楚中原的【大魏宫廷】变故,以至于在他认知中,楚国依旧还是【大魏宫廷】那个让他巴国惴惴不安的【大魏宫廷】强盛国家。

  连楚国都无法战胜的【大魏宫廷】国家,巴国自然更加得罪不起,想到这里,巴眼中的【大魏宫廷】敌意立刻收敛了起来。

  见此,张启功暗笑了几声。

  不错,他借机展现他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强盛势力,就是【大魏宫廷】为了让巴不敢轻视他,免得平舆君熊琥三言两语就将巴氏一族游说地倒向了楚国。

  就在巴不知该如何面对张启功时,几名巴女替他解了围,原来是【大魏宫廷】为芈芮、张启功、平舆君熊琥等人接风的【大魏宫廷】宴席已经准备就绪。

  见此,巴连忙揭过先前,盛情邀请道:“族人们已准备好丰盛的【大魏宫廷】食物,不如我等边畅饮酒水,再做详谈?……大巫、平舆君,还有,这位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上使。”

  平舆君熊琥咬牙切齿地看了一眼张启功,心中暗恨居然给这厮出了风头,不过事已至此,他也没有办法,只能点点头,默认张启功亦被巴氏一族列为了上宾的【大魏宫廷】名单说实话,他方才确实有心让巴氏一族将张启功赶走,原因不言而喻。

  说是【大魏宫廷】接风的【大魏宫廷】筵席,但巴并未邀请太多的【大魏宫廷】人,只叫了一名身材魁梧的【大魏宫廷】男子陪座。

  张启功不知对方的【大魏宫廷】身份,但平舆君熊琥却笑着与来人打招呼:“巴满将军,别来无恙啊。”

  “原来是【大魏宫廷】楚水君。”被唤作巴满的【大魏宫廷】巴族男子笑着招呼。

  张启功询问了芈芮,才知道这个叫做巴满的【大魏宫廷】男子,乃是【大魏宫廷】巴氏一族的【大魏宫廷】猛士,亦担任巴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将军职务,与幽鬼所杀的【大魏宫廷】相氏一族的【大魏宫廷】猛士相搴在各自部落的【大魏宫廷】地位差不多。

  在筵席间,巴满笑着问平舆君熊琥道:“平舆君,我听说相氏一族的【大魏宫廷】战士近几日在境内疯狂地捕杀外乡人,莫不是【大魏宫廷】与诸位有关?”

  在别人的【大魏宫廷】地盘上,熊琥自然明白瞒不过别人,无奈地点了点头。

  见此,巴满好奇问道:“平舆君当真杀死了相氏的【大魏宫廷】相搴?”说着,他畅笑说道:“这实在是【大魏宫廷】大快人心,相搴那家伙,素来行事狂妄霸道,我早就瞧他不顺眼了,奈何此人武艺不俗……平舆君,不知是【大魏宫廷】你部下哪位猛士所杀?”

  平舆君熊琥起初面色讪讪地陪着笑,直到巴满问到杀死相搴的【大魏宫廷】人,他这才无奈地解释道:“是【大魏宫廷】这位张大人的【大魏宫廷】部下所杀。”

  见巴满的【大魏宫廷】目光看向自己,张启功摆摆手笑着说道:“在下手底下的【大魏宫廷】人,只是【大魏宫廷】侥幸杀死了相搴,不足称道。……巴王,平舆君,我等还是【大魏宫廷】先聊聊正事吧?”

  他可不敢将幽鬼那种浑人召到这种场合,万一对面那个巴满见猎心喜,一定要跟幽鬼比划比划,而幽鬼那厮又不懂轻重,一斧头劈死了那巴满,那原本的【大魏宫廷】好事,可就变成彻彻底底的【大魏宫廷】坏事了。

  以张启功对幽鬼的【大魏宫廷】了解,那厮完全有可能做得出来的【大魏宫廷】。

  见张启功这么说,巴满只好收起想见见那位猛士的【大魏宫廷】念头,在与巴互换了一个眼神后,点点头说道:“那就按照张大人所言,先探探正事吧。”说罢,他的【大魏宫廷】目光在张启功与平舆君熊琥二人身上扫了扫。

  见此,张启功笑谓平舆君熊琥道:“平舆君,要不你先来?”

  看着张启功脸上那不怀好意的【大魏宫廷】笑容,平舆君熊琥心中暗恨,但没有办法,毕竟当下的【大魏宫廷】场合,他实在没办法赶走张启功。

  更要紧的【大魏宫廷】是【大魏宫廷】,赶走张启功毫无意义,毕竟他此前前来巴蜀的【大魏宫廷】意图,相信这位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重臣早已猜到了七七八八。

  因此,平舆君熊琥索性就当张启功不存在,将此番的【大魏宫廷】来意,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巴与巴满。

  即希望巴国加入齐楚联盟,共同抗击魏国。

  或许有人会问,楚国的【大魏宫廷】目的【大魏宫廷】不是【大魏宫廷】攻占巴蜀么?为何会变成邀请巴国加入联盟?

