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魏宫廷 > 大魏宫廷 > 第329章:魏齐之战(三)

第329章:魏齐之战(三)

  『PS:今天才发现,《大魏》这本书已经有“起点听书”了,是【大魏宫廷】由喜玛拉雅FM人气主播“小镇的【大魏宫廷】猫”演播。偷偷听了一段,这位主播演播地非常好,就是【大魏宫廷】自己听自己写的【大魏宫廷】小说,有点忒尴尬。目前主播已经演播到600章左右,有兴趣的【大魏宫廷】书友不妨去试听看看。』

  ————以下正文————

  “大王,左相他……饮毒酒自尽了。”

  当有人将这件震撼之事转告齐王吕白时,无论是【大魏宫廷】吕白还是【大魏宫廷】在旁的【大魏宫廷】田讳、管重、鲍叔等人,都惊诧地无以复加,半响说不出话来。

  良久,齐王吕白长吐一口气,神色复杂地说道:“左相,无愧于我大齐,实不必如此……”

  对于赵昭这位姐夫,齐王吕白毫无怨恨,哪怕即将攻灭他齐国的【大魏宫廷】,正是【大魏宫廷】他姐夫所出身的【大魏宫廷】魏国。

  因为这位姐夫已经为他齐国做了太多太多,从「诸公子内乱」到「齐楚战役」,再到如今,这位姐夫对他齐国已属仁至义尽,哪怕最终因为齐国的【大魏宫廷】覆亡而返回魏国,齐王吕白亦不会因此憎恨对方,要怪只能怪天命如此,只能怪他齐国自己的【大魏宫廷】衰败。

  但就连吕白都没有想到的【大魏宫廷】是【大魏宫廷】,他姐夫赵昭最终竟然选择以他齐国之臣的【大魏宫廷】身份而亡。

  虽然他也知道,赵昭此举并非是【大魏宫廷】因为对他齐国的【大魏宫廷】热爱,更多则是【大魏宫廷】为了履行当年对他父亲吕僖的【大魏宫廷】承诺,这也正是【大魏宫廷】吕白感到惋惜的【大魏宫廷】地方。

  作为齐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君主,他吕白应当为齐国的【大魏宫廷】衰败甚至覆亡负最主要的【大魏宫廷】责任,但他的【大魏宫廷】姐姐嫆姬,却实在不必。

  就在吕白悲痛之际,右相田讳冷着脸说道:“大王,臣有话要说。”

  说罢,他便在吕白的【大魏宫廷】允许下,将今日在城墙上的【大魏宫廷】一幕原原本本地讲述了出来,包括有几名宫卿讽刺左相赵昭的【大魏宫廷】话。

  “竟有此事?”

  吕白闻言后大为震怒,当即下令处死那几名宫卿。

  在旁,上卿高傒在听到君主的【大魏宫廷】命令后微微皱了皱眉,他觉得,眼下危难之际,他齐国当上下一心,共同抗击魏军,实不应该临阵杀死己方的【大魏宫廷】臣子。

  然而,他虽然嘴唇微动,但最终还是【大魏宫廷】没有出言求情,因为他也觉得气愤,认为似左相赵昭这等君子,实不应该遭受非议。

  下令杀死那几名乱嚼舌根的【大魏宫廷】宫卿后,齐王吕白问计与在场的【大魏宫廷】诸公卿,想问问是【大魏宫廷】否有击退魏军的【大魏宫廷】办法。

  殿内诸臣闻言默不作声,纵使是【大魏宫廷】素来知足多谋的【大魏宫廷】右相田讳,此时亦是【大魏宫廷】无计可施。

  原因就在于今日魏军攻打临淄的【大魏宫廷】这场仗,让绝大多数人都看到了魏军的【大魏宫廷】强大,尽管田耽、田武两位名将已拼死在保卫临淄,可结果呢?

  田耽无法击退魏将赵疆,反被后者击退;而田武,亦被魏将乐弈所击败。

  不是【大魏宫廷】田耽或田武能力不足,实在是【大魏宫廷】双方的【大魏宫廷】实力差距太过于悬殊,除非此刻上苍将天灾降临于魏军头上,否则,他齐国哪怕连一成的【大魏宫廷】胜算也无。『PS:又想到了刘秀,天降陨石实在太6了。』

  事到如今,他们唯有固守城池,奢望在这绝望之中,上苍能否给予一丝怜悯。

  但很可惜,上苍似乎并没有相助齐国的【大魏宫廷】意思,此后数日,魏军继续对临淄的【大魏宫廷】北、西、东三面发动围攻。

  北面是【大魏宫廷】乐弈、屈塍,西面是【大魏宫廷】赵疆、季武,东面是【大魏宫廷】燕绉、李岌麾下停泊在淄水支流河道上的【大魏宫廷】魏国战船,成百上千架弩炮、抛石机,朝着临淄城的【大魏宫廷】城墙狂轰滥炸,仿佛是【大魏宫廷】要彻底拆除临淄城的【大魏宫廷】城墙,摧毁齐人心中最后的【大魏宫廷】防御。

  可惜魏将许历目前仍在琅琊郡跟楚国的【大魏宫廷】邸阳君熊沥与越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将领吴起纠缠,暂时无力赶上对临淄的【大魏宫廷】围攻,否则,若许历补全了临淄南边这块,那么,临淄城就是【大魏宫廷】四面被攻的【大魏宫廷】局面。

  不过这也足够了,在轰炸了整整三日后,临淄城的【大魏宫廷】西城墙与北城墙被轰砸地面目全非,有几段城墙轰然倒塌,这意味着齐国用抵挡魏军的【大魏宫廷】最后防御,已不复存在。

  见时机已至,讨齐主帅赵疆下令全军进攻。

  收到将令后,季武、曹焱、司马弢、乐弈、纪括、屈塍、元邑侯韩普、燕绉、李岌、周奎、蔡擒虎、李惑、陈汜等十余位魏国大将,同时下令麾下的【大魏宫廷】将领对临淄城发动最后的【大魏宫廷】总攻。

  平心而论,倘若魏齐双方的【大魏宫廷】立场缓一缓,魏军尚能凭借士卒的【大魏宫廷】强悍与入侵的【大魏宫廷】敌军展开巷战,做最后的【大魏宫廷】殊死搏斗,但眼下是【大魏宫廷】魏军大举入侵,而齐军士卒被迫发动巷战,而这就意味着,齐军在城内的【大魏宫廷】殊死抗争,充其量不过是【大魏宫廷】延后了齐国覆亡的【大魏宫廷】注定命运而已。

  哪怕在这些殊死抗争的【大魏宫廷】齐国军队中,亦有田耽、田武两位齐国名将。

  魏昭武七年九月十四日,齐国王都临淄,终被魏将赵疆所率领的【大魏宫廷】魏韩联军攻破,数十万魏韩联军涌入临淄。

  见大势已去,齐王吕白授意右相田讳出面,代表齐国向魏军投降,免得齐人再出现无谓的【大魏宫廷】伤亡。

  齐国,遂亡。

  待魏军进城之后,魏将司马弢受到主帅赵疆的【大魏宫廷】授意,径直带兵前往齐国左相赵昭的【大魏宫廷】府邸,却骇然得知,齐国左相赵昭竟已在三日前服毒自尽。

  司马弢慌忙派人将这件事禀告主帅赵疆。

  得知这个消息后,赵疆大惊之色,当即来到赵昭的【大魏宫廷】府邸,果然看到六弟赵昭的【大魏宫廷】遗体正停在灵堂。

  时赵昭的【大魏宫廷】母亲乌氏已故,嫆姬、田菀与儿子赵梁、女儿赵梅在旁痛哭,赵疆看得心中很不是【大魏宫廷】滋味。

  “你等为何不拦着他做傻事?”