  事实上,攻占巴蜀只是【大魏宫廷】楚国的【大魏宫廷】下策,毕竟巴国有巫山、大江天堑,蜀国有蜀道之险,哪里是【大魏宫廷】那么容易就能攻陷的【大魏宫廷】?

  数百年前楚国放弃继续攻伐巴国,而改变主意向东扩张,其实亦有相关因素即巴蜀之地易守难攻。

  若能通过外交达成目的【大魏宫廷】,又何必要妄动干戈呢?

  万一到时候花了两年时间,巴蜀非但没有打下来反而牵制了楚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兵力,而那边魏国却开始了对齐楚两国的【大魏宫廷】报复,那真可谓是【大魏宫廷】偷鸡不着蚀把米了。

  因此,楚国当前的【大魏宫廷】外交策略依然还是【大魏宫廷】与巴蜀两国交涉,尽可能将这两个国家都拉拢到齐楚联盟。

  倘若两国当中只有一方愿意加入联盟,那么,若蜀国加入就联合蜀国攻灭巴国,若巴国加入就联合巴国攻灭蜀国。

  至于两个国家都不愿意加入,那自然就是【大魏宫廷】最坏的【大魏宫廷】结果了。

  到时候,楚国也只能对巴蜀两国开战,哪怕用人命填,也要填平天堑,攻占巴蜀两国,为楚国日后与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战争打下基础。

  正因为如此,平舆君熊琥哪怕已经意识到楚水君有借刀杀人的【大魏宫廷】意图,仍然冒险前来江州,就是【大魏宫廷】为了展现己方的【大魏宫廷】最大诚意,希望能够说服巴氏一族的【大魏宫廷】首领巴。

  ……楚国意欲联合我巴国抵抗魏国?看来这位张大人说他魏国乃当世最强,也并非是【大魏宫廷】信口开河啊……

  在听完了平舆君熊琥的【大魏宫廷】话后,巴瞄了一眼张启功,见后者自斟自饮,丝毫没有因为平舆君熊琥的【大魏宫廷】话而产生半点的【大魏宫廷】情绪,心下不禁有些凝重。

  “那……不知这位张大人的【大魏宫廷】来意是【大魏宫廷】?”巴试探张启功道。

  听闻此言,张启功并没有立刻回答巴,而是【大魏宫廷】反问巴道:“巴王难道不同意与楚国同盟么?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巴皱了皱眉,说道:“似这等事,我要慎重考虑。”

  见此,张启功恶意满满地笑了笑,故意说道:“在下劝巴王还是【大魏宫廷】答应与楚国结盟为好……若贵国不肯与楚国同盟,那么,楚国必定会联合蜀国,共同攻灭贵国。……原因很简单,因为楚国需要得到大量的【大魏宫廷】粮食作为军粮,否则,在一两年后与我大魏的【大魏宫廷】战争中,楚国将无力抗拒我大魏的【大魏宫廷】雄兵!……或联蜀灭巴,或联巴灭蜀,对吧,平舆君?”

  张启功,你这王八羔子!

  平舆君熊琥在心中大骂。

  对于张启功这厮竟然猜到了他楚国战略的【大魏宫廷】全部,事实上熊琥倒还真不意外,毕竟这厮乃是【大魏宫廷】魏王赵润的【大魏宫廷】左膀右臂,但熊琥万万没有料到,张启功竟然会故意说破一两年后那场注定的【大魏宫廷】魏楚战争,以此警告巴。

  当然,平舆君熊琥终归也不是【大魏宫廷】二十几前的【大魏宫廷】那只雏鸟,虽心中大骂张启功,但脸上却不露半分端倪,淡淡说道:“张大人,你也莫要得意地太早,若非贵国耍弄阴谋,我大楚早就将贵国的【大魏宫廷】旧都攻陷,将魏人尽皆驱逐到三川郡了!”

  “哈哈哈。”张启功笑了两声,反唇讥讽道:“趁我大魏与韩国交兵,精锐皆不在国内,你楚人联合齐国等诸国,驱兵足足一百五十万兵力,然最终,却被我国君主以三十几万国内义士击溃,且杀得丢盔弃甲、狼狈而逃……哈哈哈,不瞒平舆君,当时张某亦有幸在我主身边,亲眼目睹我主的【大魏宫廷】英姿,那可真是【大魏宫廷】……啧啧,可惜平舆君不曾亲见。”说到这里,他好似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【大魏宫廷】,故作恍然地说道:“哦,对对,平舆君当时不在那片战场,因为当时,平舆君已被我大魏的【大魏宫廷】猛将伍忌击溃,逃回了国内。”

  ……贱人!