  性格耿直的【大魏宫廷】赵疆,顾不得这是【大魏宫廷】在弟弟赵昭的【大魏宫廷】灵堂上,一把揪住了赵昭宗卫长费崴的【大魏宫廷】衣襟,怒声斥道。

  费崴低着头,满脸羞愧。

  “赵帅……”

  司马弢偷偷拉了拉赵疆的【大魏宫廷】衣袖,示意这终究是【大魏宫廷】在灵堂上。

  赵疆这才放开攥着费崴衣襟的【大魏宫廷】右手,神色复杂地看向弟弟赵昭的【大魏宫廷】遗体。

  平心而论,在诸兄弟当中,赵疆感情最好的【大魏宫廷】就是【大魏宫廷】赵润、赵宣兄弟,对于赵昭这个许多年前就前赴齐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兄弟,他并没有太深厚的【大魏宫廷】感情,甚至于,对赵昭心中还有些芥蒂,谁让他魏国几次蒙受为难的【大魏宫廷】时候,远在齐国的【大魏宫廷】赵昭都没有返回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意思呢——虽然当时赵昭就算返回魏国,其实对缓解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危机也没有什么大的【大魏宫廷】改变。

  但兄弟终归是【大魏宫廷】兄弟。

  在拜祭过赵昭,安抚罢嫆姬、田菀两位弟妹后,赵疆沉着脸离开了左相府。

  “这下,该如何向陛下汇报?”

  他皱着眉头嘀咕道。

  虽然他与赵昭并没有太深厚的【大魏宫廷】感情,充其量只是【大魏宫廷】普通的【大魏宫廷】兄弟之情而已,就好比他与赵润、赵宣对待赵璟、赵信那般。

  但是【大魏宫廷】他却知道,他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君主赵润,却与赵昭有着极深厚的【大魏宫廷】感情,而如今赵昭饮毒酒而亡,赵疆实在不知该如何向君主赵润禀报这件事。

  『都怪这个该死的【大魏宫廷】齐国!』

  一怒之下,赵疆下令屠城,试图屠尽临淄城的【大魏宫廷】齐人,无论王族、公卿或者齐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平民,为六弟赵疆陪葬。

  得知赵疆麾下的【大魏宫廷】魏卒竟在屠戳齐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平民,副将乐弈大感惊诧。

  毕竟魏军从来不会屠戳平民的【大魏宫廷】。

  于是【大魏宫廷】,乐弈派人打听究竟,在得知事情真相后,乐弈出面制止了赵疆。

  乐弈对赵疆说道:“齐已覆亡,日后临淄将归属我大魏所有,燕王殿下岂可屠戳我大魏治下之民?使齐人因此憎恨我大魏,给国家埋下长远的【大魏宫廷】祸根?”

  在乐弈的【大魏宫廷】劝说下,赵疆最终还是【大魏宫廷】下令停止对齐人的【大魏宫廷】屠戳,但即便如此,还是【大魏宫廷】有不少无辜的【大魏宫廷】齐国平民死于魏卒的【大魏宫廷】刀下,给魏军的【大魏宫廷】风评造成了一些负面影响。

  大约二十日左右,也就是【大魏宫廷】在十月初,赵疆的【大魏宫廷】战报火速送到了雒阳,送到了魏王赵润的【大魏宫廷】手中。

  在看到齐国全境已被他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军队所占领后,赵润颇为欢喜,可当看到齐国左相赵昭竟在破城前服毒自尽后,赵润就笑不出来了。

  “都退下。”

  在甘露殿的【大魏宫廷】书房内,赵润对近卫大将褚亨与大太监高和吩咐道。

  褚亨、高和二人依言退出殿下。

  此时就听到殿内传来砰地一声巨响,大太监高和偷偷回头瞄了一眼,便看到此前摆在龙案上的【大魏宫廷】一只墨玉蟾蜍,被他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君主狠狠摔在墙上,砸地粉碎。

  这吓得他赶紧加快步伐,逃离了这是【大魏宫廷】非之地。

  片刻后,褚亨、高和,还有守在殿外的【大魏宫廷】燕顺、童信等禁卫将领,面面相觑地听到殿内传来砰砰地响声,显然是【大魏宫廷】他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君主正在拿殿内的【大魏宫廷】桌柜摆设发泄。

  足足持续了一炷香工夫,殿内的【大魏宫廷】动静这才逐渐停止,大太监高和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【大魏宫廷】硬着头皮回到了殿内,希望能劝说君主保重龙体,毕竟这就是【大魏宫廷】他的【大魏宫廷】职责。

  再次回到甘露殿的【大魏宫廷】书房,高和毫无意外地看到书房内一片狼藉,许多珍贵之物皆被打烂,不过高和一点也不心疼,他担心的【大魏宫廷】只是【大魏宫廷】他魏国君主的【大魏宫廷】身体情况。

  “陛下……”

  看到己国君主坐在一片狼藉的【大魏宫廷】阶石上,大太监高和小心翼翼地走上前,将倒在不远处的【大魏宫廷】椅子端到这边,扶起自家君主。

  在发泄了一番后,赵润已经冷静了许多,默然地叹了口气。

  从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立场来说,其实赵润从未怨恨过赵昭,像什么「身为魏人却在齐国为相」之类的【大魏宫廷】怨恨,赵润从未想过。

  因为在他看来,赵昭已为他魏国付出了许多许多。

  就好比在最初的【大魏宫廷】「魏楚之战」中,若非赵昭主动前往齐国为质子,说服了齐王吕僖,使齐国陈兵于齐楚边界,对楚国施压压力,事实上当时的【大魏宫廷】楚国,完全有能力一手摁死魏国。

  要知道当时的【大魏宫廷】楚国,似寿陵君景舍、上将项末、昭关守项娈、新阳君项培、邸阳君熊商、西陵君屈平等人皆在,倘若楚国果真对魏国发动全面战争,魏国必败无疑——哪怕魏国召回当时仍流放于南梁的【大魏宫廷】南梁王赵元佐,召回隐居的【大魏宫廷】禹王赵元佲,亦无济于事。

  因为当时的【大魏宫廷】魏国,根本不足以与楚国抗衡。

  虽然在「四国伐楚战役」中,魏国通过对楚国开战,已经还清了欠着齐国的【大魏宫廷】人情,但赵昭此前为了说服齐王僖而许下的【大魏宫廷】「终此一生留在齐」的【大魏宫廷】承诺,却无法因此而抵偿。

  随后,在魏国与韩国的【大魏宫廷】战争中,当时刚刚平定了「诸公子内乱」的【大魏宫廷】齐国,亦在赵昭的【大魏宫廷】恳请下,将田骜、田武、田恬祖孙三人率领的【大魏宫廷】巨鹿水军派往韩国东部,尽可能地减轻韩国对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压力。

  必须承认,就算是【大魏宫廷】远在齐国,赵昭亦在不遗余力地帮助母国,促成「魏齐交好」,尽可能地使魏齐两国变得更加密切,共同抵抗北方的【大魏宫廷】韩国与南方的【大魏宫廷】楚国所带来的【大魏宫廷】威胁。

  说实话,倘若魏国始终保持当年那不上不下的【大魏宫廷】国力水准,魏齐两国绝对不会闹到后来那种局面,问题就在于魏国崛起的【大魏宫廷】太快了,尤其是【大魏宫廷】在「五国伐魏」那场战争中,魏国以一敌五,将五个敌人纷纷打趴下。

  倘若这五个敌对势力仅仅只是【大魏宫廷】像三川、宋郡叛将南宫垚那种货色,其实倒也不至于让中原各国引起恐慌,但偏偏在这五股敌对势力中,非但有韩国与楚国,还有西垂的【大魏宫廷】秦国。

  在以一敌五的【大魏宫廷】情况下,歼灭三川乌须王庭,击溃宋郡的【大魏宫廷】南宫垚,又击败了韩国与楚国,使楚国百万大军葬身于雍丘,这如何不使中原各国对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崛起感到惊恐?