  平舆君熊琥气地额角青筋根根绽起,但又不知该如何反驳,毕竟他当时确实被魏将伍忌撵得到处逃。

  看着张启功与平舆君熊琥嘲讽来、讥讽去,巴与巴满面面相觑。

  半响后,巴慎重地表明了态度:“两位上使,我巴国不欲参合中原的【大魏宫廷】纷争。无论楚国或魏国,若是【大魏宫廷】两国与我巴人互通有无,我巴人自然欢迎。但若是【大魏宫廷】两国对我巴国有觊觎之心,我巴人,亦不会坐以待毙。”

  ……都怪这个混蛋!

  瞥了一眼张启功,平舆君熊琥暗骂一句,旋即拱手对巴说道:“巴王请慎重考虑。……我熊琥始终希望与贵国缔结友谊,但不可否认,我国的【大魏宫廷】确有一些害群之马,比如那楚水君,此人已与相氏一族联合,我尝听闻相氏一族对巴氏有不臣之心,若此人欺瞒了我国君主,驱我大楚兵将攻伐巴氏,恐怕结局均非你我希望看到……”

  “绝了!”

  张启功在旁打断了平舆君熊琥的【大魏宫廷】话,笑眯眯地说道:“平舆君,贵国这招双管齐下,真是【大魏宫廷】叫张某大开眼界。张某此刻忽然开始怀疑,楚水君当真是【大魏宫廷】要杀你么,还是【大魏宫廷】说,其实摹敬笪汗ⅰ裤俩早有默契,只是【大魏宫廷】在故弄玄虚而已?”

  ……

  平舆君熊琥气闷闷地瞪了眼张启功,他当然知道张启功只是【大魏宫廷】在故意挑事而已,若非时机不合适,他恨不得操起拳头狠狠揍向那张该死的【大魏宫廷】面孔。

  不过出于楚国大贵族的【大魏宫廷】素养,他还是【大魏宫廷】忍着怒气冷笑道:“张大人莫要血口喷人,楚水君是【大魏宫廷】不是【大魏宫廷】真心要杀我,以张大人的【大魏宫廷】才智,难道还会瞧不出来么?莫要说些惹人耻笑的【大魏宫廷】话,平白降低了熊琥对张大人的【大魏宫廷】评价。”

  “呵呵呵呵……”

  张启功故作高深地冷笑了几声。

  其实熊琥猜得没错,张启功就是【大魏宫廷】在信口开河,目的【大魏宫廷】只是【大魏宫廷】为了打断平舆君熊琥方才那番话,顺便让巴对楚国、对平舆君熊琥心生怀疑。他总不能看着巴被熊琥以利害关系说动吧?

  由于张启功的【大魏宫廷】捣乱,这场筵席最终不尽人意。

  随后,巴嘱咐巴满将芈芮、张启功、平舆君熊琥好生安顿,于是【大魏宫廷】巴满便将这些人安顿到了自己的【大魏宫廷】家族宅邸内。

  在落实了住处之后,平舆君熊琥再也忍耐不住了,顾不得芈芮在场,也顾不得张启功手底下还有幽鬼那些黑鸦众杀人鬼,已年过五旬的【大魏宫廷】他,撩起袖子作势就要暴揍张启功,口中大骂后者。

  张启功早早避开,笑着说道:“平舆君息怒,在下乃魏人,岂能坐视君侯说动巴国倒向贵国?”

  见张启功说得这般直白,平舆君熊琥微微一愣,怒气反而消退了几分。

  他皱着眉头盯着张启功,不解问道:“张启功,你来巴蜀,究竟有何目的【大魏宫廷】?”他上下打量了几眼张启功,继续说道:“方才在筵席中,你只顾着搅和,丝毫没有说服巴投向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意思……你到底来做什么的【大魏宫廷】?”

  张启功愣了愣,随即微微一笑。

  的【大魏宫廷】确,方才在巴款待他们的【大魏宫廷】筵席中,他确实没有说服巴倒向他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意思,但这只是【大魏宫廷】因为他觉得当前的【大魏宫廷】时机,还不合适他魏国‘出面’而已。

  ……或许这是【大魏宫廷】个机会,能让熊琥降低对我的【大魏宫廷】戒备。

  心中微微一动,张启功笑着说道:“哈哈哈,若我说我是【大魏宫廷】特地为芈芮大人而来,恐怕平舆君熊琥亦不会相信。……罢了,反正这事说出来亦不要紧,我便与平舆君实话实说吧。”说罢,他收起了笑容,正色说道:“张某此番前来巴蜀,只是【大魏宫廷】因为要破坏秦国攻占巴蜀的【大魏宫廷】意图,碰到君侯,只是【大魏宫廷】机缘巧合而已。不过对于张某而言,无论是【大魏宫廷】秦国也好、楚国也罢,张某都不能坐视你等拉拢到巴蜀两国任何一方,这么说,平舆君明白了么?”