  原来中原的【大魏宫廷】局势,是【大魏宫廷】各势力、各联盟分庭抗衡,比如同时钳制着楚国与韩国的【大魏宫廷】「齐鲁(宋)三国同盟」,虽然齐国当时是【大魏宫廷】中原霸主,但他本身并不具备吞并韩国与楚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实力,因此倒也不至于让韩国与楚国感到惊恐。

  但魏国不同,魏国是【大魏宫廷】单凭自身一国,就展现出了能同时击败韩国与楚国两个大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实力,彻底地打破了中原各国原来的【大魏宫廷】平衡,以一个绝对强霸之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姿态重新出现在世人眼中,这就让中原诸国感到畏惧了。

  更别说,魏国还有一个迄今为止从未打过败仗的【大魏宫廷】「魏公子润」。

  因此,在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压力面前,韩王然才会竭尽全力促成「韩齐楚三国同盟」,来对抗魏国。

  或许有人会觉得,赵昭没有在「诸国伐魏」的【大魏宫廷】战争中返回魏国,帮助魏国抵抗联军的【大魏宫廷】进攻,实在是【大魏宫廷】枉为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公子,但事实上并非如此。

  因为那场战争,就算赵润在大梁战役中被楚水君击败,魏国也不会有亡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危险,因为魏国一旦战败,转为弱势,当时联军的【大魏宫廷】齐将田耽,将会立刻带着鲁国军队脱离联军,甚至于调转枪头联合魏国对付楚国——这也正是【大魏宫廷】貌合心不合的【大魏宫廷】联军被魏国击败的【大魏宫廷】原因。

  齐国的【大魏宫廷】目的【大魏宫廷】不是【大魏宫廷】为了覆亡魏国,而是【大魏宫廷】为了削弱魏国,只因为魏国崛起的【大魏宫廷】速度太快,快到破坏了中原各国间原有的【大魏宫廷】平衡。

  至于赵昭返不返回魏国,就当时来说影响确实不大,相反他留在齐国,还能给魏国留一份保障——尤其是【大魏宫廷】在魏国战败的【大魏宫廷】时候,相信他会重提「魏齐同盟」,使魏齐联合共同对抗楚国。

  但残酷的【大魏宫廷】现实是【大魏宫廷】,魏国取得了那场战争的【大魏宫廷】胜利,这才使得赵昭的【大魏宫廷】‘保障’,变得毫无意义,因此赵昭才会被人误认为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叛徒。

  但事实上并不是【大魏宫廷】。

  假如魏国没有君主赵润这个人,而是【大魏宫廷】前太子赵礼或者雍王赵誉成为君主,身在齐国的【大魏宫廷】赵昭,相信就会成为魏国相当可靠的【大魏宫廷】助力,因为赵昭的【大魏宫廷】存在,可以很大程度上影响齐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外交策略。

  但很可惜,魏国当代君主乃是【大魏宫廷】雄主赵润,在这位君主的【大魏宫廷】带领下,魏国已非曾经那个处于几个强国夹缝间的【大魏宫廷】小国,而是【大魏宫廷】气吞天下的【大魏宫廷】霸国,这才使得赵昭的【大魏宫廷】存在变得可有可无,充其量只是【大魏宫廷】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一个保障而已。

  另外,但凡涉及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事,赵昭从来都是【大魏宫廷】缄口不言,从未给齐国出谋划策,这其实已经做到了身为魏人的【大魏宫廷】职责,但从另外一方面来说,却亏对于他齐国左相的【大魏宫廷】职责。

  因此,赵昭最后才会服毒自尽,为齐国殉国,因为作为魏人,他没有做出有害于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事,也没有向魏国恳求保全齐国;但是【大魏宫廷】作为齐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左相、齐王僖的【大魏宫廷】女婿,他没能阻止齐国的【大魏宫廷】覆亡,有愧于齐王僖当年对他的【大魏宫廷】嘱托。

  是【大魏宫廷】故,在魏军攻破临淄前,他唯一能做的【大魏宫廷】,就是【大魏宫廷】作为一名齐国的【大魏宫廷】臣子,为即将覆亡的【大魏宫廷】齐国殉国,而不是【大魏宫廷】返回魏国,在齐国覆亡之后继续过他魏国大贵族的【大魏宫廷】生活。

  『PS:实在不希望赵昭这个角色被误解,特在此解释一下:赵昭这个人设,是【大魏宫廷】符合当时世俗的【大魏宫廷】君子典范,可能在现在人看来非常傻,但在当时这却是【大魏宫廷】值得提倡的【大魏宫廷】忠义。作为魏人,他没有出卖魏国,也没有阻碍魏国吞并中原的【大魏宫廷】进程;而作为齐国之臣,他坚定地与国共存亡,而没有投降魏国,确确实实地做到了忠、信、义三个字。他一生都在致力于促成「魏齐交好」,只可惜魏国出了赵润,才让他的【大魏宫廷】努力变得没什么意义。或许有的【大魏宫廷】读者会认为乐弈的【大魏宫廷】决定更‘明智’,但事实上若放在当时那个时代,世人对乐弈的【大魏宫廷】评价绝对不会有赵昭高。』

  『再PS:要怪就怪齐王僖,是【大魏宫廷】他借着魏国求援而将赵昭绑在齐国。不过就事论事的【大魏宫廷】说,齐王僖当时更多只是【大魏宫廷】希望他死后,齐国能与势头大好的【大魏宫廷】魏国保持友善的【大魏宫廷】关系,相信也没有料到魏国后来会崛起地那么快,以至于害得他女婿赵昭最后为了履行对他的【大魏宫廷】承诺,服毒而亡。(两段PS不算字)』

  “陛下,保重龙体啊……”

  见魏王赵润似乎已逐渐冷静下来,大太监高和壮着胆子劝说道。

  “呼——”

  赵润在长长吐了口气后,默不作声地思考应对。

  虽然于国家而言,他并不认为六哥赵昭有什么亏欠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地方,要亏欠也是【大魏宫廷】魏国亏欠他,毕竟当初若不是【大魏宫廷】魏国面临危机,赵昭也不至于千里迢迢跑到齐国为质子,自然也不会有后来这些事。

  但从兄弟情分而言,赵润却无法接受赵昭最终选择作为一名齐国臣子、为齐国殉国的【大魏宫廷】结局。

  不过事已至此,他也别无他法,难道像鲁莽的【大魏宫廷】赵疆那样,屠戳齐人为赵昭陪葬?

  倘若赵润果真下达这个命令,天下人将会如何看待他?如何看待他魏国?

  想到这里,他沉声说道:“以天策府的【大魏宫廷】名义对前线下令,鉴于我魏军主帅赵疆下令屠戳无辜齐人,革除其主帅职务,勒令其立刻返回雒阳!至于齐国那边的【大魏宫廷】事,就交由乐弈,再叫元邑侯韩普与屈塍二人辅助乐弈,为这场战争善后,务必要使齐人相诚心臣服于我大魏。”

  顿了顿,赵润又说道:“再以私信给赵疆,命他带上赵昭的【大魏宫廷】尸骨立刻返回……”

  刚说到这,他忽然停顿了一下,在沉默足足片刻后,叹了口气说道:“罢了,就将赵昭葬在齐地吧。……叫赵疆找人为其竖碑,题辞……「既乃魏子、亦是【大魏宫廷】齐臣。此生无愧于魏,亦无愧于齐」!”

  “遵命。”