  “秦国?”

  平舆君熊琥变颜变色,他怎么也没想到,盯着巴蜀之地这块肥肉的【大魏宫廷】,除了他楚国以外居然还有一个秦国。

  他惊疑不定地盯着张启功看了半响,试探道:“魏国对巴蜀……并无觊觎之心么?”

  “呵呵呵。”张启功笑了两声,说道:“我大魏产粮充盈,要巴蜀何用?放心,我大魏下次用兵的【大魏宫廷】对象,始终是【大魏宫廷】你楚国。”

  “你这么说,我可一点都不‘放心’……”

  话虽这么说,但平舆君熊琥确实是【大魏宫廷】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。

  如今觊觎巴蜀的【大魏宫廷】已经多了一个秦国,倘若再多一个魏国,那绝对不是【大魏宫廷】他楚国希望看到的【大魏宫廷】。

  “当真?”

  平舆君熊琥又问了一遍:“秦国不是【大魏宫廷】你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盟国么?”

  “楚国曾经不也是【大魏宫廷】大魏的【大魏宫廷】盟国么?”张启功略带嘲讽地说了句,旋即透露道:“与楚国一样,秦国如今也是【大魏宫廷】我大魏的【大魏宫廷】敌人,巧合的【大魏宫廷】是【大魏宫廷】,秦国眼下的【大魏宫廷】处境,与楚国亦是【大魏宫廷】一般无二。……说实话,对于巴蜀最终被秦国或被楚国夺取,我大魏一点都不在意,若被秦国夺取,我大魏或会先就攻齐楚,若被楚国夺取,我大魏或会先攻秦国……有什么区别呢?纵使其中一方能夺取巴蜀又如何?相信介时,我大魏足以占领除巴蜀以外的【大魏宫廷】所有土地……”

  平舆君熊琥深深看了几眼张启功,忽然说道:“这么说,张大人其实也并不介意助我熊琥一臂之力咯?反正如先生所言,贵国也可以先攻秦国,不是【大魏宫廷】么?”

  协助熊琥?……唔,先帮熊琥与巴氏一族达成默契,挑唆其与相氏一族、楚水君一方自相残杀,此后再教唆楚国与秦国交战,唔,这确实也不坏。

  想到这里,张启功似笑非笑地说道:“诚如平舆君所言!”

  听闻此言,平舆君熊琥心中大喜,倘若眼前这个张启功不捣乱、甚至能助他一臂之力,楚水君何足虑哉?

  “击掌为誓!”他正色说道。

  张启功亦不推脱,与熊琥击掌为誓。

  果然,在次日与巴见面的【大魏宫廷】期间,张启功并未再做搅和,甚至于还按照熊琥的【大魏宫廷】要求,透露给巴秦国正准备进攻巴蜀的【大魏宫廷】消息,惊地巴立刻派人前往汉中的【大魏宫廷】苴国求证。

  而与此同时,张启功的【大魏宫廷】副手北宫玉,也已经抵达了南阳的【大魏宫廷】羯族部落,从那两名黑鸦众的【大魏宫廷】手中,得到了张启功亲笔所写的【大魏宫廷】密信。

  在看到这封密信时,北宫玉觉得非常纳闷。

  倒不是【大魏宫廷】纳闷于张启功命他暗中去游说樊氏部落的【大魏宫廷】相关指示,而是【大魏宫廷】纳闷于张启功在信中嘱咐他行事小心,莫要被“芈芮大人”识破意图。

  芈芮……莫非就是【大魏宫廷】我来时,陛下所提及过的【大魏宫廷】那个‘傻丫头’?奇怪了,张都尉何以觉得那女子会看破他的【大魏宫廷】计谋?

  捏着手中的【大魏宫廷】密信,北宫玉百思不得其解。

  他魏国君主口称的【大魏宫廷】那个傻丫头,值得那位智略远在他之上的【大魏宫廷】张都尉那般警惕谨慎?

  “唔,待完成张都尉的【大魏宫廷】嘱咐后,我得去看看究竟……”

看过《大魏宫廷》的【大魏宫廷】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都市之神帝驾到  都市奇门医圣  贞观帝师  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  贞观帝师  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  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  深渊主宰  努努书坊  三寸人间  大魏宫廷  修真聊天群  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  白袍总管  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  开天录  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  都市奇门医圣  凡人修仙传  郑州卧龙游乐设备  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  凡人修仙传  调教大宋  房贷计算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