  大太监高和依言而去。

  看着高和离去的【大魏宫廷】背影,赵润惆怅地叹了口气。

  想当初他首次送别六哥赵昭时,就意识到这位兄长日后恐无法返回魏国,却不曾想,竟一语成箴。

  如此又过了半个多月,在十一月初,魏王赵润的【大魏宫廷】命令传到了齐国,送到了燕王赵疆手中。

  得知自己果然因为屠戳平民被革职,赵疆抓抓头发,显得有些尴尬。

  其实在前一阵子,当他冷静下来之后,就知道他此番屠戳平民,肯定会遭到雒阳的【大魏宫廷】惩戒,否则他魏国无法平息舆论。

  不过更尴尬的【大魏宫廷】是【大魏宫廷】,君主赵润在信中要求他务必使齐国臣服于他魏国,但问题是【大魏宫廷】,齐王吕白已经绝食而亡了。

  是【大魏宫廷】的【大魏宫廷】,在沦为阶下囚后,齐王吕白表示,「时运不济,而我大齐覆亡,不得已降魏以保全臣民,然孤乃人王,岂能俯首事他君?」。

  在说完这番话后,齐王吕白便拒绝食用魏军给予的【大魏宫廷】饭菜与饮水,不过数日便绝食而亡。

  不得不说,此举让魏军的【大魏宫廷】将领们意识到,其实齐人也并非如世人想象的【大魏宫廷】那么软弱,至少齐王吕白并非软弱之人,若不是【大魏宫廷】魏国崛起的【大魏宫廷】速度实在太大,倘若魏国没有赵润这等雄主,说不好齐王吕白能带领齐国再次称霸中原也说不定。

  “总而言之,这是【大魏宫廷】属于你的【大魏宫廷】麻烦了。”

  已被革除主帅之职的【大魏宫廷】赵疆,一边暗叫侥幸,一边将天策府的【大魏宫廷】将令递给乐弈,递给这位取代了他的【大魏宫廷】魏军主帅。

  听闻此言,乐弈的【大魏宫廷】眼角不禁抽搐了几下,毕竟齐国这边的【大魏宫廷】问题确实很大,先是【大魏宫廷】赵疆下令屠戳平民,随后齐王吕白在被魏军囚禁的【大魏宫廷】期间绝食而亡,这导致齐人对魏人的【大魏宫廷】抵触心变得非常大。

  再加上田耽率领败军逃向北海、东莱那块,不夸张地说,虽然他魏军攻灭了齐国,但如何妥善善后,却是【大魏宫廷】一桩非常麻烦的【大魏宫廷】事。

  好在齐国这边也有为了家族被迫臣服于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臣子,比如前齐国右相田讳。

  在经过商议后,乐弈与田讳达成协议,由后者协助前者管制齐境,换取魏军不得在齐境滥杀无辜的【大魏宫廷】承诺。

  就这样,在田讳的【大魏宫廷】协助下,齐国被魏国吞并。

  值得一提的【大魏宫廷】是【大魏宫廷】,鉴于魏王赵润的【大魏宫廷】考量,以及前齐国右相田讳的【大魏宫廷】恳求,左相赵昭这位魏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公子,最终还是【大魏宫廷】被安葬的【大魏宫廷】齐地,作为齐王吕白的【大魏宫廷】殉国陪臣。

  感动于赵昭的【大魏宫廷】品德,田讳发动齐人为左相赵昭盖造了祭庙,并在庙外的【大魏宫廷】石碑上铭刻魏王赵润的【大魏宫廷】那一番话:既乃魏子、亦是【大魏宫廷】齐臣。此生无愧于魏,亦无愧于齐!

  这使得赵昭作为一名魏人,在齐人心中得到了极高的【大魏宫廷】声誉。

  事后,在乐弈的【大魏宫廷】要求下,田讳出面说服管重、鲍叔等在破城后辞官的【大魏宫廷】齐国公卿,最终说服这些齐国公卿为了齐人而在魏国出仕。

  而齐国的【大魏宫廷】猛将田武与其子田恬,亦在明确意识到大势已去后,投降魏国。

  唯独田耽仍然在逃,试图逃往楚国,借助楚国的【大魏宫廷】力量复辟齐国。

  十一月,魏军主帅乐弈派季武、燕绉、李岌、屈塍等人追击田耽,又命许历切断了田耽逃往楚国的【大魏宫廷】路线,将田耽困于琅琊郡的【大魏宫廷】「莒(ju)县」。

  田耽几次突围失败,终于意识到大势已去,再加上田讳的【大魏宫廷】劝说,田耽最终投降于魏国。

  至此,魏齐战争结束,魏国吞并齐国,齐国覆亡。

看过《大魏宫廷》的【大魏宫廷】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  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  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  修真聊天群  三寸人间  郑州卧龙游乐设备  修真聊天群  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  开天录  努努书坊  深圳民升激光  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  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  笔趣阁  神级奶爸  调教大宋  凡人修仙传  房贷计算器  正道潜龙  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  大魏宫廷  房贷计算器  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  谎话大王  调教大宋